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离别的诗「关于离别的诗词」

离别诗是伤感型、豪迈型的一种书面情感表达,重团聚、怨别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心理。千百年来,故国乡土之思、骨肉亲人之念、挚友离别之感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弦,"别离"自然成为我国古典诗歌中歌咏的重要内容。离别诗的代表诗人有柳宗元,王勃,白居易,王维等...

【仙吕】点绛唇 集赤壁赋

[元代] 孙季昌

万里长江,半空烟浪,惊涛响。东去茫茫,远水天一样。
【混江龙】壬戌秋七月既望,泛舟属客乐何方?过黄泥之坂,游赤壁之傍。
银汉无声秋气爽,水波不动晚风凉。诵明月之句,歌窈窕之章。少焉间月出东山
上,紫微贯斗,白露横江。
【油葫芦】四顾山光接水光,天一方,山川相缪郁苍苍,浪淘尽风流千古人
凋丧。天连接崔嵬,一带山雄壮。西望见夏口,东望见武昌。我则见沿江杀气三
千丈,此非是曹孟德困周郎?
【天下乐】隐隐云间见汉阳,荆襄,几战场,下江陵顺流金鼓响。旌旗一片
遮,舳舻千里长,则落的渔樵每做话讲。
【那吒令】见横槊赋诗是皇家栋梁,见临江酾酒是将军虎狼,见修文偃武是
朝廷纪纲。如今安在哉,做一世英雄将,空留下水国鱼邦。
【鹊踏枝】我则见水茫茫,树苍苍,大火西流,乌鹊南翔。浩浩乎不知所往,
飘飘乎似觉飞扬。
【寄生草】渺苍海之一粟,哀吾生之几场。举匏樽痛饮偏惆怅,挟飞仙羽化
偏舒畅,溯流光长叹偏悒怏。当年不为小乔羞,只今惟有长江浪。
【尾声】谩把洞箫吹,再把词章唱。苏子正襟坐掀髯鼓掌,洗盏重新更举觞。
眼纵横醉倚篷窗,怕疏狂错乱了宫商。肴核盘空夜未央,酒入在醉乡。枕藉乎舟
上,不觉的朗然红日出东方。
+展开内容

杂剧·狄青复夺衣袄车

[元代] 未知作者

第一折

(冲末扮范仲淹领张千上)(范仲淹云)职列鹓班真栋梁,恩沾雨露坐琴堂。调和鼎鼐安天下,燮理阴阳定万方。老夫姓范名仲淹,字希文。幼习儒业,在长白山修学。我与友人温习经书,煮粟米二升,作粥一器,断虀数茎,酢汁半盂,暖而啖之,后成大儒。今辅佐大宋,见今八方无事,四海宴然,山河一统,万国来朝。谢圣恩可怜,加老夫为天章阁学士之职。今奉圣人的命,有西延边赏军一事。葛监军奏曰:每年秋七八月,犒劳三军。今冬十一月并腊月,军士劳苦,未蒙赐恩。今奉圣人之命,着老夫将五百辆衣袄扛车,上西延边赏军去。老夫想来,可用能干之人,随路防护。今巩胜营中有一人,乃汾州西河县人也,姓狄名青,字汉臣。此人十八般武艺皆全,除非此人可去。左右,与我唤狄青来者。(张千云)理会得。狄青安在?(狄青上,云)赳赳威风貔虎躯,六韬三略有谁如。为人不把功名立,枉作乾坤大丈夫。某,姓狄名青,字汉臣,汾州西河县人也。自幼学成十八般武艺,寸铁在手,有万夫不当之勇。今在巩胜营中,做一个军健汉,人口顺,都叫我做小健儿狄青。今有范大人呼唤,不知有甚事,须索去走一遭。早来到此也,令人报复去,道有狄青来了也。(张千云)理会得。报的大人得知:狄青来了也!(范仲淹云)着他过来。(张千云)会得。过去。(狄青见科,云)大人呼唤狄青,那厢使用?(范仲淹云)狄青,今为西延边赏军,有五百辆衣袄扛车,无人可去。奉圣人命,知你骁勇过人,武艺精熟,加你为押衣袄扛车大使,上西延边赏赐三军。小心在意,回还自有重用你处。收拾披挂,便索登程。(狄青云)得令。自今日收拾军装,押衣袄扛车,走一遭去。奉命亲差去赏军,威严勇力有谁伦。扛车衣袄临边上,恁时回报受皂恩。(下)(范仲淹云)狄青收拾军装去了也。凭着此人英雄,必有辅国之志,定乱之术,若干事回来,再有计议。老夫回圣人的话,走一遭去。衣袄俱完就,扛车准备齐。狄青亲押赴,回奏敢稽迟。(下)(正末扮王环上,云)老夫王环是也。幼年间东荡西除,南征北讨,多与大宋出力.今已年纪高大了也。将这一幅全装披挂,并军器等物,于街市货卖。乌油甲一副,皂罗袍一领,鹊桦弓一张,凤翎箭一壶,黄面具一个,红抹额一条,三尖两刃大杆刀一柄,撒发盔一顶。幼年卧霜眠雪,岂知今日无用也呵!(唱)

【仙吕】【点绛辱】则我这剑戟藏收,臂无锦鞲,衣袍旧。马善人熟,想往日威风赳。

【混江龙】玉门关后,老将军无比阵云收。若题着安邦定国。受赏封侯。擐甲披袍骑战马,到不如去拽耙扶犁使耕牛,寻几个渔樵作伴将柴门扣。心忙意急,壮志难酬。

(云)这兵器披挂,便那里有人买?我与你再闲游玩咱。

【油葫芦】遥指南山景物幽,我自趁逐,闲来游玩兴悠悠。我则见碧滔滔水面上波纹皱,更那堪翠巍巍山色晴岚秀。相交的野外人,作伴的村下叟。喜的是扶梨拽耙深耕耨,止不过春种与秋收。

【天下乐】时遇半年五谷收,百姓每歌讴,心意投,俺若是做庄农快活何处有?若有那二顷田,和他这一耙牛,倒大来千自在百自由。

(云)这披挂一物一主,看有甚么人来?(狄青上,云)五百衣袄延边去,万里平沙拒北番。某,狄青是也。今蒙圣人的命,升我做押衣袄车大使,就着我押五百辆衣袄扛车,前往西延边赏军去。争奈无一付披挂兵器。我如今去这街市上,买一付披挂兵器,走一遭去。远远的望见一个老将军,守着一付披挂兵器,不知他是卖也不卖。我向前去问他一声,怕做甚么?(做见科,狄青云)支揖老将军。你这一付披挂,可是卖与不卖?(正末云)我这衣甲要卖。(狄青云)要多少钱?(正末云)要一千贯。(狄青云)老将军,不值许多价钱。(正末云)壮士,你听我说与你咱。

【哪吒令】那领袍,用皂罗做就;这副甲,着乌油漆就;这面具,是生金铸就。鹊桦弓碧玉矟,凤翎箭搭上弦彀,那三尖刀两刃锋秋。

(狄青云)别的不打紧。我看这一口刀咱,是一把好刀也。(狄青做轮刀科)(正末唱)

【鹊踏枝】他那里说缘由,逞搊搜。(带云)是一个好汉也呵。(唱)他入手轻轮,武艺滑熟.这口刀落与你介胄,抵一千个壮士凝眸。

(云)你要用这兵器,你将去,我则问你姓甚名谁也。(狄青云)老将军,小人姓狄名青,字汉臣,汾州西河县人氏。奉圣人的命,教我押五百辆衣袄扛车,前往西延边上赏军去,就加我为押衣袄扛车大使。争奈无一副披挂兵器,今日肯分的遇着老将军。小人上告老将军,这付衣甲,老将军肯赊与小人么?(正末云)原来你是狄青。(唱)

【寄生草】咱两个才相见,心意投。英雄只说英雄手,他贤良只说贤良口,则俺这英雄志气冲牛斗。他若是相持厮杀统戈矛,端的是强中更有强中手。(云)狄青,你来,我赊与你这付披挂,你以后得志呵,那其间还我钱钞,也未是迟哩。(狄青云)多谢了老将军。我若久以后得志呵,此恩必当重报也!(唱)

【尾声】这红抹额似火霞飘,金面具威风赳。大杆刀轻轮在手,平定了乾坤四百州。施展你那武艺滑熟.统戈矛。有一日建节封侯,恁时节方显男儿得志秋。则我这气冲着牛斗,胸怀锦绣,我则待播清风万古把杯留。(下)

(狄青云)谁想今日遇着这老将军,赊与了我这一付衣甲兵器。若到边境,便遇着敌兵,也不怕他。衣甲兵器都有了也,则今日押衣袄扛车,走一遭去。披袍擐甲荷钢刀,奉使边庭不避劳。衣袄赏军颁国惠,须将忠勇报皇朝。(下)


第二折

(范仲淹领张千上,云)忠诚报国为良吏,留取芳名载汗青。老夫范仲淹是也。今差狄青押衣袄车,前去西延边赏军去。不想到于河西国,被史牙恰和昝雄邀截了衣袄扛车,赶入黑松林去了。老夫奉圣人的命。差飞山虎刘庆,前去取狄青首级。为此人倚酒慢公,失误了衣袄扛车。说与刘庆,若是狄青夺将衣袄车来,将功折过,若夺不将回来,二罪俱罚。若回来时,我自有个主意也。奉使遣狄青,倚酒慢军情。速差刘庆去,剽首早回程。(下)(净店小二上,云)买卖归来汗未消。上床犹自想来朝。为甚当家头先白,一夜起来七八遭。自家店小二的便是,在这牢山店卖酒为生。纷纷扬扬,下着如此般大雪,挑起草这禾享儿,烧着这镟锅儿热,看有甚么人来。(狄青上,云)披坚执锐为军健,天寒地冻奉公差。某乃狄青是也。自从奉命押着这衣袄扛车,西延边赏军去。衣袄扛车,先行了也。来到这牢山店,纷扬扬,下着这般大雪,天气寒冷,兀的不是个酒务儿。我买几钟酒吃了呵,慢的行。兀那卖酒的,有酒的么?(店小二云)官人有酒。请进酒务儿里。(狄青做入酒务儿科,云)店小二?打二百钱酒来。酾的着热,我吃了好走。(店小二云)理会得。有了酒也。(狄青云)将来我慢曼的饮,看有甚么人来。(正末扮刘庆上,云)某乃飞山虎刘庆是也。小健儿狄青,押衣袄车去,被番军都夺将去了也。狄青不知在何处?今奉大人将令,差我催狄青去。出的门来,撞着这般寒冷天气,好大雪也。(唱)

【南吕】【一枝花】我与你拽扎了我红纳袄,牢拴住白毡帽。(带云)好大雪也呵。(唱)恰便似颠狂飞柳絮,我则见纷纷的剪鹅毛。头直上瑞雪飘飘,如万对蝴蝶闹,正彤云罩紫霄。又遇着酷冷天寒,将令差违拗了谁敢承招。

【梁州】恰过了五七层山坡隘角。早来到十数处野水横桥。我与你汤风冒雪登长道。寒风飒枫,冷雾潇潇。将令严整,暮景良宵。往来是半月十朝,谁敢道怠慢分毫。(带云)这一遭。(唱)我、我、我,虽不足北狄南蛮;来、来、来,又不足天涯海角;呀、呀、呀,过了些无爷娘的水远山遥。不由我自猜,自焦。火误了阃外将军号,我急行动军健脚。不见了扛车何处抓,可怎生无一个消耗?

(云)可早来到这牢山店。某有些饥渴,我买几钟酒汤汤寒咱。(云)兀那卖酒的,有酒么?(店小二云)官人有酒。请进酒务儿里来。(正末做入酒务儿科,云)打二百钱酒来。(店小二云)理会得。官人,有了酒也。(正末做吃了酒,做起身科)(店小二做扯住科,云)你不还我的酒钱,你就走了。(正末云)我是个打差的人,那得那钱来还你!(狄青做问科,云)店小二,为甚的大惊小怪的?(店小二云)官人不知,这个人吃了二百钱酒,他不还钱,便要走去。(狄青云)看起来他是个衙门中办事的人。小二哥,我替他还了这钱。兀那君子。你姓甚名谁,你为甚么到此处?你说一遍咱。(正末云)某乃飞山虎刘庆。奉大人的将令,差我去催小健儿狄青衣袄扛车,那厮违了半个月假限。我若见狄青那弟子孩儿呀,鼻凹里足打他五百铁索。(狄青云)则我便是狄青。(正末云)早是我不曾说你甚么?(狄青云)你骂的我勾了也。你来时,曾撞着甚么人来?(正末云)我来迎着一簇番官,将衣袄车夺将去了。我躲在蓬科里,我见他,他不曾见我。皂雕旗上写着道:大将史牙恰。他夺了你那衣袄车去了。你刹地在这里吃酒?大人将令,你若赶上复夺了衣袄扛车,将功折罪,虽误了半月假限,其罪可免也。我和你赶那衣袄扛车去来。(狄青云)说的是,咱两个赶去来。未知这话是实么?(正末唱)

【牧羊关】我从来无虚谬,你心中自恁约,违了限半月期高。俺元帅杀斩权谋,你这件事非同一个草草。你赶的上夺了呵不见罪,你赶不上呵将来怎耽饶。我便有那浑身是口也难分晓,则你那好前程可惜断送了。

(狄青云)俺两个赶那衣袄车去来。(同下)(店小二云)我闭了这板闼,口童饭去也。风雪天身上寒冷,肚里饥且吃冰凌。(下)

(昝雄躧马儿领回回卒子上,云)灿灿银盔气势强,珊珊铁铠带寒霜。西河队里惟吾勇,凛凛英名四海扬。某乃李滚手下大将昝雄是也。某文强武勇,膂力过人,久镇河西国。某手下有雄兵百万,战将千员。某使一杆方天画杆戟,万夫不当之勇。今有小健儿狄青,押着五百辆衣袄扛车,前往西延边上赏军去,路打此处过,某将衣袄扛尽皆夺了。我差人护着,赶入黑松林去了也。我在此专等着后来的军马。这杏子河边,我敲开这冰饮马咱。(狄青同正末躧马儿领卒子上)(狄青云)某乃狄青是也。刘庆,俺行动些。(正末云)阿哥,来到这杏子河边也。你见么?兀那一个番将,敲冰饮马哩。(狄青云)他是谁?(正末云)他是番将昝雄。(狄青云)他是昝雄?我射他一箭,(正末云)阿哥,你休射他。倘射的着他,万事都休。若射不着他,你骑着龙也似快的马,你便走了。他拿住我呵,我的脑子做不的主也。(狄青做拿箭科)(正末唱)

【哭皇天】他款把雕弓掿,我顿断金缕绦,紫金鈚搭上弦,捻转凤翎矟。(正末搬臂膊科)(狄青云)你为何搬我?(正末唱)我为甚搬住他这臂膊?射中呵亦无话说,射不中咱有灾殃。你若是耽的下,耽的下便发箭凿。(狄青云)我这箭发无不中,中无不倒,倒无不死也。(正末唱)你那箭发无不中,中无不倒!(狄青云)兀那番官。(昝雄回头科)(狄青射箭科,云)着去。(昝雄中箭科)(下)(正末唱)

【乌夜啼】箭离弦似一点流星落,我则见滴溜扑坠落在鞍鞒。(狄青云)我箭射了昝雄,俺寻那衣袄扛车去来。(正末唱)也是他今门灾星照,他枉劬劳,咱不索心焦。(狄青云)赶上史牙恰,一刀劈下马来。(正末唱)若遇着史牙恰刀并见个低高,夺了那衣袄车便是把冤仇报。(狄青云)我不用排兵布阵,就要了衣袄车来。(正末唱)也不用排军校,你端的逢山开道,遇水叠桥。

(狄青云)咱赶那衣袄车去来。(正末云)这里有两条路,那野牛岭上一条大路,岭下一条小路。阿哥,我沿河路上行,你往岭上去。你若见番官呵,你将那刀尖儿招一招,我便知道。若剽了他的首级,摘了他的虎头金牌,带在腰间。俺两个分两路赶他去来。(狄青云)他也说的是。咱两个去来。(同下)(车头领扛车上,云)衣袄扛车五百辆,推至延边去赏军。自家车头的便是。跟着狄将军,领着这五百衣袄扛车,都被番官抢了。如今赶着扛车,往黑松林里去。前涂扛车行动些!番官赶将来了也。(史牙恰躧马儿领回回卒子上,云)塞北沙陀为头领,番将丛中第一人。某乃大将史牙恰是也。某手下的番将,人人英勇,个个威风,能骑劣马,快拽硬弓。今有狄青押着衣袄扛车,被某都抢了,赶将黑松林去。兀的那押扛车人作急的行,后面则怕有人赶将来也。(狄青躧马儿上,云)某乃狄青是也。我上的这野牛岭来,正行之间,见河边岸上旗招,莫不敢有番军来么?(做见科,云)果然是一簇番军,旗上写着"大将史牙恰"。兀的不是衣袄车!我复夺去也。(史牙恰云)来者何人?(狄青云)某乃狄青是也。兀那番将,快与我丢下扛车!(史牙恰云)你敢厮杀么?(狄青云)量你这番将,到的那里!着他吃某一刀。(做刀劈科)(史牙恰中刀科)(下)(狄青唤正末科,云)刘庆,你来!我刀劈了史牙恰了也。(正末上,云)好将军也!(唱)

【牧羊关】史牙恰排军校,狄将军武艺高。红抹额火焰风飘。鞍上将如北海的蛟龙,坐下马似南山兽绕。狄将军施英勇,史牙恰显粗豪。史牙恰束手才争斗,狄将军去他顶门上,磕叉的则一刀。(狄青云)某箭射了昝雄,刀劈了史牙恰。刘庆,你先回去。复夺了衣袄扛车,赶退番军,我便回大人的话去也。(正末跪科,云)阿哥,我家中还有八十岁的老母,无人奉养。你怎生可怜见,将这昝雄的金牌,史牙恰的三叉紫金冠,与我卖些钱钞,侍养老母,可不好也。(狄青云)这牌与冠都与你。你就将着这两颗首级,先往大人府里献功去。我押这衣袄车,我随后便来也。(正末唱)

【尾声】鹤随鸾凤飞还远,人伴贤良志转高。那将军施躁暴,这将军是勇跃,夺了车扛,取了衣袄。昝先锋着箭凿,史牙恰则一刀。这狄青恰似活神道,他轻轮着那三尖两刃刚刀,把些个败残军落荒他可都赶去了。(下)

(狄青云)刘庆将着首级去了也。他这一去,必然先与我报功。兀那车头!押着衣袄扛车上西延边走一遭去。箭射昝雄死,刀劈牙恰亡。复夺衣袄扛,此功第一场。(下)

楔子

(净黄轸上,云)朝中宰相五更冷,铁甲将军都跳井。则有一个跳不过,跳在里头扑冬冬。自家黄轸是也,奉大人将令,着我催小健儿狄青衣袄扛车去。来到这半路中,兀的远远一个人来也。(正末上,云)某乃飞山虎刘庆是也。将着两颗首级,大人府里献功去也。(黄轸云)兀的不是飞山虎刘庆。刘庆,你将这两颗首级往那里去?(正末云)个是咎雄、史牙恰的首级,将着往大人府里,与狄青报功受赏去。(黄轸云)且住者。我若得这两颗首级,拿到大人府里,这功劳都是我的。我问他咱。刘庆,你将这两颗首级与我,我多与你些钱钞,你去养活你那母亲,可不好也?(正末云)这呆厮好要便宜。狄青复夺了衣袄扛车,箭射死了昝雄,刀劈了史牙恰。我将着这两颗首级,大人府里与狄青献功受赏去。你待要,倒好了你也!(黄轸云)则除是恁般,刘庆,你看那涧底下两个大虫斗。(正末云)在那里?我看一看咱。(黄轸做推正末下涧科,云)我将刘庆推下涧去也,我得这两颗首级,大人府里献功受赏去也。把刘庆推下涧去,得首级正好赖功。(下)(正末做上涧科,云)黄轸好无礼,将我推下涧去,若不是多年树叶子厚,那得我的命来。你要赖狄青的功,我直至大人府里,与狄青做个大证见也。(唱)

【赏花时】推我在深涧里登时一命亏,我若到帅府争知他饶过你。狄将军英雄有谁及,若我不分一个曲直,必索要别办个是和非。

(云)想此人好无天理也。(唱)

【幺篇】常言道湛湛青天不可欺,若顺了人心失了正理。天纲是恢恢,若论着狄肯的这武艺,我则待对倒了他这个赖功的贼!(下)


第三折

(李滚上,云)旗开云日晃金戈,避暑乘凉至黑河。北塞闲中行乐处,道遥马上玩沙陀。某乃大将李滚是也。我手下有两员大将,一个是昝雄,一个是史牙恰。今有一个小健儿狄青,押五百辆衣袄扛车,前往西延边赏军去。我差他两员大将,邀截了衣袄扛车。闻知小健儿狄青,复夺了衣袄扛车,与俺北番交锋,未知输赢胜败,使的个报喜探子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末扮探子上,云)一场好厮杀也呵。(唱)

【商调】【集贤宾】贪慌忙棘针科抓住战衣,杀败了一个小河西。行不动山岩下歇息,立不住东倒西欹。眼张狂手似捞凌,行不动一丝无力。那将军相持厮杀对垒,有军来谁敢迎敌!喧天般发喊声,就地凯征鼙。名传于世,委实无敌,(正末见科,云)报、报、报!喏(唱)寰中第一。

(李滚云)好探子也。从那阵面上来,你看那喜色旺气。探子来的意如何,穿花度柳疾如梭。中军帐内低低问,两下军兵那处多?史牙恰怎生与狄青厮杀来?探子,你喘息定,慢慢的说一遍。(正末云)将军,我慢慢的说一遍咱。(李滚云)我听你慢慢的说一遍。(正末唱)

【后庭花】杀的那血成河如聚水,死尸骸山岸般堆。疏林外枪刀响,山坡前战马厮,莫迎敌。谁曾见崎岖的山势,高阜处遥望者见一将来的疾。雄赳赳将铠甲披,威凛凛战马嘶,红抹额似火焰飞,皂罗袍似雾黑,乌油甲甚整齐,凤翎箭端的直,鹊桦弓偃月起。那将军面皮,三尖刀两刃齐。人和马走似飞,喝一声如霹雳,唬的人魂魄飞。

【双雁儿】俺这壁急慌忙扑倒了这云月皂雕旗,把枪刀不撇了,等甚的!咱顾命逃生早回避,他来的雄势威,惜不的甲马催。

(李滚云)昝雄在杏子河饮马,那狄青怎生发箭来?你再说一遍来。(正末唱)

【醋葫芦】昝雄那里饮战马,狄青背后随。昝雄他英名赳赳竖神威,狄将军怒将金镫踢。不离子今日,界河的这两岸要相持。

(李滚云)那狄青急取雕翎箭,忙拈宝雕弓。连珠箭炮窝里飞来,一点油弦头上进出。探子,你喘息定,慢慢的说一遍。(正末唱)

【醋葫芦】狄将军将玉辔提,相对敌。走兽壶顺手取金鈚,凤翎箭水光端的直。弓弯着神背,更压着汉朝李广、养由基。

(李滚云)那狄青右手兜弦,左手推靶,弓开似那曲律山头蟒,望着鼻凹一点星。你慢慢的说一遍。(正末唱)

【醋葫芦】狄青将右手兜,左手推。斟量着远近觑个高低,则他那猿猱臂膊使着气力。撼山般威势,转回头斜望着昝雄射。

(李滚云)那狄青去那飞鱼袋内拈弓,走兽壶中取箭。弓开的十分满,箭去的九分疾。弓开如半弯秋月,箭发似一点流星。使臂力忙将弓靶推,虎筋弦进出紫金鈚。雕翎箭撞开楼颔带,三思台吞满画桃皮。你慢慢的再说一遍咱。(正末唱)

【醋葫芦】箭着处支楞楞撇了画戟,扑簌簌掉了豹尾。脑桩的落马马空回,弯着弓插着箭忙整理。将一顶紫金冠撞碎,三思台吞满画桃皮。

(李滚云)箭射死昝雄,史牙恰怎生和他交战来,你慢慢的再说一遍咱。(正末唱)

【醋葫芦】一个在河道东,一个在临路西。都不曾答话便相持,却便似黑杀神撞着个霹雳鬼。枪强刀会,棋逢对手好相持。

(李滚云)一个使的是枪,一个使的是刀。杀气腾腾罩碧霄,愁地惨冷雾飘。有如山前猛虎斗,恰似蛟龙出海涛。一个凭三略,一个显六韬,交马过处逞英豪。从来自有将军战,不似今番枪对刀。是一场好厮杀也呵。你再说一遍。(正末唱)

【醋葫芦】史牙恰枪去的疾,狄将军刀去劈。刀迎枪举足律律火光飞,见枪来躲过,着刀去劈。我则见连肩带臂,恰便似锦毛彪扑倒一个玉狻猊。(李滚云)箭射死昝雄,刀劈了史牙恰。天朝威风浩大,猛将英雄,再不敢调遣番兵,俺则索投降纳贡。便好道饶你深山共深处,到头都属帝王家。探子,你且回本营中去。(正末唱)

【尾声】你与我疾快走,莫迎敌,得便宜只恐怕落便宜。他每都响珰珰笑将金镫踢,割的这人头耳鼻,打着面胜军旗,齐和着他这凯歌回。(下)(李滚云)狄青赢了也,俺两员将输了也。再不敢侵犯边境。俺这里收拾进贡宝贝,见圣人走一遭去。天朝上将显威风,刀劈牙恰射昝雄。准备方物朝大国,进贡称臣享太平。(下)


第四折

(范仲淹领张千上,云)王法条条诛滥官,刑名款款理无端。为官清正天心喜,作宰为臣民意欢。老夫范天章是也。今有狄青失了衣袄扛车,我差飞山虎刘庆,取狄青首级去了,不见回来,随后又差黄轸接应他去了也。令人门首觑者,若来时报的老夫知道。(净黄轸上,云)两颗首级实难得,赖了赏赐吃喜酒,自家黄轸的便是。自从将刘庆推在涧里,得了这两颗首级,则说是我的功劳,大人府里报功受赏去。可早来到也,令人报复去,道有黄轸得胜回来!(张千云)理会得。报的大人得知,有黄轸来了也。(范仲淹云)着他过来。(张千云)理会得。过去!(黄轸见科,云)大人,我箭射昝雄,刀劈史牙恰,将这两颗首级,特来报功。(范仲淹云)既然如此,老夫尽知,这功劳都是你的,若狄青来时,必无轻恕。令人门首觑者,狄青来时,报复我知道。(狄青上,云)膂力过人胆气冲,横刀匹马取交锋。复夺衣袄全忠孝,今日狄青建大功。某乃狄青是也。复夺了衣袄车,杏子河箭射死昝雄,野牛岭刀劈了史牙恰,将两个首级,着飞山虎刘庆,大人府里受赏去了。我赶了那败残兵,今日得胜而回,见大人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令人报复去,道有狄青来了也。(张千云)理会得。报的大人得知,有狄青来了也。(范仲淹云)着他过来,(张千云)理会得。过去!(狄青做见科,云)大人,狄青得胜回营也。(范仲淹云)狄青你知罪么?(狄青云)狄青不知甚罪?(范仲淹云)黄轸将着首级,先来报功,你怎生不知罪?(狄青云)大人,某杏子河箭射死昝雄,野牛岭刀劈死史牙恰,复夺衣袄扛车回来,是我之功也。(范仲淹云)你倚酒慢公,失误了衣袄扛车,若不是黄轸复夺将回来,可怎了也!刀斧手,推转狄青,斩讫报来!(狄青云)可着谁人救我也。(正末上,云)某乃飞山虎刘庆是也。昨日黄轸夺了我两颗首级,推我在涧里,若不是树叶子厚呵,那里讨我这条命来。我直至大人府里,与狄青做个证见,走一遭去也。(唱)

【中吕】【粉蝶儿】我这里步步刚捱,病身躯恰才安泰,行不动东倒西歪。脚刚移,身强整,魂灵儿不知个所在。也是我运拙时乖,谁承望这一场颇余。

【醉春风】这怨恨重如山,咱冤仇深似海。不走了你个奸浊侥幸赖功贼,黄轸也你畅好是歹、歹!我与你折证的明白,狄青他一心忠孝,搭救他这场灾害。

(云)可早来到也。(见狄青科,云)我道是谁,原来是狄将军。(狄青云)刘庆,你在那里来,黄轸赖我功劳,大人见罪,将我要杀坏了。你索救我咱!(正末云)将军你放心,我与你做一个大证见。(正末见,云)大人,冤屈也!(范仲淹云)刘庆,你有何冤屈?(正末云)小人不冤屈,狄青冤屈。(范仲淹云)狄青怎生冤屈?(正末云)当日大人差刘庆去催衣袄车,不想大雪里正撞见狄青。我说你违了半月假限,又失了衣袄车,被史牙恰夺将去了。狄青听的说了,我和狄青就赶那衣袄车去,来到那杏子河边,下着大雪。(唱)

【红绣鞋】当日个琼填满东郊南陌,粉妆成殿阁楼台,见一簇番兵拥将来。狄青在火坑中逃了性命,今日向云阳内受非灾,我救这一个苦相持梁栋材。(范仲淹云)谁射死咎雄来?(正末云)是狄青一箭射死昝雄来。(唱)

【上小楼】一来是时间免灾,二来与将军除害。狄青那里怪眼圆睁,剔竖神眉,怒目张开。狄青那里显手策,使气概,英雄慷慨,则他那昝先锋那一场灾害。

(范仲淹云)你说狄青射死了昝雄,那史牙恰是谁刀劈了来?(正末云)狄青射死了昝雄,来到野牛岭上,见一簇番兵,皂雕旗上,写着"大将军史牙恰"。狄青一人一骑,赶上不曾答话,两马交战,则一刀劈了史牙恰。(唱)

【十二月】那将军其实壮哉,那一会气夯破胸怀。史牙恰提枪出阵,狄将军纵马前来。狄将军刀起处他如何挣挫,那将军威凛凛英勇身材。

【尧民歌】我则见滴溜溜扑落下战鞍来,明晃晃响珰珰的战锣筛。来时节遮天映日绣旗开,去时节一仰一合把身歪。恰便似婴也波孩,驱兵索战来,这厮可担水在河头卖。

(范仲淹云)刘庆,你道狄青箭射死了昝雄,刀劈了史牙恰,这两颗首级,可怎生得到黄轸手里来?(正末云)当此一日,大人差刘庆催衣袄扛车去。狄青箭射死了昝雄,刀劈了史牙恰,复夺了衣袄扛车.他将两颗首级与刘庆,大人府里献功。不期到路上撞着黄轸,夺了我首级,又把我推在涧里。若不是多年树叶子厚,那得我那性命来!大人,这功劳都是狄青的。大人心下自参详,黄轸赖功损忠良。箭射刀劈番将死,流传千古把名扬。(唱)

【尾声】我见来,我见来,杀的那史牙恰无百刂划。想狄将军盖世功劳大,保护着一统山河万万载。(范仲淹云)老夫尽知也。原来是黄轸混赖狄青的功劳,将黄轸推转杀坏了者!狄青,你听者,为你复夺了衣袄扛车,箭射昝雄,刀劈史牙恰,有此功劳,加你为征西都招讨金吾上将军。狄青,你望阙跪者,听圣人的命。则因你敢勇相争,凭谋略收捕贼兵。真梁栋世之虎将,据英雄天下驰名。黄面具千般杀气,乌油甲万道威风。野水岭刀斩牙恰,杏子河箭射昝雄。施勇烈扬威耀武,秉忠心永镇边庭。加你为总都大帅,定家邦天下元戎。朝金阙躬身叩首,立乾坤帝业兴隆。今日个加官赐赏,保皇图万载升平。

题目黄轸军前赖功劳

正名狄青复夺衣袄车

+展开内容

【中吕】快活三过朝天子四换头 叹四美

[元代] 未知作者

良辰媚景换今古,赏心乐事暗乘除。人生四事岂能无,不可教轻辜负。唤取,
伴侣,正好向西湖路。花前沉醉倒玉壶,香氵翁雾红飞雨。九十韶华,人间客寓,
把三分分数数。一分是流水,二分是尘土,不觉的春将暮。西园杖履,望眼无穷
恨有馀。飘残香絮,歌残《白》。海棠花底鹧鸪,杨柳梢头杜宇,都唤取春归
去。忆别
人去后敛翠颦,春归也掩朱门。日长庭静怕黄昏,又是愁时分。新痕,旧痕,
泪滴尽愁难尽。今宵鸳帐睡怎稳?口儿念心儿印。独上妆楼,无人存问。见花梢
月半轮,望频,断魂,正人远天涯近。长空成阵,雁字行行点暮云。早是多离多
恨,多愁多闷。叮咛的嘱君,若见俺那人,早寄取个平安信。道情
闲来时看古书,闷来时绕村沽。杖头不索挂葫芦,葫芦提大家提将去。醉足,
睡足,观满眼山无数。堆蓝叠翠列画图,隔断红尘路。万里长江,烟波深处,但
行人问所居。老夫,彼处,向鹦鹉洲边住。无荣无辱,堪笑朝中都宰辅。韩信埋
伏,萧何法律,张良见世途。子不如闻早归山去。
+展开内容

醉高歌过红绣鞋·乐心儿比目连枝

[元代] 贾固

乐心儿比目连枝,肯意儿新婚燕尔。画船开抛闪的人独自,遥望关西店儿。黄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相思。当记得夜深沉,人静情,自来时。来时节三两句话,去时节一篇诗,记在人心窝儿里直到死。

+展开内容

【仙吕】八声甘州

[元代] 王嘉甫

莺花伴侣,效卓氏弹琴,司马题桥。情深意远,争奈分浅缘薄。香笺寄恨红锦囊,声断传情碧玉箫。都为可憎他,梦断魂劳。

【六幺遍】更身儿倬,庞儿俏。倾城倾国,难画难描。窄弓弓撇道,溜刀刀渌老。称霞腮一点朱樱小,妖娆,更那堪杨柳小蛮腰。

【穿窗月】忆双双凤友鸾交,料应咱没分消,真真彼此都相乐。花星儿照,彩云儿飘,不提防坏美众生搅。

【元和令】谩赢得自己羞,空惹得外人笑。多情却是不多情,好模样歹做作。相逢争似不相逢,有上梢没下梢。

【赚尾】那回期,今番约,花木瓜儿看好。旧路高高筑起界墙,尽今生永不踏着。唱道言许心违,说的誓寻思畅好脱卯。待等些气高,难禁脚拗,不由人又走了两三遭。

+展开内容

【双调】殿前欢_题小山《苏

[元代] 高栻

题小山《苏堤渔唱》

小奚奴,锦囊无日不西湖。才华压尽香奁句,字字清殊。光生照殿珠,价等连城玉,名重长门赋。好将如意,击碎珊瑚。
+展开内容

杂剧·翠红乡儿女两团圆

[元代] 高茂卿

楔子

(搽旦扮李氏同二净福童、安童上)(搽旦诗云)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早时不算计,过后一场空。老身姓李,夫主姓韩。夫主早年亡化过了,所生两孩儿,一个唤福童,一个唤安童。有个小叔叔是韩弘道,婶子儿张二嫂,泼天也似家私,他掌把着。我如今要分另了这家私,俺两个孩儿未娶妻哩。福童请你婶子来。(福童唤科,云)婶子有请。(二旦扮张氏上,云)孩儿也,你唤我做甚么?(福童云)我母亲请你哩。(二旦云)这等我须索走一遭去。早来到门首也。你报复去。(福童云)母亲,婶子来了也(搽旦云)道有请。(福童云)婶子请。(二旦做见搽旦,拜科,云)伯娘唤我做甚么?(搽旦云)婶子请坐。我请将你来,别无甚事,我要分另了这家私。我两个孩儿,不曾娶亲哩。(二旦云)伯娘,我可不敢主张,等你叔叔韩二来家商议。(搽旦云)福童门首看者,若你叔叔来呵,报复我知道。(正末扮韩弘道上,云)老夫蠡州白鹭村人也,姓韩名义,字弘道。祖上庄农出身,所积家财万贯有余。我有一个家兄是韩弘远,早年间亡化过了。家兄遗下二子,长叫福童,次叫安童。我那两个侄儿,他从那三五岁上无爷,可是老夫抬举的他成人长大。争奈我那嫂嫂,性儿有些乖劣。幸得我妻张氏贤惠,见老夫年近六旬,无有子嗣,与我娶了个小浑家,姓李小字春梅,如今腹怀有孕也。这两日见我嫂嫂,和那两个侄儿,心中好生不喜。想必为这春梅怀孕,有些妒忌的意思,也不见得。恰才和几个老弟兄每,饮了几杯酒回来,早到家门首也。(搽旦云)分另了家私却也净办。(正末云)怎生这般大惊小怪的?我过去咱。(福童云)好!好!叔叔来了也。(正末见搽旦,施礼科。云)呀!早辰间不曾见嫂嫂,嫂嫂祗揖。(搽旦回礼科,云)叔叔请坐。(正末云)二嫂,您恰才为甚么这般炒闹那?(二旦云)恰才伯娘请将我来,要分另了这家私。(正末云)谁这般道来?(二旦云)是伯娘道来。(正末云)我问嫂嫂咱。(做问科,云)嫂嫂,您恰才为甚么炒闹来?(搽旦云)是我请将叔叔、婶子过来,要分另了这家私。树大枝散,自然之理也。(正末云)这家私比先家兄在时,原无积趱,都是我苦挣下的。既然嫂嫂要分另家私,我问这两个侄儿咱。福童、安童,您母亲要分另家私,您两个心里如何?(福童云)我两个不曾娶老婆哩,分另这家私倒也净办。(正末云)这的是您娘儿每商定了也,可不干我事。请的本处社长来者。(福童云)理会的。出的门来。社长在家么?(社长上,词云)老阿老,起迟卧早,硬的便嫌软,软的蒸饼儿倒好。我是本处的社长。门首有人唤门,我开开这门。孩儿也,唤我做甚
么?(福童云)俺叔叔要分另了家私,我一径的来请老社长。你说我家的这家私亏了谁来?(社长云)多亏了你那韩二。(福童云)老社长,你若过去见了俺叔叔,只说这家私亏了韩大,我便买羊头打旋饼请你。你若是分的我这家私少了呵,你也知道我的性儿。(社长云)理会的。来到门首也,报复去。(福童做报科,云)请的社长来了也。(正末云)道有请。(福童云)请进去。(社长做见科,云)支揖。(正末还礼科,云)老社长请坐。(社长云)请将老汉来有甚么勾当?(正末云)请将老社长来,别无甚事。我这嫂嫂和俺两个侄儿,要分家哩。我这家私的缘故,老社长你也尽知。庄农人家,止不过有些田产物业、牛羊孳畜、金银钱物,分做两分,我与两个侄儿各得一半。老社长你则平等着。(社长云)老汉知道有多少钞?(福童云)钞有十块。(社长云)韩二你拿一块,与这孩儿九块。(福童云)银子十斤。(社长云)韩二你拿一斤,与这孩儿九斤。(福童云)老社长,还有牛羊孳畜、田产物业。(社长云)韩二你要他怎么?都与这两个孩儿罢。分的平平儿的也。(正末云)改日致谢老社长,勿罪!勿罪!(福童送社长出科)(社长云)孩儿,家私都是你拿了也,羊头薄饼将来我吃。(净打社长科,云)老弟子孩儿,有甚羊头薄饼?不得工夫买哩,改日请你吃罢。(社长诗云)这厮做事忒不才,分另家私唤我来。羊头薄饼不曾吃,险些打出腰子来。(下)(正末云)嫂嫂,分开了家私也。有这所宅儿,您便住那东首里,俺住这西首里。(大旦云)一宅分为两院,你也休上俺门来,我也不上你门去。(同福童、安童下)(正末云)嫂嫂打起这界墙,咱便是不厮见了。二嫂,你看这无儿女的好不气长也呵。(二旦云)韩二,伯娘要分这家私,不为别的。见你每朝逐日,伴着那火狂朋怪友,饮酒作乐,因此上分另了这家私,常在背后骂你做酒浸头哩。(正末云)这家私依着他分开便了,却要说这等闲言长语做甚么那?(唱)

【仙吕】【赏花时】何须你簸扬我贪杯酒浸头,则你那闲言浯说念的春风树点头。(云)可也怪不的。(唱)从来这拙妇每他须巧舌头,(云)一家儿人家,被这等歹心的妇人每,都坏了也。(唱)他搜寻出这等分家私的由头,(云)我若早有个儿子,也不到得眼里看见如此。(唱)哎!这便是我没孩儿的那个下场头。(同二旦下)


第一折

(搽旦同福童、安童上)(搽旦云)事不关心,关心者乱。虽然和俺两个孩儿分另了家私,想俺那叔叔有个小浑家,唤李春梅,他如今腹怀有孕,若得个女呵罢了,若是得个小厮儿,家私过活,都是他的,我这两个孩儿,可不干生受了一世,只得了这一分家计?今日腊月十五日,是婶子生日。我如今请将婶子过来,吃几杯酒。我将三两句话搬调他,把李春梅或是赶了,或是休了。家缘过活,都是我两个孩儿的,便是我生平愿足。(福童云)母亲说的是。(搽旦云)孩儿,隔壁请将你婶子来者。(福童云)理会的。婶子在家么?(二旦上,云)是谁唤我?开门看来,孩儿也,有甚么勾当?(福童云)俺母亲有请。(二旦云)韩二也,隔壁伯娘请我哩。你看家,我便来也。(二旦做到科)(福童报云)母亲,婶子来了也。(搽旦云)道有请。(福童云)婶子请进。(二旦见科,云)伯娘唤我做甚么?(搽旦云)今日是你贵降之日,故请你来吃杯寿酒。(二旦云)做甚么要害伯娘?(搽旦递酒科,云)孩儿将酒来,婶子满饮一杯。(二旦云)伯娘,你也饮一杯。酒勾了也。(搽旦做搬调科,云)婶子,我有句话敢与你说么?(二旦云)伯娘甚么话?你说波。(搽旦云)我叔叔恰不娶了春梅?如今腹怀有孕。叔叔说道:若是得个女儿且罢,若得个小厮儿呵,我把二嫂着他灶窝里烧火打水运浆,着他和那母狗两个睡。我听得这句说话,一向有些不忿。我若不和你说呵,你怎么受得这亏。我和你妯娌之情,故和你说知。你要自做个主意。(二旦云)伯娘,酒勾了也,待改日我还席罢。我回家去也。(做别科,云)我出的这门来。恰才听了伯娘所说,气的我一点酒也无了。我如今到家中,没这般事,万事罢论。若有这等勾当,韩二也,我不道的和你两个干罢了哩。(下)(搽旦云)婶子去了也。孩儿你放心,好歹赶了春梅,这家私都是您的。无甚事,后堂中饮酒去来。(同下)(正末同搽旦春梅,上)(正末云)今日腊月十五日,是我那二嫂贱降之日。隔壁两个侄儿和嫂嫂,请将过去了,必是庆寿的酒。李氏,比及二嫂来呵,先和你吃几杯酒咱。时遇冬天,纷纷扬扬,下着大雪,又刮起这般大风。便好道风雪是酒家天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凛列风吹,雪花飘坠,弥天地。不辨高低,似一片琼瑶砌。

【混江龙】莫不是春光明媚,既不沙可怎生有梨花乱落在这满空飞?这雪呵,供陶学士的茶灶,妆党太尉的筵席。这雪呵,探梅客难寻三径去,便有那钓鱼翁也索披得一蓑归。幸际着太平时世,正遇着丰稔年岁。有新酿熟的白酒,旧腌下的肥鸡。自偎垆斟酌,没故友相知,则我放开怀连饮到数十巡。待要尽今生向这老瓦盆边醉,但守着竹篱茅舍,也不愿那画阁朱扉。

(二旦上,云)我来到这前厅上,不见韩弘道,敢在这卧房里。(做听科,云)兀的不吃酒哩。我且不要过去,听他说甚么。(春梅云)俺那姐姐有你在家呵,另做个眼儿看我。无你呵,将我不是打,便是骂。我这般受苦,怎生是好?(二旦云)元来这个泼奴胎他正说我哩。(正末云)李氏也,你不说呵,我怎生知道?我与你把盏陪话咱。(唱)

【油葫芦】我这里亲手高擎着这潋滟杯,李氏也我有句话苦劝你,则咱这家务事不许外人知,(带云)依着我的心呵,从今以后,(唱)则要您便欢欢喜喜相和会,不要你那般悲悲戚戚闲争气。(春梅云)每日打骂我,怎么受的?(二旦云)你道波,我做甚么打你来?(正末云)你依着我呵,(唱)他要强与他牡强,你伏低且做低。你办着一片至诚的心,可自有个峥嵘日,你是必休折证是和非。

(云)便做道他强你弱,他好你歹,都休在我眼前说也。(唱)

【天下乐】岂不闻道路上人也那口似碑?我如今便年也波纪,年纪可便近六十,虽然咱有家私,我这眼前无一个子息。(云)李氏也,我为你呵,多曾用心来。(唱)我背地里祷神祗,(带云)也不论是男是女,(唱)但得一个喂眼的,恰便似那心肝儿般知重你。(二旦云)这个老弟子孩儿无礼,心肝儿般知重他哩。(做唤门科,云)开门来,开门来。(正末做开门科,云)呀!二嫂来了也。(二旦云)老弟子,为这个泼贱奴胎说的我好也。我打这歪刺骨。(正末唱)

【那吒令】你入门来便闹起,有甚的论黄数黑?街坊每都听知,谁敲牙波料嘴?这婆娘家便背悔也,忒瞒心昧己。(二旦做打春梅科,云)我打这个歪刺骨。(正末云)二嫂休闪了手。(唱)火不登红了面皮,没揣的便揪住鬏髻,(二旦云)我打他有甚么事?(正末云)二嫂休闪了手。(唱)不歇手连打到有三十。

【鹊踏枝】哎!你一个歹东西,常好是不贤慧。(二旦叫科,云)天也,韩弘道气杀我也。(正末唱)有甚事叫唤声疼,没来由出丑扬疾。可怎生全不依三从波四德,也是我不合将你来百纵千随。

(二旦云)韩二,我老实和你说。你弃一壁儿,就一壁儿。你爱他时休了我,爱我休了他者。(正末云)亏你不害口碜,说出这等话来。(唱)

【寄生草】你休恁般生嫉妒,休那般无智识。量这一个皮灯球犯下甚么滔大罪?哎,你一个鬼精灵会魔障这生人意,可知我这个酒糟头不识你这拖刀计。则恐怕李春梅夺了你那燕莺期,走将来黄桑棒打散了鸳鸯会。

(云)二嫂请坐,今日是你个贵降的日子,我陪礼奉你一杯。(二旦云)我吃你娘汉子的酒。依着我把春梅休了者。(正末云)有甚么难见处?隔壁两个侄儿和嫂嫂请过去。必定搬调了你一言两句,所以家来寻闹。休听别人言语,听我两句话:咱儿要自养,谷要自种,休听人言语。二嫂且满饮一杯。(二旦丢盏科,云)我还吃甚么酒?快把春梅休了者。(春梅云)韩二,省的这般闹,休了我罢。(正末云)小贱人,俺这里说话,那得你来?你知道您姐姐为甚么娶将你来?则为老夫年近六旬无子,所以寻将你来。姐姐肯信着别人的言语,赶了你出去,倒着我韩弘道绝户了?二嫂。你休听别人言语。则满饮一杯。(二旦云)将的去。我吃他做甚么?如今好便好,歹便歹。俺兄弟七八个,如狼似虎哩。我如今寻个死处,俺那几个兄弟,城里告将下来,把你皮也剥了。我死也要你休了者。(正末云)二嫂,你休觅死处。嗨!我这男子汉,到这里好两难也呵。待休了来,不想有这些指望。待不休了来,我这大浑家寻死觅活的。倘或有些好歹,我那几个舅子,狼虎般相似。去那城中告下来呵,韩弘道为小媳妇逼死大浑家,连我的性命也送了,则不如休了他者。只少着纸墨笔砚奈何?(二旦云)兀的不是剪鞋样儿的纸,描花儿的笔?你快写,不写时我便寻死也。(正末做写科,云)写就了也。二嫂你与他去。(二旦云)则有丈夫休媳妇,那里有个大媳妇休小媳妇,倘或衙门中告下来,我倒吃罪过。与他便与他.不与他我便寻死也。(正末云)二嫂,只我与他便了也。春梅,这的不干我事。去、去、去。(春梅云)我出的这门来,我将着这休书,也不嫁人,前街后巷,则是叫化为生。韩弘道,则被你苦杀我也。(下)(正末云)二嫂,我往院前院后执料去咱。(二旦云)你敢要赶李春梅去也?(正末云)哎,休也休了他,我赶他做甚么?(背云)那左院里小的每,有人曾见李春梅来么?有人收留的在家,我多有钱钞与您也。(内云)去的远了也。(正末云)去的远了。兀的不痛杀我也。(二旦云)韩二,你不啼哭天那?(正末云)老汉偌大年纪,眼儿里怎生无些冷泪?(二旦做冷笑科。云)你这等症侯,好来的疾也。(正末云)二嫂,我有句敢说么?(二旦云)敢是要赶李春梅么?(正末云)我的主意,待把李春梅寻将回来也,不留在咱家里住。则着在那庄院人家借住。待他生下一男半女,那其间再赶出去,也未迟哩。(二旦云)为甚么那?(正末云)我则怕绝户了也。(二旦云)放着两个侄儿怕做甚么?(正末云)那两个都不是孝顺的也。(唱)

【赚煞尾】罢、罢、罢,你今不听我这丈夫言,久以后必受俺那侄儿每的气。那厮每一个个贼心贼意,只待要吞占我的家私。你也须自做个见以,我言语尽是诚实。说着呵痛伤悲,怎不的蹙损的这愁眉?你也则是稳放着船到江心,那其间可便补漏迟。现如今有穿有吃,到后来无子无力,二嫂也,我只怕你得便宜翻做了一个落便宜。(下)


第二折

(外扮俞循礼同旦儿王氏上)(俞循礼诗云)耕牛无宿料,仓鼠有余粮。万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小可是这新庄店人氏,姓俞名循礼,嫡亲的夫妻两口儿家属,浑家王氏。他有一个兄弟,在这四村上下,看着几个头口儿,人口顺都唤他做王兽医。我如今泼天也似家私,无边际的田产物业。争奈寸男尺女皆无。谢天地可怜,如今我这大嫂腹怀有孕,十个月满足,将次分娩。城中有几主钱钞,下次小的每取不将来,我如今自要亲身的去。大嫂,我嘱咐你,则怕我一头的去后,你分娩呵若得一个小厮儿,就槽头上选那风也似的快马,着小的每到城中来报我。我若到的家中,杀羊造酒,做个庆喜的大筵席。若得一个女儿,便打灭休题着。大嫂,我嘱咐下你也。下次小的每,鞍下头口儿,我到城中索取钱债,走一遭去来。(下)(旦儿云)员外索钱去了。我得个儿也是你的,女也是你的,怎么得个儿便教报信,得个女便打灭了?天阿,怎生得个小厮儿,称了俺员外的心也好。下次小的每,于路上好看员外,早些儿回来者。(下)(李春梅上,云)妾身是李春梅,自从韩二休将我出来,我腹怀有孕,白日里在这四村上下叫化,我到晚来在巡铺里歇息。天色晚了也。我去这巡铺里歇息去。怎么一时间就肚疼起来?敢是要养娃娃也。(丑扮王兽医拿捩鼻木上,云)自家新庄店人氏,姓王。在这四村上下看着几个头口儿,人口顺则叫我做王兽医。嫡亲的夫妻两口儿,寸男尺女皆无。新来俺那浑家根前,得了一个小的,可惜落地便死了,俺那浑家好不烦恼。我便道俺这骨头里没他的,你烦恼做甚么?我有个姐姐嫁与这俞循礼,泼天也似家私,寸男尺女也都没有。俺那姐姐怀着身孕,却养下一个女儿。俺那姐夫索钱去了,临出门时对俺姐姐说:若得个女儿,便打灭了休题。若得个小厮儿,便着人飞马报他去。你看我那姐夫,隔着肚皮,那里知道。做娘的都是一样怀胎,分甚么男女?我在东庄里看几个头口儿,吃了几钟酒回去。老的每道:王兽医也,前头有鬼,你行动些儿。我说道:那里便有鬼来?天色将晚了也,我口里便强着。脚步里也走动些儿。(做走科)(春梅做叫唤科)(王兽医云)呀!真个有鬼,我拿出我这捩鼻木来。有鬼无鬼,撮盐入水。待走过去,我先喝他一声。口退!甚么东西?(春梅云)我是人。(王兽医云)我说不是鬼,你是甚么人?(春梅云)我是叫化的。(王兽医云)你是男子是妇人?(春梅云)我是个妇人。(王兽医云)你那里做甚么哩?(春梅云)我这里养娃娃哩。(王兽医云)元来叫化的,他也养娃娃。你得了个小厮儿是女儿?(春梅云)是个小厮儿。(王兽医?
?俺姐夫泼天也似家私,倒得了个女儿,你看这叫化的,倒养了个儿子。天阿,知他怎生对付着哩?兀那妇人,你那小的不与了人,要做甚么?(春梅云)俺与人谁要?(王兽医云)将来我要。(春梅云)你将的去波。(王兽医云)一个好儿也。你看那青旋旋的头儿,小小的口儿,高高的鼻儿。我抱将去,暗暗的与俺姐姐,可不是好呀。百忙里溺我一身尿。兀那妇人,我随身带着些碎银子儿,与你将息去者。(春梅云)哥哥你姓甚么?(王兽医云)问我姓?咦,他倒乖也。你问我做甚么?你可姓甚么?(春梅云)我姓李,小字春梅。(王兽医云)你将的这碎银子儿将息你那身体去。我将着这小的到的家中,久后抬举的成人长大。李春梅也,我着你子母每团圆了,也不见的哩。(下)(旦儿上,云)妾身王氏。自从员外索钱去了,我得了个女儿,我也不曾稍信与他。我那兄弟王兽医,他这几日也不来望我。好烦恼人也。(王兽医上,云)我将着这个孩儿,送与俺姐姐去。我不敢往那前门里去,恐怕人看见我。我往这后门里去,却又撞见那肯分的老院公。我叮嘱他这桩事,则除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是走透了一点儿消息,我着俺姐姐打也打杀你。我自一径走到姐姐根前去。(旦儿云)是谁?(王兽医云)是您兄弟。(旦儿云)自家的兄弟怕做甚么?过来。(王兽医见科,云)姐姐,你添了个甚么?(旦儿云)我添了个女儿。(王兽医云)我可与你个小厮儿。(旦儿云)你那里将来?(王兽医云)姐姐你休问他。若是姐夫来家,则说是你添的。(旦儿云)好、好,兄弟也,你将这女儿,或是丢在河里井里,恁你将的去。(抱儿下)(王兽医云)我出的这门来。你看俺姐姐波,与了他那小厮儿,便道把这女儿丢在河里井里。那个小厮儿便强杀者波,则是别人的,这个女儿便歹杀者波,只是我的亲外甥儿,我便怎么下的。我将到家中,我那浑家可不有乳食?把这女孩儿抬举成人长大,招个女婿儿,久以后也把老糟头送在土里。(下)(俞循礼同旦儿、俫儿上)(俞循礼云)过日月好疾也。则从索钱回来,我这大嫂根前,所生了个添添孩儿。今经可早十三年光景。我因为这得了添添孩儿,特地盖了一座义学堂。请了一个先生,将这四村上下小的每,都聚会在这学堂里攻书。但是那别个学生背不过的书,俺这添添孩儿,他又早记了也。好一个聪明的孩儿,我心中十分欢喜。大嫂,则是一件,你那兄弟王兽医,他无酒再不到俺家里来。但醉了呵,上门来便寻吵闹,万千的不是,我则是看着你的面皮。大嫂,天色也觉早哩。等孩儿吃些茶饭,着院公送的他学堂里去。(王兽医上,打口弟科,云)才
说兄弟,兄弟便至。自从抱的那小的儿来,与了俺姐姐,今经十三年光景也。那小的唤做添添,天生聪明,俺姐夫好不欢喜。往常问我姐夫借一具牛,今年再借牛去走一遭来。到得门首,我自径入。(做见科,云)姐姐、姐夫,有酒将来我吃。(俞循礼云)大嫂,兀的不又醉了也。(王兽医做打口弟儿科,云)我打这个小弟子孩儿。(俞循礼云)呀!惊了孩儿。大嫂,你那糟头怎生打我孩儿这一下?(王兽医云)我把你个忘恩背义的弟子孩儿。(俞循礼云)他怎生忘恩负义?你雪堆儿里扶起他来那?(王兽医云)十三年前也亏我这么抱。(俞循礼云)你抱甚么?(旦做觑科)(王兽医云)姐姐,亏我抱的他这般大。(俞循礼云)大嫂,他又醉了。(王兽医云)我来别无话说。姐夫每年间借与我一具牛,我今年要问你借牛去耕种来。(俞循礼云)我往年间便借牛与你,今年间偏不借与你。(王兽医云)住、住、住。姐夫可要说的明白,往年间怎生借与我,今年怎生不借与我?(俞循礼云)我往年间借与你,添添孩儿未成人小哩,如今长成十三岁,也晓的人事。你借我的去,或是倒了我牛只,损了我犁耙,你着谁陪我?你又无儿,你又绝户。(王兽医云)谁绝户?(俞循礼云)你绝户。(王兽医云)偏你不绝户?(俞循礼云)添添是我的孩儿,我怎生绝户?(王兽医云)谁是你的儿?(俞循礼云)添添是我的儿。(王兽医云)添添是你的儿?(俞循礼云)怎么不是我的儿?(王兽医云)我倒不知道添添是你的儿。(俞循礼云)你看这糟头,怎么你知道?你说。(王兽医做觑旦儿科,云)姐姐,添添孩儿是您的儿?(旦儿做慌科,云)兄弟,看着我面皮,休要胡说。(王兽医云)想着那十三年前也亏我抱。(俞循礼云)怎的抱?(王兽医云)也亏我这般样抱。(俞循礼云)你是他的亲娘舅,你便抱他一抱,打甚么不紧?(俞循礼做推王兽医科,云)你个精驴禽兽,快出去,再也休上俺门来,兀的不气杀我也。(王兽医做出门科,云)我出的这门来。姐夫你好狠也,只一具牛不借便罢,骂我做绝户,你便是不绝户的?王兽医也,一不做,二不休,挤的绕着四村上下,关厢里外,爪寻那十三年前李春梅。我一把手儿,拖将他来道:李春梅,则这个便是,那添添孩儿是你的儿。且看姐夫是你绝户,还是我绝户那?(下)(俞循礼云)大嫂,这厮又气我这一场也。(旦儿云)员外,则是看我些面皮,休和他一般见识。(俞循礼云)大嫂,凡百的不是,我则看着你的面上。着院公送孩儿学堂里去来。(同下)(正末抱病,二旦扶上科)(二旦云)老的,这都是我的不是了也,你挣坐者。我不合信着伯娘的言语,将李春梅休了。若是有呵
,得一男半女,也省的你这般烦恼。(正末云)婆婆,你如今后悔,可是迟了。则被我那两个侄儿,定害杀老夫也呵。(唱)

【南吕】【一枝花】这些时典卖了我些南亩田,耗散了中庭麦。我将那少欠钱无心去索,婆婆也,这些时都只是盘缠了我自家的财。说着呵不由我感叹伤怀。我如今年纪老无接代,恨不的建一座望子台。我如今空盖着那郁沉沉大厦连甍,天那!几时能勾闹炒炒喧堂戏彩。

(二旦云)这都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末唱)

【梁州第七】谁着你便听信着徐卿的那二子,怎么来砍折了王氏三槐。到如今岁寒然后知松柏。那两个蠢蠢之物,伴着伙泛泛之才。每日价贪图花酒,泼使钱财。倒将我劈面抢白,欺负咱软弱囊揣。都不到半年呵,早弄的家业个衰。则我那好言沿劝着他可更分毫不睬,他道我绝后波他是缘分上合该,这厮他纵心儿放乖。摸着的当了拿着的卖,使了自己少下人债。从今后依前若不改,婆婆也,是必着他休上我门来。

(王兽医上,云)姐夫,嗨!你好歹也。我问你借具牛,你借便借,不借便罢,骂我是绝户,白白的受他一场气。这白鹭村韩弘道叔叔家,我少他十锭钞,本利该二十锭。我若今生今世不还了他呵,我那生那世也不如人。我将着这些本利还他去。说话中间可早来到门首也。(王兽医做见二旦科,云)婶子,唱喏哩。(二旦云)兽医哥哥,那里去来?(王兽医云)我一径的来。(正末云)婆婆,门首甚么人?(二旦云)是王兽医。(正末云)自家的孩儿,着他过来。(王兽医见正末科,云)叔叔怎么来?(正末云)孩儿也,我病哩。(王兽医云)叔叔,您休怪你侄儿。若知道叔叔病呵,您侄儿可早来看叔叔哩。(正末云)孩儿,你那里去来?(王兽医云)叔叔,你不知道。我问俺姐夫俞循礼,借一具牛。借便借,不借便罢,怎就骂我绝户?(二旦云)哥哥,你休那般道。您叔叔正为无儿忧愁思虑,害成病哩。(王兽医云)嗨!这老的也缺着半壁儿哩。叔叔,我少你十锭钞,本利该二十锭。您侄儿一径的还叔叔钞来。(正末云)孩儿也,别人的钱,不知饶了多少,量你这些,打甚么不紧?婆婆,寻出孩儿那一纸文书来。休说本利,连这文书也还了孩儿,您将这钱钞家中做盘缠去。(王兽医云)叔叔,你休斗您孩儿耍。(正末云)孩儿也,我不斗你耍。(王兽医云)是真个?谢了叔叔、婶子。(背云)姐夫,你好狠也。这老的他是各白世人,本利该二十锭钞,都不问我要,连文书也与了我。你是我亲姐夫,借一具牛,便不肯借与我,倒骂我做绝户。王兽医也,十三年前将那小的与这老的,可不好来?姐夫你好狠也。(回云)叔叔,既不要本利,都还了我,待我拿这钞去,买瓶酒来,与叔叔吃几瓯。(正末云)孩儿也,不要你买,我家中自有酒。婆婆,你去镟将热酒来,着孩儿吃。(福童、安童上,云)兄弟,俺叔叔染病哩。俺两个将家私都使的无了,问叔叔讨些使用,可不好那?来到门首,径自过去。(做见科,云)您孩儿一径的来问叔叔要些钱钞,把俺两个使用。(正末云)这里有客人哩。(唱)

【牧羊关】这厮故意的将人吵,入门来便撒赖,他吃的醉沉沉放浪形骸。你看他行不动东倒西歪,哎哟!你觑他立不定天宽地窄。(福童云)叔叔,你无现钱,将那远年近岁欠下的文书,将来与俺两个索去。(王兽医做口扯文书科)(福童云)你慌做甚么?(正末唱)当日那举债钱是咱亲放,今日个要文书做您家财。至如我七十三八十四,(带云)哎!贼丑生每也,(唱)惯的您来千自由百自在。

(福童云)权叔,你便死了,这家私总则是俺两个的。(正末云)

【哭皇天】这厮那狠毒心如蜂虿,荒淫心忒分外。堪恨这两个薄劣种,现世的不成才。只古里向咱家、咱家取索,也须知俺这三年五载,看看衰迈,还有甚精金响钞,暗暗藏埋。只被你两个泼无徒、泼无徒将俺来厮定害。没揣的大惊小怪,便待要生非作歹。(云)婆婆,家中有两箱柜文书,休开那锁钥,都与我抬将出来。(二旦着人抬出科)(正末唱)

【乌夜啼】也不索将的去堂前晒,也不索检视的明白。(云)小的每,将些草来盖在柜止,再掌个灯来者。(唱)只一把火都烧做了纸灰来,(带云)烧了!烧了!(唱)请两个早离厅阶,自去安排。我待学刘员外仗义散家财,我待学庞居士放做了来生债。把我这宿世缘交天界,(带云)烧了!烧了!(唱)不强如焚钱烈楮,灭罪消灾?

(云)你看文书也烧了,钱钞也无了,快去!快去!(福童云)他不肯与俺钱钞,俺两个家去了罢。(下)(王兽医云)叔叔,这两个是你甚么人?(正末云)这两个是我的侄儿!(王兽医云)叔叔,您侄儿不怪你,倒则怪婶子。(正末云)你为甚么怪他?(王兽医云)婶子,你若肯替俺叔叔娶一个近身扶侍,得一男半女,不强如受这两个侄儿的气?(正末云)孩儿,也曾有来。(王兽医云)可那里去了?(正未云)我说与你听咱。(唱)

【贺新郎】我当年娶了个女裙钗,(王兽医云)他和婶子说的着么?(正末唱)为他每话不相投,因此上遣他在门外。(王兽医云)他去了多少时节?(正末唱)经今早过了十三载,(王兽医云)这人敢还有么?(正末唱)他可便一去了呵,石沉大海。(王兽医云)叔叔,你打与我个模状儿。(正末唱)则他生的短矮也那蠢坌身材,(王兽医云)多大年纪也?(正末唱)他年庚有三十岁,(王兽医云)曾拐带了些甚么?(正未唱)止不过腹怀着半年胎。(王兽医云)曾着人打听来么?(正末唱)这其间知道和尚在也那钵盂在。(王兽医云)他小名儿唤做甚么?(正末唱)每日家问春梅无信息,(王兽医云)这人敢有哩。(正末唱)哎!他也恰便似赵杲送曾哀。(王兽医做打呵欠科)(正末云)哥,你莫不在那里见李春梅来?(王兽医云)没有见,我打了个呵欠。(正末云)将酒来与哥吃。(王兽医云)婶子,我要湿湿去。(二旦云)你看这厮波。(王兽医云)我出的这门来。(做溺尿科,云)姐夫,嗨!你好狠也,添添孩儿,有了主也。我过去说了,可是你绝户我绝户?(做过去见旦科,云)婶子,您侄儿湿湿湿了也。(二旦云)你看这厮波。(王兽医云)叔叔,我与婶子一个娃娃。(正末云)敢是醉了也。(王兽医云)我醉了,酒在肚里,事在心头。听的你把那十三年前的事说起来,我怕不与婶子一个娃娃?(正末云)婆婆,他说那十三年前的话,我有些耳背,你听者。(王兽医云)叔叔,我十三年前,去那四村上下看几个头口儿。那老的每便道:王兽医,天色晚了也,你休家去,兀那前面二十里巡铺上有鬼。我便道:我是人,可怎么倒怕鬼?到的二十里巡铺上,则听的那里面噎噎的啼哭。我道:咦!敢真个有鬼么?我拿起这捩鼻木来。喝了一声道:甚么人?他便道:我是个叫化的。我便道:你是男子也是妇人?他便道:我是妇人,在这里养娃娃哩。(正末云)哥,可得了个儿也是女?(王兽医云)没产房,我不曾进去。(正末云)将酒来与哥吃。(王兽医云)我问他得了个儿也是女,他便道:得了个小厮儿。我便道:你不与了人怎么?他便道:我便与人谁要?我便道:将来我要。我与了他些碎银两,他便与了我。我问他甚的名姓,多大年纪,他道姓李,叫做春梅。年纪三十岁。我将那孩儿抱到家中,与了俺姐夫新庄店俞循礼为儿。长成一十三岁,每日上学,打您门前经过。小名唤做添添,便是你的儿。(正未做咬王兽医手科,云)哥也,你不说谎?是真个么?(王兽医云)呀!咬你的指头波。(正末唱)

【骂玉郎】听说罢我便有九分来不快早十分也得快。(王兽医云)老的,你两口儿欢喜咱。(正末唱)不由我春满眼,喜盈腮,抵多少东风飘荡垂杨陌。(王兽医云)老的,你可有了后代儿孙也。(正末唱)一片心想后代,(王兽医云)我则是报答你仗义疏财的恩。(正末唱)三不知逢着贵客,(王兽医云)叔叔,也是天意。(正末唱)我两只手忙加额。

(王兽医云)也是你苦尽甘来。(正末唱)

【感皇恩】天那,这的是苦尽甘来,(王兽医云)你命里有,则是有。命里无,则是无。(正末唱)畅好是命也时哉。(王兽医云)若不是我说,你怎么知道?(正末唱)你个知心友泄天机,俺那青春子从天降,这个白头叟听天的那差。婆婆也,你把那鸡儿快宰,好酒频酾。(王兽医云)酒勾了,吃不的了也。(正末云)将酒来。(唱)与足下相庆贺,同喜悦,放愁怀。

【采茶歌】则我这个老奴才,若认了那小婴孩,(王兽医云)老的,一似枯树又逢春也。(正末唱)哥也,我就似枯树上再花开。则道那一去了的孩儿在青霄外,谁承望洛阳的花酒一时来。

(正末云)小的每,勩两匹全副鞍马来者。(王兽医云)则勩一匹马罢,我和婶子叠骑着。(正末云)你看这厮波,你着俺子母每团圆呵也在你,不着俺子母每团圆呵也在你。(做跪科)(王兽医云)叔叔请起,只当抢了脸。(正末云)哥,你着俺父子团圆呵,我去那城中,请一个巧笔丹青的画匠,我把哥这个形象画将来,着俺子子孙孙,辈辈儿供养着哥,也不多哩。(王兽医云)叔叔,便有那巧笔丹青,也画不出我这个丑嘴脸来。(正末云)哥,在意者。(唱)

【黄钟尾】我则要你抱麟儿撞开孩子连环寨,婆婆也,我则要你引莺雏飞出韩侯那一座大会垓。想自家年老惫,忧念的我这须鬓白,则我这孤独的身也可哀。(云)哥,你和婆婆先去。(王兽医云)叔叔.我知道。(正末唱)我这里把这恩养钱我可也便百刂划,(带云)我虽无现在的,(唱)我这里或是典或是卖。尽着他言,由着他责。你则似那水也似流,风也似摆。使不着你糕也似团,婆婆也,我则要你谜也似猜。哥,不须我叮咛的向你行说一派,(带云)可到那里呵,(唱)用着你那巧言波令色。(二旦云)老的也,我知过了也。(正末唱)婆婆也,则要你知过而必改,(云)我到那里一头的见了我那孩儿,两只手抱的牢者。(唱)哎,你可便休道是拾得一个孩儿,落得价摔。(同下)


第三折

(俫儿上,云)我是那俞循礼的孩儿。下学来家里吃饭去,怎么不见养爷来接我?(王兽医上,云)自家王兽医的便是。姐夫,你好狠也,骂我做绝户。如今添添孩儿,有了主也,他原来是韩弘道的孩儿。我如今与添添孩儿说知了。姐夫,看你绝户,是我绝户?(做见科,俫儿做唱喏科,云)舅舅,你那里去来?(王兽医云)添添孩儿,我问你咱,你是谁的孩儿?(俫儿云)我是俞循礼的孩儿。(王兽医云)你不是俞循礼的孩儿,是白鹭村韩弘道的孩儿。你休家去,你的父亲乘着鞍马,便来看你也。(下)(俫儿做哭,云)元来我是韩家的儿。我且不家去,则在这里,看有甚么人来。(正末扮院公上,云)自家是俞循礼家中的个院公,如今着我接添添小哥去。这里也无人。添添小哥,不是俞循礼养的,是王兽医抱将来的,则我知道,别人都不知道。这添添小哥,今年十三岁,天生的甚是聪明,父亲欢喜死他,却那里知道这就里也。小哥上学去了,我如今接着他去者。(唱)

【商调】【集贤宾】则俺那小哥哥从幼儿便有志节。端的那顽劣处并无些。敢则是天生的聪俊,待改家门气象儿全别。写字儿写得来端方,对句儿比别人对的来真切。可久以后广寒宫里必将丹桂折,雷发声便动春蛰。则我看承他似堂上亲,把他来夸奖的就做了世间绝。

(云)小哥,老汉背的你到家中吃饭去波。(俫儿做使性不言语科)(正末唱)

【金菊香】我则见他自推门跌自伤嗟,哎!哥也,你那般抹泪揉眵可是因甚也?我问道时无话说。哎!这桩事我敢猜者,哥也,多应是师父行吃了些亏折。

(俫儿云)养爷,我不是俞循礼的儿,我是韩弘道的儿哩。(正末云)谁这般说来?(俫儿云)王兽医舅舅说来。(正末云)王兽医?哎,你送了人也呵。(唱)

【梧叶儿】我听说罢着我醒如醉。可便唬的我来心似呆,(云)哥,你不知道王兽医是个不良的人?他问你父亲借具牛。你父亲不曾借与他,他记这些冤仇,阻隔您这父子的情也。(唱)我急慌里着些闲散活儿遮。(带云)王兽医,哎,(唱)他是个不睹事的乔男女,你便横枝儿待犯些口舌,那厮敢平地下锹撅,(带云)哎,哥也,则你休听他这酒魔的汉呵,(唱)一谜里便胡诌乱说。

(二旦同王兽医上)(二旦云)这个是俺的孩儿也。(正末云)是谁的孩儿?(二旦云)是俺的孩儿。(正末云)是您家的孩儿?您倒省气力也。(唱)

【后庭花】你常好是要便宜的小大姐,(二旦云)元是我家的儿。(正末云)噤声!(唱)你这言语也瞒不过我个老养爷。(二旦云)着孩儿认了姓,频频的来往。(正末云)你道甚么哩?(二旦云)认了姓频来往。(正末唱)你道是教孩儿认了姓频来往?(云)这等话,谁说来?(二旦云)是韩弘道说来。(正末唱)哎!那老子识时务也便为俊杰。听说罢这周折,不由我不喉堵也那气噎。(云)小哥,你今待要如何?(俫儿云)我搊的百年时入墓穴,两下里驾舆车。(正末云)哎哟!痛杀我也。(唱)则他这小孩儿家发话别,便大人也不会您样说。他道是百年时入墓穴,两下里驾典车。

【青哥儿】急的我两头儿无能、无能计设,俺姐姐虽不曾道怀耽、怀耽十月,哥也,那恩养你处何曾道倦怠了些?我常记的旧年时节,你身子儿薄怯,发着潮热,他将那锦绷儿绣藉,盖覆的个重叠。但有些儿焦忄敞,便解下摇车。乳哺的宁贴。恰得个休歇,俺姐姐真守到画眉窗外月儿斜,(带云)这也则为你呵。(唱)伴孤灯熬长夜。

(二旦同王兽医做拖俫儿科)(正末唱)

【柳叶儿】哎!哥也。除你外别无甚枝叶,争忍道义断恩绝。便则道肠里出来肠里热,怎生把俺来全不借。你唬的波小爹爹,你今番去了再几时来也?(二旦同俫儿下)(正末拖住王兽医,云)庄院里小的每,唤俺哥哥、姐姐来。(俞循礼同旦儿上,云)做甚么哩?(正末云)有人家夺将小哥去了也。(俞循礼云)谁这般说来?(正末云)你则问王兽医。(俞循礼云)王兽医,添添孩儿怎么着人夺将去?(王兽医云)是韩弘道的儿,他夺的去了也。(俞循礼云)是真个?兀的不气杀我也。(俞循礼同旦儿做倒,正末扭住王兽医科)(王兽医云)你撒了手。不似你这个两头白面搬唇递舌的歹弟子孩儿。(下)(正末做惊科,云)呀!呀!呀!哥哥精细者,添添小哥来了也。姐姐精细者,添添小哥来了也。(唱)

【油葫芦】呀!可这壁厢便气杀他娘,(云)哥哥精细者,添添小哥来了也。姐姐精细者,添添小哥来了也。(唱)那壁厢冲倒他爷。哎哟!慌的我来战笃速这手儿可怎生抬揲?(带云)哥哥省烦恼!(唱)俺正是容易得来,你今日容易舍。也是咱前生的冤业,劝哥哥、姐姐莫痴呆。

(俞循礼做哭科,云)大嫂,别人家的儿,着他夺将去了,可不气杀我也。(正末云)哥哥,咱家去来。(唱)

【浪里来煞】这施恩不在年纪老,哎!扭打不必性儿劣。(带云)王兽医你好狠也呵。(唱)把俺这连枝树可怎么一时截?若是咱不烦恼则除心似铁。非干比便忒着那疼热,大刚咱这人生最苦是离别。(同下)

第四折

(俞循礼同旦儿上,云)大嫂,你整整的瞒了我十三年光景。我早知道这添添不是我的儿,我也不抬举他这十三年也。(王兽医上,云)嗨!俺姐姐敢有些儿怪我。来到门首,我自过去,见俺姐夫去。姐夫。(俞循礼云,舅子,你好狠也,你怎生下的。(王兽医云)不干我事。(俞循礼云)可是谁说来那?(王兽医云)都是那酒说出来了也。(俞循礼云)你少吃一钟波。罢、罢、罢,既是他家的,落的着他将去了。我若今生今世,昧了人家子嗣,我便死呵,到那生那世,越折罚的我重。舅子也,你将这八句诗送与孩儿,他是个聪明的,若见了诗,他必然来看我。若是来的早,便能勾见我的面。若来的迟了,我那里得活的人也。(做递诗科,云)舅子,你那未说之时,俺也恩不断,被你说破之时,俺就断了恩。大嫂也,俺有日百年身死后,天那,知他谁是拖麻拽布人。(做哭科,云)添添孩儿,则被你痛杀我也。(同下)(王兽医云)我将着这诗送到韩弘道家,与添添孩儿看,走一遭去来。(下)(正末韩弘道同二旦、俫儿上)(正末云)谁想有今日也呵。孩儿也,你叫我一声爹爹。(俫儿做叫科,云)爹爹。(正末云)兀的不喜欢杀老夫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则俺这眼前花风雨夜来时,投至俺得相逢非同造次。有如那枯竹上生嫩笋,老树上长新枝。仔细寻思,这也非人力乃是天赐。(王兽医上,做见正末科,云)叔叔你欢喜么?(正末云)可知欢喜哩。(王兽医云)你怕不欢喜,这早晚烦恼杀俺那姐姐、姐夫也。俺姐夫将的八句诗与你孩儿看者。(俫儿做念诗科,云)璧玉连枝取次分,铁人无泪也消魂。愁云聚此新庄店,喜气生他白鹭村。画阁有谁知冷暖,高堂无客问晨昏。梦回不睹亲儿面,斜月微明独倚门。(词云)我看罢也雨泪千行,不由我刀搅心肠。认了你个生身父母,俺牵羊担酒却拜谢俺俺那养育爷娘。(王兽医云)叔叔,你牵羊担酒,直至俺姐夫门上认亲,走一遭去来。(正末云)哥哥说的是。俺领着孩儿认亲去来。(同下)

(俞循礼同旦儿上,云)这早晚怎生不见王兽医来?(正末同俫儿、二旦上)(正末云)来到了也。(做见俞循礼拜科,云)多蒙亲家养育之恩,老夫今日同孩儿特来拜谢也。(做把盏科)(唱)

【沽美酒】高高的捧着玉卮,伏伏的跪在阶址,愿亲家满饮香醪,你便且莫辞。(俞循礼云)您便是有儿的。(正末唱)哎哟,你再休噀唇波挂齿,现放着一个正名师。

【太平令】莫怪他泥中隐刺,(俞循礼云)俺是绝户的。(正末唱)他又不曾道节外生枝。也不索丁一卯二。(俞循礼云)都是王兽医来。(正末唱)且休问甚么张三波李四。咱两个老儿,到死时,令这个小嘶,我着他两下里丧拜祀。

(王兽医同李春梅上)(王兽医云)我寻得李春梅来了也。(正末云)谁是李春梅?(春梅云)则我便是李春梅。(正末唱)

【七弟兄】听说了姓儿,和这小字,不由我就不喜孜孜。这一场好事从天至。莫不是夏蝉高噪绿杨枝,险些儿西风了却黄花事。

【梅花酒】我觑了这女艳姿,如此般蠢坌身子,粗奘腰肢。却生的这般俊秀的孩儿。敢则是鸦窝里出凤凰。粪堆上产灵芝,这言语信有之。想天公果无私,将人心暗窥视。没揣的对付雄雌,酩子里接上连枝。(带云)春梅也,这一场呵,(唱)

【收江南】呀!抵多少断肠人寄断肠词,今日个弄璋人说与弄璋的诗,都是那老天不绝俺宗支。这一家儿恰似、恰似旱苗甘雨得来时。

(俞循礼云)住、住、住,大嫂,闲话休题,添添孩儿便是他的。我问你:那十三年前,你可添了个甚么来?(旦儿云)我得了个女儿。(俞循礼云)如今可在那里?(旦儿云)与俺兄弟王兽医也。(俞循礼云)王兽医。好呵,你可将我那女儿来波。(王兽医云)好、好、好,一场恶怨,都打在我身上。我十三年前。在那四村上下二十里巡铺,抱得李春梅的儿子,换了姐姐的女儿回去。我浑家又有乳食,抬举的一十三岁,叫做桂花,便是你的女儿。姐姐你也依着我者,将桂花女儿,与俺叔叔家做了个媳妇,添添儿与俺姐夫做个女婿,你两家做那世世割不断的亲戚。百年之后,着这两口儿浇茶奠酒,坟前拜扫,舆后拖麻。可怜见,我无主意老糟头,身死之后,将这把绝户的骨头,葬在坟外墙下。到那冬年节下,月一十五,浥不了的凉浆冷饭,去我那绝户的骨头上,浇奠一两盏,便是报答老糟头一般。(诗云)莫怪区区巧舌头,两家不要记冤仇。今朝儿女重完聚,姐夫哎,何不当初借我那耕牛。(俞循礼云)这厮也说的有理。天下喜事无过子妇团圆。杀羊打酒,做一个庆喜的筵席。(正末唱)

【尾声】甫能认的孩儿至,又得个媳妇儿完成喜事。尽着我瓦盆边饮白酒尽余生,画堂中戏斑衣快活个死。

题目白鹭村夫妻双拆散

正名翠红乡儿女两团圆

+展开内容

澹如楼读书

[清代] 康有为

三年不读南朝史,琐艳浓香久懒熏。
偶有遁逃聊学佛,伤於哀乐遂能文。
忏除绮语从居易,悔作雕虫似子云。
忧患百经未闻道,空阶细雨送斜曛。

+展开内容

京东杂感二首

[清代] 洪昇

其一
胜国巡游地,孤城有废宫。
周垣春草外,园殿夕阳下。
狐搰沙翻雪,鸱蹲树啸风。
唯馀旧村落,鸡犬似新丰。

其二
雾隐前山烧,林开小市灯。
软沙平受月,春水细流冰。
远望穷高下,孤怀感废兴。
白头遗老在,指点十三陵。

+展开内容

离别难

[当代] 添雪斋

题注:辛巳闰四月十五(2001-6-18)作谁见一番冷雨,将花骨消磨。
忍听他、几许风波。
已填成、悽楚一悲歌。
只收得、别绪偏长,相逢偏少,因果偏多。
放声声、似此芭蕉庭院,犹作苦吟哦。
愁折损、夜蹉跎。
不堪看、瘦影婆娑。
况残灯暗色凝碧,纵颦眉能画也难摹。
却借问、未了无心,思量求解,惟梦中么?
怎料是、痛彻柔肠尽断,于梦又如何?
+展开内容

一年不见显周也,重来此地,得诗五首 其四 离别

[当代] 陈仁德

临歧各分手,依依此际情。
路回人不见,犹闻说慢行。
+展开内容

古离别曲

[明代] 李之世

长堤堤边柳如丝,堤上行人多别离。千条万条都折尽,那个攀条不泪垂。

+展开内容

古离别三首 其一

[明代] 罗万杰

送别垂杨下,泪沾树上花。晓风吹不尽,飘泊到天涯。

+展开内容

古离别三首 其二

[明代] 罗万杰

天涯忽已远,日暮心如焚。盼望空阶下,寒山隔彩云。

+展开内容

古离别三首 其三

[明代] 罗万杰

綵云撩乱飞,去作相思梦。觉来萦妾肠,閒把玉箫弄。

+展开内容

代父送人之新安

[明代] 陆娟

津亭杨柳碧毵毵,人立东风酒半酣。
万点落花舟一叶,载将春色过江南。
+展开内容

离别难

[清末近现代初] 汪东

掩冉宝髻微偏。
凄凉断瑟横前。
挽春春已去。
送君江上路。
泪沾襟袖湿,露华鲜。
离别数(入声),恩情薄,重携纤手是何年。
香罗幕。
秋千索。
终日垂。
愁时更忍相窥。
伫立河桥北。
笛里关山曲。
折杨柳,记双眉。
青螺色。
空抛掷。
如今描取付伊谁。
+展开内容

离别难

[近现代] 乔大壮

云散雨收一霎,催花外分张。
倚阑干、倦客神伤。
水西楼、高处阅斜阳。
记初见、绣陌前头,盈盈无语,攀折垂杨。
暮春初、冶蝶游蜂来去,时世巧梳妆。
歌宛转,赋荒唐。
梦罗巾、锦带成双。
待千红万绿都尽,画屏风、天远水流长。
命小饮,倒盏垂莲,微波心事,迅羽年光。
柰此际、宝马钿车不见,镫火旧平康。
+展开内容

离别难

[清末近现代初] 陈洵

锦被暖麝鸳鸯。
银屏梦入横塘。
相招江景暮。
采莲歌韵苦。
与君南浦别,柳丝长。
红药色。
朱栏侧。
钗头交胜燕双双。
音信寂,经时隔。
伤心怕有人知。
待得黄昏月,却是愁时节,独归去,掩香扉。
花路钥,情迷著,阑干风起彩云飞。
+展开内容

离别难

[清末近现代初] 樊增祥

绣户乳燕依依。
玉人赠我将离。
海棠风里住,柳花香里去。
昨宵银烛泪、替人垂。
朝雨浥,红鹃泣,殷勤相送碧油归。
楼上立,车声急。
魂乍销,情如远水迢迢。
野店罗衾薄,粉槛灯花落。
同不睡、度今宵。
苔阶碧,弓鞋迹。
相思一夜发红蕉。
+展开内容

收藏/分享

分享「离别的诗/关于离别的诗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