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思乡的诗「关于思乡的诗词」

思乡,实际是思念家,思念家人,就是思念家乡亲人, 睹物思人。羁旅思乡诗主要写客居他乡的游子漂泊凄凉孤寂的心境以及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如孟浩然的《宿建德江》,温庭筠的《商山早行》,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等...

长相思·山一程

[清代] 纳兰性德

译文注释写作背景赏析鉴赏评析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展开内容

听雨

[元代] 虞集

译文注释写作背景赏析
屏风围坐鬓毵毵,绛蜡摇光照莫酣。
京国多年情尽改,忽听春雨忆江南。
+展开内容

院中独坐

[元代] 虞集

何处它年寄此生,山中江上总关情。
无端绕屋长松树,尽把风声作雨声。
+展开内容

至正改元辛巳寒食日示弟及诸子侄

[元代] 虞集

译文注释
江山信美非吾土,漂泊栖迟近百年。
山舍墓田同水曲,不堪梦觉听啼鹃。
+展开内容

清明呈馆中诸公

[元代] 高启

新烟着柳禁垣斜,杏酪分香俗共夸。
白下有山皆绕郭,清明无客不思家。
卞侯墓下迷芳草,卢女门前映落花。
喜得故人同待诏,拟沽春酒醉京华。
+展开内容

【双调】青玉案

[元代] 未知作者

插宫花饮御酒同欢乐,功劳薄上写上也么哥,万载标名麒麟阁。封妻荫子,
进禄加官,想人生一世了。
+展开内容

【中吕】粉蝶儿 寄情人

[元代] 王氏

江景萧疏,那堪楚天秋暮,战西风柳败荷枯。立夕阳,空凝伫,江乡古渡,
水接天隅,眼弥漫晚山烟树。
【醉春风】寂寞日偏长,别离人最苦。把一封正家书改做诈休书,冯魁不睹
是将我来娶,娶。知他是身跳龙门,首登虎榜,想这故人何处?
【红绣鞋】往常时冬里卧芙蓉ブ褥,夏里铺藤席纱忄厨,但出门换套儿好衣
服。不应冯魁茶员外,茶员外钞姨夫,我则想俏双生为伴侣。
【迎仙客】见一座古寺宇,盖造得非常俗,见一个僧人念经掐着数珠。待道
是小梨,却原来是老院主,俺是个檀越门徒,问长老何方去?
【石榴花】看了那可人江景壁间图,妆点费工夫。比及江天暮雪见寒,盼平
沙趁宿,落雁无书。空随得远浦帆归去,渔村落照船归住。烟寺晚钟夕阳暮,洞
庭秋月照人孤。
【斗鹌鹑】愁多似山市晴岚,泣多似潇湘夜雨。少一个心上才郎,多一个脚
头丈夫。每日价茶不茶饭不饭百无是处,教我那里告诉。最高的离恨天堂,最低
的相思地狱。
【普天乐】腹中愁,诗中句。问甚么失题落韵,跨胃骑驴。想着那得意时,
着情处。笔尖题到伤心处,不由人短叹长吁。嘱付你僧人记取,苏卿休与,知他
双渐何如?
【上小楼】怕不待开些肺腑?都向诗中分付。我这里行想行思,行写行读,
雨泪如珠。都是些道不出,写不出,忧愁思虑,了不罢声啼哭。
【幺】他争知我嫁人,我知他应过举。翻做了鱼沉雁杳,瓶坠簪折,信断音
疏。咫尺地半载余,一字无。双郎何处?我则索随他泛茶船去。
【十二月】无福效同俦并侣,有分受枕剩衾余。想起来相思最苦,空教人好
梦全无。擗飞了清歌妙舞,受了些寂寞消疏。
【尧民歌】闪得人凤凰台上月儿孤,趁帆风势下东吴。我这里安桅举棹泛江
湖,到不如沉醉罗帏倩人扶。踌躇,踌躇,天边雁儿遥,枉把佳期误。
【耍孩儿】这厮不通今古通商贾,是贩卖俺愁人的客旅。守着这厮愁闷怎消
除,真乃是牛马而襟裾。斗筲之器成何用,粪土之墙不可圬。想俺爱钱娘乔为做,
不分些好弱,不辨贤愚。
【三煞】娘呵你好下得好下得!忒狠毒忒狠毒!全没些子母情肠肚。则好教
三千场失火遭天震,一万处疔疮生背疽。怎不教我心中怒?你在钱堆受用,撇我
在水面上遭徒。
【二】我上船时如上木驴,下舱时如下地府,靠桅杆似靠着将军柱。一个随
风倒柁船牢狱,趁浪逐波乘槛车。伴着这扌若人物,便似冤魂般相缠,日影般相
逐。
【一】他正是冯魁酒正浓,苏卿愁起初,下船来行到无人处。我比娥皇女哭
舜添斑竹,比曹娥女泣江少一套孝服。则怕他瞧破俺情绪,推眼疾偷掩痛泪,佯
呵欠带几声长吁。
【尾】比我这泪珠儿何日干?愁眉甚日舒?将普天下烦恼收拾聚,也似不得
苏卿半日苦。
+展开内容

【越调】斗鹌鹑 元宵

[元代] 未知作者

圣主宽仁,尧民尽喜。一统华夷,诸邦进礼。雨顺风调,时丰岁丽。元夜值,
风景奇。闹穰穰的迓鼓喧天,明晃晃的金莲遍地。
【紫花儿序】香馥馥绮罗还往,密匝匝车马喧阗,光灼灼灯月交辉。满街上
王孙公子,相携着越女吴姬。偏宜,凤烛高张照珠履。果然豪贵,只疑是洞府神
仙,闲游在阆苑瑶池。
【小桃花】归来梅影小窗移,兰麝香风细。翠袖琼簪两行立,捧金杯,绛绡
楼上笙歌沸。冰轮表里,通宵不寐,是爱月夜眠迟。
【金蕉叶】拚沉醉频斟绿蚁,恣赏玩朱帘挂起。歌舞动欢声笑喜,一任铜壶
漏滴。
【尾】须将酩酊酬佳致,乐意开怀庆喜。但愿岁岁赏元宵,则这的是人生落
得的。
绿柳凋残,黄花放彻。塞雁声悲,寒蛩韵切。旧恨千般,新愁万叠。正美满,
忍间别。雨歇云收,花残月缺。
【紫花儿序】摘楞的瑶琴弦断,不通的井坠银瓶,吉丁的碧玉簪折。音书难
寄,去路遥赊。伤嗟,目断云山千万叠。最苦是离别,鸳被空舒,凤枕虚设。
【金蕉叶】那的是情牵恨惹,那的是肠荒腹热。怕的是纱窗外风飘败叶,又
听的铁马儿丁当韵切。
【调笑令】把眉峰暗结,最苦是离别,不烦恼除非心似铁。冷清清捱落西楼
月,又听得戍楼上画角呜噎。奏《梅花》数声砧韵切,业心肠越不宁贴。
【秃厮儿】正欢悦谁知间别,才美满又早离别。俺两个云期雨约难弃舍,似
团圆一轮月,被云遮。
【圣药王】好教我愁万结,恨万叠,满怀愁闷对谁说。成间别,时运拙,气
长吁多似篆烟斜,和绛蜡也啼血。
【鬼三台】也是我前生业,今世里填还彻,一寸愁肠千万结。想啼痕一点点
尽成血,越教人哽噎。本待要宁宁帖帖刚睡些,怎禁那啾啾唧唧蛩韵切。觉来时
宝鼎烟消,铜壶漏绝。
【紫花儿序】惊好梦几声儿寒雁,伴人愁的一点孤灯,照离情半窗残月。临
歧执手,不忍分别。只待稳步蟾宫将仙桂折,到如今暮秋时节。他只待金榜名标,
那里问玉箫声绝。
【尾】受凄惶甚识分明夜,把捱过的凄凉记者。来时节一句句向枕头儿上言,
一星星向被窝儿里说。
半世飘蓬,闲茶浪洒。十载追陪,狂朋怪友。倚翠偎红,眠花卧柳。怪胆儿
聪,耍性儿柔。成会了心厮爱夫妻,情厮当配偶。
【紫花儿序】受用春内谢馆,晓日章台,夜月秦楼。向红裙中插手,锦被里
舒头。风流,不许傍人下钓钩。燕侣莺俦,百匹酬歌,红锦缠头。
【金蕉叶】寨儿里相知是有,一见咱望风举手。若论着点砌排科惯熟,敢教
那罢剪嘴姨夫闭口。
【调笑令】声名儿岁久,急难收。则恐怕扶侍冤家不到头,风月脚到处须成
就。誓不曾落人机彀,搬的他燃香剪发百事有。虚心冷气,使尽刚柔。
【秃厮儿】爱杨柳楼心酒,喜芙容帐里藏阄,美孜孜翠鬟排左右。歌白雪,
捧金瓯,温柔。
【圣药王】春事休,夏当游,向芰荷香里泛兰舟。到中秋,月色幽,醉醺醺
无日不登楼,兀剌抵多少风雨替花愁。
【尾】花阴柳影,霎时驰骤,急回首三旬左右。罢却爱月惜花心,闲着题诗
画眉手。
(媚)(媚)姿姿,淹淹润润。袅袅婷婷,风风韵韵。脸衬朝霞,指如嫩笋。
一搦腰,六幅裙,万种妖娆,千般可人。
【紫花儿序】曲弯弯蛾眉扫黛,慢松松凤髻高盘,高耸耸蝉鬓堆云。一团儿
旖旎,百倍儿精神。超群,越女吴姬怎生衬。席上殷勤,百媚庞儿,端的一笑风
生。
【秃厮儿】瘦怯怯金莲窄稳,娇滴滴皓齿朱唇,肌如美玉无玷损。但见了,
总消魂,绝伦。
【圣药王】酒半醺,更漏分,画堂银烛照黄昏。枕上恩,被底亲,丁香笑吐
兰麝喷,灯下看佳人。
【尾】好姻缘休到别离恨,只恐怕两下里魂牵梦引。我罗衫衤肯儿宽,你唐
裙带儿尽。
雪艳霜姿,香肌玉软。杏脸红娇,桃腮粉浅。金凤斜簪,云鬟半偏。插玉梳,
贴翠钿。舞态轻盈,歌喉宛转。
【紫花儿序】他有苏卿般才貌,我学双渐真诚,望博个美满姻缘。俳优体样,
乐府梨园。天然,不若如桃源洞里仙。可爱堪怜、一搦腰肢,半折金莲。
【小桃红】初出兰堂立樽前,似月里嫦娥现,一撮精神胜飞燕。正当年,柳
眉星眼芙蓉面。绛衣缥缈,麝兰琼树,花里遇神仙。
【天净沙】初相逢恨惹情牵,间深里都受熬煎,各办着心真意坚。有时得便,
赴佳期月底星前。
【尾】狠毒娘间阻得难相见,统镘的姨夫恋缠。我为甚着探脚儿勤,只恐怕
离别路儿远。
雨意云情,十朝五朝。霜艳天姿,千娇万娇。凤髻浓梳,蛾眉淡扫。樱桃口,
杨柳腰。玉笋纤纤,金莲小小。
【紫花儿序】歌骊珠一串,舞端雪千回,无福也难消。超群旖旎,出格妖娆。
风流,一笑千金价不高。世间绝妙,特意厚情深,引得人梦断魂劳。
【秃厮儿】儿中眉尖眼角,寨儿中口强心乔,谢琼姬不嫌王子高。同跨凤,
宴蟠桃,吹箫。
【尾】不堤防侧脚里姨夫每闹,全在你个有终始冤家不错。我身上但留心,
偷方便应付了。
玉笛愁闻,装奁倦开。鬓乌云,眉颦翠黛。慵转歌喉,羞翻舞态。闷填胸,
泪满腮。常记得锦字偷传,香囊暗解。
【小桃红】倚阑无语忆多才,往事今何在,玉体厌厌为谁害,瘦形骸,今春
更比前春赛。雕阑玉砌,绿窗朱户,深院锁苍苔。
【醉扶归】松却香罗带,慵整短金钗,无语无言闷答孩。不厌倦衫儿窄,几
度将龟儿卦买,何日佳期再。
【天净沙】也是咱运拙时乖,致令得雨杳云埋,侧脚里相知不该。胡喧乱讲,
纸糊锹怎撅得倒阳台。
【尾】把一片偷香窃玉心宁耐,喑气吞声慢捱。怕甚风月闷愁乡,烟波是非
海。妓好睡
莫不是陈抟的姨姨,庄周的妹妹,宰予的家属,谢安的亲戚。华胥梦里姻缘,
邯郸道上配偶。两件儿,试问你,可甚爱月迟眠,惜花早起。
【紫花儿】西厢底莺莺立睡,茶船上小卿着昏,东墙下秀英如痴。真乃是弃
生就死,便休想废寝忘食。休题,除睡人间总不知。正是困人天气,啼杀流莺,
叫死晨鸡。
【幺】推着倒鸾交凤友,倩人扶燕侣莺俦,合着眼蝶使蜂媒。绣衾未展,玉
山先颓。其实,倒枕着床是你记得的。胡突了一世,恰便似楚阳台半死的梅香,
兰昌宫殉葬的奴婢。
【小桃红】莫不是离魂倩女醉杨妃,是个有觉的平康妓。难道娇娥不出气,
懵憧的最怜伊。颠鸾倒凤先及第,直压的珊瑚枕低。黄金钏碎,平地一声雷。
【秃厮儿】祆庙火烧着不知,蓝桥水氵死合宜,绝缨会上难侍立。才烛灭,
早魂魄,昏迷。
【圣药王】子弟每,做伴的,安排着好梦做夫妻。你也休问谁,我也不答你。
陷人坑上被儿里,直挺着块望夫石。
【尾】对苍天曾说牙疼誓,直睡到红日三竿未起。若要战退睡魔王,差三千
个追魂大力鬼。离恨
送玉傅香,撩蜂拨蝎。病枕愁衾,寻毒觅螫。掷闷果的心劳,画颦眉的手拙。
恨岳高,泪海竭。难凭信鹊验龟灵。无定准鱼封雁帖。
【紫花儿序】莫不是金华字减消了官诰,芙容翠低小了云冠,鲛绡盖乍窄了
香车?闷弓儿常拽,愁窖儿频掘。伤嗟,一纳头相思害不彻。赤紧的俏心儿先热,
无倒断暮雨朝云,无拘束粉祟胭邪。
【小桃红】锦笺和泪寄离别,好事成抛撇。恨杀梅香性偏劣,闭喉舌,今翻
瘦损罗裙褶。他把那游蜂儿蜜劫,粉蝶儿香卸,生撅的风月担儿折。
【金蕉叶】我则见春雨过残花乱踅,芳尘静珠帘骤揭。绣帏悄银半灭,冰
弦断瑶琴乍歇。
【调笑令】我恰待睡些,不宁贴,熏金炉引梦赊。破题儿告一纸相思赦,楚
巫娥不顺关截。恰相逢陡恁般厮间别,望阳关永远山叠。
【秃厮儿】啼杜宇枝头泪血,惊庄周枕上残蝶,追魂数声檐外铁。这凄凉几
时绝,堪嗟。
【圣药王】伴着这灯影昏,月影斜,隔纱窗花影乱重叠。钟韵凄,鼓韵切,
听楼头角韵尚悠噎,似这般离恨怎拦遮。
【麻郎儿】病沉也相思赌忄敝,愁深也沈约搬舌。薄设设青铜镜缺,颤巍巍
连理枝截。
【幺篇】好着我想者,念者,怎舍?心儿里似醉如痴。辜负了星前誓设,冷
落了神前香。
【络丝娘】心头事十强九怯,眉尖恨千结万结。盼的团圆向明月,空立遍露
零花谢。
【尾声】闷恹恹好似如年夜,常记的相思那些。题起那眉尖恨恰舒开,心儿
疼又到也。
+展开内容

杂剧·海门张仲村乐堂

[元代] 未知作者

第一折

(冲末扮同知同大旦、搽旦、净王六斤、张千上)(同知云)花下晒衣嫌日淡,池中濯足恨鱼腥。花根本艳公卿子,虎体鹅班将相孙。小官完颜女直人氏,完颜姓王,仆察姓李。自跟着狼主,累建奇功,加某为蓟州同知之职。嫡亲的三口儿家属。我有两个夫人,大夫人张氏,二夫人王氏腊梅。这个是我大夫人带过来的,姓王,是王六斤。我有个岳父,是海门张仲,在朝为官,因年老,如今致仕闲居。今日是我生辰之日,同僚官都来与我贺寿。大夫人,我则怕你父亲来。他来则说闲话,搅了我酒席。王六斤,但有人,都请过来;则有我那丈人,休着他过来。(王六斤云)理会的。(防御上,云)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头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小官蓟州防御是也。自中甲第以来,累蒙擢用。今圣恩可怜,加小官为蓟州府尹之职。今日是同知相公生辰贵降之日,与他上寿,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小官在于门首。(张千云)理会的。报的大人得知,有防御大人在于门首。(同知云)道有请。(张千云)理会的。有请。(防御见科,云)相公,今日是相公寿诞之日,小官特来相贺。(同知云)量小官有何德能,着相公用心也。(做递酒科,云)将酒来,相公满饮一杯。小官也饮一杯,慢慢的饮酒,看有甚么人来也。(正末扮张孝友上,云)老夫姓张名仲,字孝友。幼年曾为县官,因为老夫年迈,致仕闲居,在南宫蓟州城南海门临村,盖了座堂,名曰是村乐堂。老夫有个女孩儿,嫁与这蓟州同知。今日是同知生辰之日,老夫遣些酒礼,与同知上寿,走一遭去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我如今乐矣忘忧,暮年衰朽,甘生受。虚度了春秋,每日家诗酒消白昼。

【混江龙】遣家童耕耨,老夫则待爱庄农种植乐田畴。我无福穿轻罗衣锦,有分着坌绢粗绸。我则索睡彻三竿红日晓,觉来时一壶浊酒再扶头。我将世事都参透,幻身躯似风中秉烛,可怜见便似兀那水上浮沤。

(云)想俺这闲居的是好快活也。(唱)

【油葫芦】每日家遥指南庄景物幽,指望待住的久,这的是祖宗基业子孙收。我和这等愚眉肉眼难相瞅,凡胎浊骨难相守。世间有三件事,我如今都一笔勾。到如今世财、红粉、高楼酒,休争气看看白了少年头。

【天下乐】休、休、休。人到中年万事休,我如今孤也波身,孤身可便得自由,端的是飘飘一叶不缆轻舟。假若我便得些自由,没揣的两鬓秋,争如我便且修身闲袖手?

(云)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老夫在于门首。(张千云)理会的。报的大人得知,有老相公来了也。(同知云)道有请。(张千云)理会的。有请。(见科)(同知云)呀、呀、呀,父亲,请、请、请。(大旦云)父亲来了也。父亲万福。(正末云)老夫今日备了些酒礼,特来贺寿。将酒来,我与同知递一杯。(同知云)量您孩儿有何德能,着父亲用心也。(正末做递酒科,云)同知请。再将酒来,老相公满饮一杯。(防御云)老相公请。(正末云)老相公请。(饮酒科)(正末云)将酒来,孩儿饮一杯。再将酒来,王都管吃。(王六斤云)您孩儿不敢。(大旦云)父亲,小夫人不曾吃酒哩。(正末云)一来老夫年纪高大,第二来与府尹相公攀话,忘了与二夫人把盏,夫人休怪老夫。(搽旦云)不敢,不敢。(同知云)下次小的每,看酒来。(正末云)休把盏,我与老相公闲攀话者。(搽旦背云)一席好酒,走将这老子来,又打搅了。(防御云)住、住、住,小官久闻老相公村乐堂的景致,你说一遍,我试听者。(正末云)老夫那村乐堂上,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有景致。听我慢慢的说一遍者。(唱)

【村里迓鼓】正值着那丽人天气,恰正是那太平的时候。趁着他这花红和柳绿,绕着这社南社北。他每则在兀那庄前庄后,他每都携着美酝,穿红杏,拖翠柳。我直吃的笑吟吟,醺醺的带酒。

(防御云)老相公,夏间再有甚么景致?说一遍者。(正末唱)

【元和令】锦模糊江景幽,翠峻峭远山岫。正是稻分畦,蚕齐簇,麦初熟。我是个老人家闲袖手,就着这古堤沙岸那答儿绿阴稠,缆船儿执着钓钩。(防御云)老相公收纶罢钓,新酒活鱼,是好幽乐也。(正末唱)

【上马娇】我将这锦鲤兜,网索收。就着这村务酒初熟,恰归来半醉黄昏后。暮雨儿收,看牧童归去倒骑牛。

(防御云)秋间可是如何?(正末唱)

【游四门】秋间恰正是败荷萍里正方秋,呀呀的寒雁过南楼。恰正是荷枯柳败芙蓉瘦,风力冷飕飕,看霜降水痕收。

(防御云)老相公,这秋间的景致,还有几般清幽?再说一遍者。(正末唱)

【胜葫芦】我则见浅碧粼粼露远洲,滴溜溜红叶一林秋,怕的是明日黄花蝶也愁。仿孟嘉庄上,就渊明篱畔,老夫酒醒时节再扶头。

(防御云)冬暮间天道,可是怎生也?(正末唱)

【后庭花】冬间老夫待寻梅访故友,踏雪里沽艳酒。宝篆焚金鼎,浊醪饮巨瓯。我和你意相投,酒筵中不够,者莫再约住林下叟,就村务将琴剑留。(防御云)酒够了,老夫告回也。(正末云)早哩,且坐的也。(唱)

【柳叶儿】直吃到二更时候,笑喧哗交错觥筹,直待吃的月移梅影黄昏后。心相爱意相投,醉时节衲被蒙头。

(同知打净王六斤,云)王六斤,我分付你甚么来?不应亲者强来亲也。(正末云)可不道对客不得嗔狗。我本待去了来,恰才王都管吃了几下打,我试安抚他者。王都管,(唱)

【单雁儿】我向来打了个稽首,你身上的是非只为我恰才多开口。这的是我做下事可着你承了头,可你敢休和老夫记冤仇。

(王六斤云)老相公,您孩儿不敢也。(正末唱)

【尾声】我见他呵羞,我则推个逃席走,(防御云)老相公,再饮几杯。(拖下坐科)(正末唱)请你一个府尹官人放手。(云)同知!(唱)你可怎全不提防你那脑后忧,这的是你恋着金枷玉锁遭囚。我则怕你久已后,枉丁将你闲忧,我正是莫与儿孙作马牛。你如今贪杯恋酒,(云)你到的卧房中,将的镜子来,照你那面皮去波。(唱)则被这酒灌的你来黄干黑瘦,你正是养家活计下场头。(下)

(防御云)相公,酒够了,多多的定害。左右,将马来,回家中去也。(下)(同知云)大夫人,我说你这父亲不达时务,来便则说闲话,把我那一席好酒都搅了。罢、罢、罢,防御相公也去了。安排酒肴,后堂中饮酒去来。为官受禄居州郡,安享荣华乐事多。今日画堂开玳宴,洞房犹是听笙歌。(同下)


第二折

(搽旦上,云)妾身是同知相公的小夫人。有大夫人是张氏,他带将一个小的来,是王六斤。我见这小的聪明,我着他近身边伏侍我,俺两个有些不伶俐的勾当。相公歇息了也,我叫六斤来者。(做叫科)(王六斤上,云)下次小的每,前后收拾,夫人叫我哩。(六斤见搽旦科,云)你叫我怎的?我打发相公睡哩。(搽旦云)相公歇息了也不曾?(王六斤云)歇息了。(搽旦云)咱这里不自在,去后花园亭子上去来。(王六斤云)也好,也好,俺去来。(同下)(正末扮曳刺上,云)洒家是个关西汉,岐州凤翔府人氏。在这蓟州当身役,与这同知相公做着个后槽,喂着一块子马。一块子好马也呵!(唱)

【南吕】【一枝花】同知着我不将差罚当,专把征驼喂,喂的似按板肥,好马也,我与你刷刨的恰便似泼油光。索与你收拾了铺床,把骏骑牵在槽上,草料也拌上一筐。我与你拖着那半片席头,美也,我与你急转过前厅后堂。

【梁州】眷的是侧忄敝忄敝厨房中暄热,爱的是宽绰绰过道里风凉。夜深也无一个人来往。半片席斜铺在地下,两块砖掇在头行。正天炎似火,地热如炉。过道里不索开窗,洒家道来则这的便似天堂。我与你直挺挺忙拨倒身躯,就着这凉渗渗席垫着我这脊梁,美也,就着那风飕飕扇着我那胸膛。愁的是后晌,晌晌。我恰才煮料切草都停当,安排下搅草棒。喂的他槽上的征马宛有些肚囊,料煮到上半磁缸。(云)洒家与你睡一觉者。(做睡科)(王六斤同搽旦上,云)慢慢的走,赤、赤、赤。(搽旦、六斤做跳正末身上过)(打科)(正末云)哎哟,哎哟,甚么人劈劈泼泼,则管里打?(六斤云)是我都管。(正末云)都管,都管,你忒休都管了。(六斤云)夫人也在这里。(正末云)夫人,夫人,这早晚在这里。有甚么匀当?我别处睡去便了也。(下)(搽旦云)六斤也,我为你耽惊受怕,你休负了我心也。(六斤云)我若负心,我就该死也。(正末上)(唱)

【贺新郎】是谁人这早晚不寻常?俺的把曲槛斜穿,呀的将角门儿开放。是谁人这早晚往花园里撞?这嘶引定谁家一个艳妆?莫不是求食卖笑的红妆?(云)好也罗。(唱)荒淫怎坐夫人位。除了名字有何妨?着这个浪包搂一迷里胡厮谎。若拿贼做个证见,我着他望穿堂打会关防。(拿六斤科)(唱)

【梧桐树】你可便休想我把伊轻放,这公事决声扬。往往同知将他向,好也罗,将一个腌盆儿掇在他头直上。

(云)有贼也!有贼也!(搽旦云)这弟子孩儿无礼。我在这里直料来,有甚贼么?(六斤云)奶奶。与他些东西,买他不语。(搽旦云)我与他这枝金钗儿。(六斤云)兀那爪子也。你不要言语,我与你这枝金钗儿。(正末云)你做的歹勾当,倒与我枝金钗儿!(六斤云)悄悄的,休教同知听见。(正末云)同知这早晚做了个糟得恼了也。(同知上,云)兀那厮,你说甚么哩?(正末云)早是爪子不曾说相公甚么。(同知云)你也骂的我够了也。你怎么大呼小叫的?(正末云)相公,他两个在这坨儿哩。(六斤同搽旦骂科,云)爪驴!爪弟子孩儿!爪畜生!(三科了)(正末唱)

【四块玉】不索你厮掩藏,休倔强,(同知云)好是奇怪也,你回去罢。(正末云)洒家知道。(唱)我急走的去那厨房中我点着灯光,若是实呵小人请功赏。早来个可便黑洞洞的,如今照耀的来便刚朗朗,请同知觑见这二人的气象!

(搽旦云)同知,休听这弟子孩儿胡言汉语的。(同知云)气象怎的?小夫人。你在这里做甚么来?(正末云)他两个在这坨儿哩。(搽旦同六斤骂科,云)爪驴!爪弟子孩儿!俺在这里做甚么来?(正末唱)

【哭皇天】气的我一跳三千丈,(司知云)兀那后槽,有甚么勾当?你实说。(正末云)不是洒家在相公跟前说呵,(唱)相公若不信呵自觑当。不是我私过从硬主张,嗏,你莫不便要一纸从良。一个是夫人,一个是伴当。(带云)你既是夫人。更深半夜,兰堂画阁里不睡。(唱)黑洞洞的向一些花园里、花园里有甚勾当?你向那扑堂的土上,尚兀自印下这脊梁。(搽旦云)是这驴打滚来!(正末云)那个人肯做这等勾当?(唱)

【乌夜啼】请同知自向跟前望,夫人为甚么汗塌湿残妆?(搽旦云)是露水珠儿滴在我脸上来!(正末唱)都管为甚粉贴在鼻梁?(六斤云)我有些怕后,打了个白鼻儿。(正末云)夫人说波,都管说波,可怎生不言语?(唱)不似那昨来个爪驴、爪贼、爪马,叫吖吖的眼睛荒。(云)好也。(唱)不信你那扑扑的小鹿儿心头撞,打叠起无颜色,无情况,花言巧语,数黑论黄。(同知云)你说,他两人有甚么显证?(搽旦云)有甚么显证?你拿出来!(正末云)要见显证,金钗儿便是显证!(同知云)小夫人,这金钗儿不是你的?(搽旦云)我恰才着花枝儿抓在地下,这爪子拾了我的,他不还我。(同知云)夫人也,你这金钗儿吊了好几遭了也。(正末唱)

【尾声】则这金钗儿是二人口内的招伏状,更压着那十字街头犯由榜。这公事不虚诳,道得来捏住喉嗓,请你个、请你个水晶塔的官人都莫偏向。做贼来见赃,杀人来见伤。这的是都管的奸情唆狗,不是这后槽的谎!(下)

(搽旦云)相公,你歇息去。(同知云)夫人,你执料去罢,我歇息去也。(下)(搽旦云)六斤,我和你说:这等爪子在家里打搅,我明日则教同知赶了他去罢。俺两个可不自在也。(六斤云)奶奶,我则是磕头罢了。(搽旦云)收拾了门户,我歇息去也。(同下)楔子

(同知同搽旦、王六斤上)(同知云)昨日被后槽闹炒了一会也。(搽旦云)那个弟子孩儿,不似好人,偷东摸西,打发他去了罢!(同知云)夫人说的是。六斤,与我唤将那后槽出来。(六斤叫科,云)理会的。后槽安在?(正末上,云)相公唤洒家有甚勾当。我须见相公去。(六斤云)兀那爪子,为你磨了我半截舌头,要放你回去哩。(正末云)谢了哥哥。(见同知科,云)相公唤洒家有甚的勾当?(同知云)兀那厮,你当几时后槽了?(正末云)我该当一年。(同知云)当一年,还有多少时?(正末云)我当了半年了。(同知云)罢,我饶你半年,放你回去罢。(正末云)相公,我去也。我拜相公两拜。(同知云)你拜了我,你也拜夫人两拜么。(正末云)我不拜夫人。(同知云)你怎生不拜?(正末云)我曲不下这腰,洒家腰疼。(同知云)你若不拜呵,我不放你回去。(正末云)我葫芦提拜两拜罢。(唱)

【双调】【新水令】同知着洒家下班去不唤再休来,便有那包龙图把他也难赛。我则怕那王伯当,泼乔才,久后生心,(云)干我甚的事来?(唱)知他是和尚在钵盂在?

(同知云)兀那厮,去罢。(正末做叫六斤科,云)唆狗!唆枸!(六斤云)门口有传神的叫我哩。弟子孩儿,我叫做唆狗!我出这门来。(正末云)阿哥,可不道唆狗也。我去也,好处你便说些,歹处休说。阿哥,我去也。(六斤云)你去也,我知道。(三科了)(正末叫六斤云)唆狗!唆拘!(六斤云)他又叫我。我出的这门来。(正末云)阿哥。(六斤云)可早两遭也。(正末云)他是二夫人,你是伴当,你两个有这等勾当,道不的瓦罐不离井口破,我去也。(六斤云)你去罢,我知道了。(正末回头招手科)(六斤见科)(云)敢是唆狗?(正末云)这厮可搀了我的!(下)(同知云)后槽去了也。夫人,俺后堂中饮酒去来。(同下)(搽旦上,云)自家小夫人的便是。我如今和王六斤两个不得自在。我要合一服毒药来,或是茶里饭里着上,药杀了同知,我和王六斤永远做夫妻。唤将六斤来。(六斤上,云)奶奶,你唤我做甚么?(搽旦云)我和你不得自在。你合一服毒药来,药杀了同知,我和你永远做夫妻,可不好那?(六斤云)我知道。(搽旦云)好孩儿,不枉了。门首看着,则怕相公来家。(六斤云)理会的。(同知上,云)小宫衙门中回来,身子有些不好。夫人,安排一碗酸汤来,我吃者。(大旦云)我做去。(大旦拿汤上科)(搽旦云)拿来我尝一尝?没滋味。姐姐,你去取些盐醋来。(大旦下)(搽旦云)可拿那药来,放在碗里。(大旦上,云)有了盐醋了也。(搽旦云)姐姐,我才和他急聒了几句,相公有些怪我。你拿这汤去。(大旦云)相公,酸汤,你吃一口儿。(同知惊科)哎哟,怎生火光进散?谁做的汤来?(搽旦云)姐姐做的。(同知云)好夫人!我怎生歹着你,你有这等歹心?将大棒子来。(搽旦云)相公,你不要打他,他是你儿女夫妻。做这等勾当,你告他去,我是证见。(同知云)你也说的是。我家里打他,私置牢狱。我去衙门里告防御大人,走一遭去来。(下)

(防御领张千上,云)小官防御是也,今日在衙门中闲坐。令人,门首觑者,看有甚的人来。(同知上,云)可早来到也。不必报复,我自过去来。(做见跪科,云)相公与我做主者。(防御云)相公请起。有甚的事?(同知云)有我大夫人是儿女夫妻,他合毒药害我。相公与我做主者。(防御云)相公,你是同僚官,我难问。(同知云)相公,你若不问,我上司告去。(防御云)住、住、住,我问便问。谁是原告?相公。(同知云)我有二夫人做状头,合毒药的是王都管,药丈夫的是大夫人,并不干小夫人之事。相公与我做主者。(防御云)相公,我自有主意,(同知云)相公,回去也。(下)(防御云)这桩事我也难问。张千,说与张本,着他好生问,这桩事问成了呵,可来回我的话。将马来,我且回私宅中去也。(下)


第三折

(牢子上,云)手执无情棒,怀揣滴泪钱。晓行狼虎路,夜伴死尸眠。自家是五衙都首领。今有同知的大夫人、二夫人和王六斤,下在这牢里面。与我拿将出来!(大旦、搽旦同王六斤上)(搽旦云)俺两个又无罪过。俺这里坐的,看有甚么人来。(牢子云)不要大惊小怪,则怕有提牢官来。(正末扮令史上)(咳嗽科,云)我姓张名本,是这汾州西河县人氏,做着个令史。口则说个令史,也难。要知律令,晓史书,方可做的个令史。(做回头科,云)后兴,同知相公叫我牢里问事去,着你娘做些酷累来。我知同知家道上好生不明。正之在人,格之在己。休道前程苟贪,上察推天心,下察推地炁。明有祸福相随,暗有鬼神相报。然后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苍难欺也呵。(唱)

【商调】【集贤宾】我从那幼年间将吏道文字把,我去那儒吏上少书滑。笔尖上斟量一个轻重,案款内除减了增加。我则待惜黎民户减了差徭,须是我爱庄农一犁两耙。则俺那同知好将拦状插,前厅上审问撒达。这厮每其中必暗昧,就里决争差。

【逍遥乐】我与你亲身临牢下,自审个虚实,辩个真假。

(云)来到这牢门首也。扯动这绳子。(牢子做惊科,云)来了,来了。是提牢官来了,我开门去。(牢子开门、撞正末头、倒科)(牢子云)哎哟、哎哟,可怎么好?原来是提控,撞倒他怎么了?(正末云)这个是甚么门?(牢子云)这个是牢门。(正末云)可知是牢门,牢门里门上拴一条绳子,绳子上拴着铃子,有人来扯动这绳子,里面那铃子铎琅响一声,你便不合攒出得脑来。假若有那劫牢的来,一棍子打杀你,你死不争,孩儿也,你不带累他那官长么?(牢子云)提控说的是。(牢子做拿起笠子看科,云)坏了笠子了。(正末云)着个补笠子的补了者。(牢子云)理会的。(正末云)开了这门了,我进去。(做见大旦、搽旦科)(正末云)这个是甚么人?(牢子云)这两个是夫人,这个是都管。(正末做努嘴科)(牢子做拿旦、六斤云)过来跪者。(大旦、搽旦、六斤做跪科)(搽旦云)我又无罪过。我跪者,看他怎么放我起来?(正末问牢子云)你姓甚么?(牢子云)我不醒。(正末云)你姓甚么?(牢子云)哦,你问我姓甚么?我姓王。(正末云)庞?(牢子云)王。(正末云)黄?(牢子云)提控,我写与你看:三画中间一竖。是王。(正末云)你是三画王?(牢子云)我正是三画王。(正末云)三画王,把墨来。(牢子云)这一场苦又不善了。我又不是太医,着我把脉,没奈何。官差,依着他。(牢子拿正末手把脉科,云)一肝、二胆、三脾。(正末云)你做甚?(牢子云)你说着我把脉来。(正天云)是砚瓦上磨的。(牢子云)那个是墨?(正末云)是。(牢子云)无了墨了。(正末云)土地龛子上有块墨。(牢子云)理会的。他这有心记事,我寻去。真个有一块墨。提控,有了墨了。(正末云)三画王,砚瓦上灰吹了者。(牢子向正末吹科)(正末眯了眼科)哎哟,哎哟。(牢子云)嗨,眯了提控眼也。(正末云)媳妇儿,媳妇儿,过河来打打米米。(牢子云)甚么打打米米?(正末云)拿过来。(牢子云)靠前跪着!(正末云)你姓甚么?(六斤云)我姓王。(正末云)庞?(六斤云)王。(牢子云)提控,提控,他也是三画王。(正末云)你也是三画王?(牢子云)提控,正是三画王。(正末云)王甚的?(六斤云)王都管。(正末云)你都管谁?(六斤云)家前院后,都是我执料,叫我做王都管。(正末云)写官名。(六斤云)我是王六斤。(正末做写科,云)责状人王六斤又六斤。(牢子云)没我则这般道。(正末云)兀那厮,你招了者。(六斤云)你着我招甚么?(正末云)要你招了者!(六斤云)你着我招甚么?(正末唱)

【醋葫芦】我这里轻轻的将你那手腕儿捏,款款的将他这脚面儿踏。你若是招成了,我将你厮提拔,你身上休惹的粗棍子打。啋!咱两人好生的说话,(六斤云)干我甚事?冤屈也。(正末唱)没来由村丑生叫吖吖。

(云)责状人王六斤又六斤。(搽旦云)我又无甚么罪过,谁听你那言语?我家里去也。(正末云)三画王,他说甚?(牢子云)他说他无罪过,他要家里去。(正末云)三画王。(牢子云)有。(正末云)你待开了个牢门,教他去。(牢子云)理会的。我待开开这牢门。(正末云)你去,你去。可又不敢去。你觑的我个头似土块,气的我翻上倒下的。壁上孩儿,一簇簇画的来不曾哭,手里拿定把槌儿,打你奶奶眉楞骨。这个姐姐,是个夫人,你也是个夫人。这个姐姐,似凤凰飞在梧桐树,自有傍人话短长。(唱)

【幺篇】你可休把人来厮笑话,觑的人来似粪渣。打官司处使不着你粉鼻凹,觑不的铺眉苫眼乔势杀!(搽旦做扭捏科)(正末云)我那里受的他!(唱)百忙里便吊腰撒跨,(云)三画王,将大棒子来。(牢子云)理会的,有!(正末唱)半合儿勘你个搅蛆扒。(同知上,云)小官同知的便是。有我那大夫人,因奸合毒药药丈夫。我告防御大人,谁想防御相公不整理,分付与张本外郎他问这桩事。那个人又难说话。则怕他不知道我这家务事,我与他说一声去。来到这牢门首,拽动这牵铃索。(牢子云)来了,来了。不知甚么人,拽动这牵铃索。我开开这牢门。(做开门科,云)原来是同知相公。(同知云)张千,我家那桩事,如今怎么样?(牢子云)张令史正问这桩事哩。(同知云)你说一声,道我在门首,有话和他说。(牢子云)理会的。(见正末科)(正末做写科,云)同知。(三科了)(牢子云)牢门首有同知相公有请,有说的话。(正末云)你便道,外郎,牢门首有同知相公。怎么你走到我身边厢?同知,同知,着我写了两三个同知。(牢子云)谁着你写来?相公请提控说话。(正末出门见同知科,云)相公,你来这里,有甚么事?(同知云)张本,你不知道,我家那桩事,药丈夫是那大夫人,合毒药的是王六斤,并不干我那二夫人事。我和你说一声。(正末云)相公,你既知道,你自家问了罢,我行胡揾乱揾!你不揾,三画王,你关了门者。(牢子云)开了牢门,则怕磕你一个骨都。(正末云)三画王,关了牢门。(牢子云)是,我关了牢门。(俫儿上,云)我是忄敝执法的孩儿。我爹爹在牢里问事,我娘着送饭,我去,来到这牢门首。(做见同知,与唱喏科)(俫儿云)吞之。(同知云)这个是张本的孩儿,你那里来?(俫儿云)我爹爹在牢里问事哩,我娘着我送饭去。(同知云)来、来、来,与你这贯钞,替我买个蒸饼来。(俫儿云)我知道,我买去。(下)(同知云)我支转了他,将这一饼黄金,我放在这饭罐里。他若见,自知其意。(俫儿上,云)吞之,没了蒸饼了,还你钞。(同知云)我不要,就与你罢。(俫儿云)我不敢要。(同知云)为甚么不要?(俫儿云)俺爹爹知道,则道我受私哩。(同知云)忄敝舍,着您爹爹,休嫌少。(俫儿叫牢子科,云)牢子哥哥开门来。(牢子做开门科,云)我开开这门。原来是忄敝舍。你来做甚么?(俫儿云)我来送饭来。(牢子见正末科)(正末云)王六斤,王六斤。(牢子云)忄敝舍。(正末做慌科,云)接赦,接赦,开了牢门,装香来,请官,请官。(牢子云)做甚么请官?(正末云)你道接赦,接赦!兀那三画王,你来,你来!我姓张也那我姓忄敝?(牢子云)提控,
这个是我说的差了也。(正末云)教他过来。(牢子云)理会的。着你过去哩。(正末云)你娘家里做甚么来?(俫儿云)俺娘家里扎麻鞋哩。(正末云)一腿子麻鞋是甚么哩?卖二百文小钞,三口子老小盘缠。是甚饭?(俫儿云)和和饭。(正末云)着你娘做些酷累来,又是和和饭夹。(俫儿云)打你奶奶嘴!胡说。吃了罢。甚么酷累、酷累。(正末做抄饭,怕科)(唱)

【幺篇】则被这金晃的我这眼睛儿花腊搽,吓的我这手脚儿软剌答,可若是官司知道怎割杀?(云)后兴。(唱)你可是那里每将来,你与我疾道者,常好是心粗胆大。天也、天也,则被些小冤家送了这个忄敝知法。

(云)后兴,你牢门首见谁来?(俫儿云)见同知来。(正末云)同知说甚?(俫儿云)他说着你爹爹休嫌少。(正末唱)

【后庭花】颇奈这个打关节的姜子牙,你待搭救这犯奸情的女浣纱。你则怕萧相国差行了事,好、好、好,哎!你个包龙图能治家。(云)三画王!(牢子云)有。(正末唱)你与我换上沉枷,(牢子云)理会的。上枷。(正末唱)你可休将人来者剌。来日个坐早衙,大人行把状插。小夫人必事发,王都管必定杀。

【柳叶儿】呀,请你个大夫人休怕,浪包搂项带沉枷,说着教他丧胆亡魂怕。休那里括剌刺,叫吖吖,合毒药则是你个蛆扒。(云)三画王,打着者。(搽旦云)并不干我事,都是大夫人来。(正末云)打着者!(牢子打六斤科,云)理会的。招了者!招了者!(六斤云)我吃不过这打。罢、罢、罢,是我来。(搽旦云)是我来,是我来。不要打,我招了便了。(正末云)他可道招了也。点了纸,画了字。三画王,将纸来,封了这罐儿者。(牢子云)将纸来,封了这罐儿。(正末云)三画王,开了牢门。(牢子开门科)(云)理会的,开了门也。(正末见同知科)(同知云)张本,你问的事如何?(正末做扯住同知科)(唱)

【尾声】向前来扯住他,这公事怎干罢?把你上梁不正相公拿,原告人一步一棍子打。把他干连人监下,折证在蓟州府尹相公衙!

(正末并王六斤、搽旦、牢子同下)(同知云)这事不中也。我去央及防御相公去者。(下)

(防御上,云)我着张本问那桩事。未知如何。怎生不见来回话?(同知上,云)我去央及防御相公去者。(做见科)(同知云)相公,这一件事不好了也。我见张本的孩儿送饭去,饭罐儿里我做上一个金子。不想张本封了饭罐儿,他如今要上司告去哩,可怎了也?(防御云)他若上司告去,你便不能勾做这同知也。则除是你丈人张仲,他若认了,你便无事了。(同知云)他如今怪我,他如何肯认?(防御云)都在我身上。俺如今同去央及张仲去来。(同下)


第四折

(张千排衙上,云)喏!在衙人马平安,抬书案!(府尹上,云)清廉居府治,持法敢辞难?断狱能平允,民情得自安。小官乃府尹是也。今日坐早衙,张千,说与那六房吏典,有甚么该佥押的文书,将来我看。(张千云)告的相公得知,止有蓟州申将一纸,王六斤合毒药、用金打点那个文书来,人犯还未到哩。(府尹云)张千,若来时,报复我知道。无甚事,我且回后堂中去来。一自为官十数年,公平廉谨始称贤。但得心地无私曲,功名富贵总由天。(正末扮张仲上,云)老夫张仲,在这村乐堂闲坐。观着这四面真山真水,是好景致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我则见几行新雁写秋云,画堂中一天风韵。看梅山清隐隐,拖素杖那观门外水粼粼。野馆山村,便着那丹青手画不尽。

(同知同大旦上,云)夫人,这件事则除你父亲认了,俺便无事也。(大旦云)我理会的。咱见父亲去来。(同知云)俺见父亲去来。(大旦云)你则在门首,我先过去。(大旦做哭科)(正末云)孩儿,你那里去来?怎生不言语?(唱)

【步步娇】往常孩儿杨柳腰枝多丰韵,脸似桃般嫩,今日可怎生憔悴损?我则见绿惨红愁减了精神,为何因,背地里将啼痕来揾?

(云)孩儿,你为甚么来?你说。(大旦云)父亲,如今有同知的小夫人,因与王六斤做下不伶俐的勾当,合毒药下在汤内。同知看将出来,他赖是你孩儿来。有同知将俺具告到官。被张令史推问明白。有同知将金一饼,放在张令史饭罐内,救他小夫人。被张令史将金封记在官,要去上司告去。若去呵,这同知的官便难保也。怎生看你孩儿面皮,则说是父亲来。若认了这金呵,可也好也。(正末云)他如今在那里?(大旦云)见在门首。(正末云)你着他进来。(大旦云)理会的。同知,你自过去。(同知见正末科,云)父亲,这几日怎生不见你来家吃茶?(正末云)我可是敢来么那?(唱)

【殿前欢】怕不待叙寒温,(云)同知。你不知道。(同知云)父亲道甚么来?(正末唱)又着你道不应江亲者强来亲。只因咱多话着你心怀恨,休怪咱波女婿郎君。(同知云)我一径的来告父亲来。(正末云)你告我怎么?(唱)放着你那筑坟台女赵贞,索甚么闲评论!两个人相般弄,一个叠尸的伯当,一个是贤德夫人!

(同知云)父亲,有这饼金,若父亲肯认了,我便无事来。(正末云)老夫不知是甚么金子!(正末推同知出门科,防御云)同知,这一桩事如何?(同知云)相公,俺岳父不肯认这金。相公,你怎生劝一劝来。(防御云)不妨事,都在我身上。(见正末科,云)老相公,有这一饼金子,你若认了,同知相公便是无事的人也。(正末云)老夫不知甚么金子。(唱)

【川拨棹】我几曾见劝和人,打关节处厮勒掯。卖弄你巧语花言,施展精神。你常好是不依本分,这家私我无中文,掌王条理庶民。

【喜江南】过来波包龙图门中面糊盆,(做推防御出门科)(防御云)好无礼也。不认便罢,怎么推出我来?更待干罢?拿过那大夫人来,与我打着者。(做打大旦科)(大旦云)父亲救我者。(正末云)是我恶说了他来。(唱)常言道口是祸之门。打关节府尹怒生嗔,我这议论,便有那杀人的公事我招承。(防御云)既然如此,俺同见官去来。(众虚下)(府尹、张千上,云)聆音能鉴貌,奸伪自昭彰。小官府尹是也。昨日蓟州申到王六斤等一干人犯。张千,你与我律上厅来!(张千云)理会的。(做拿王六斤、搽旦、大旦、同知、张仲上)(见科)当面!(众跪科)(府尹云)合毒药是谁来?(王六斤云)是我来。(府尹云)送金是谁来?(张仲云)是老夫来。(府尹云)这桩事老夫尽知也。一行人听我老夫下断:二夫人败坏人伦,王六斤谋害情真。张孝友施仁重义,认送金回护姻亲。王同知复还旧职,大夫人无事拱明。今日个不能隐讳,将二人明正典刑!

题目古忄敝令史大断案

正名海门张仲村乐堂

+展开内容

【仙吕】一半儿_佳人才子共

[元代] 未知作者

佳人才子共双双,纨扇轻摇玉体凉,荷钱贴水满池塘。拭罗裳,一半儿斜披
一半儿敞。
南楼昨夜雁声悲,良夜迢迢玉漏迟,花梧树底叶成堆。被风吹,一半儿沾泥
一半儿飞。
见佳人缟素一身穿,阁着泪汪汪在坟墓前,哭着痛人天。一只手匙撩一半儿
蹇。
+展开内容

莫思乡 继重阳韵

[元代] 马钰

意马下功收。不放心猿暂出头。一点灵明归太素,何求。通六幽微罢运筹。芋栗更闲搜。知味闻香识破*。须向空中寻响亮,无休。真乐真欢
+展开内容

【中吕】喜春来过普天乐

[元代] 赵岩

琉璃殿暖香浮细,翡翠帘深卷燕迟,夕阳芳草小亭西。间纳履,见十二个粉蝶儿飞。一个恋花心,一个搀春意。一个翩翻粉翅,一个乱点罗衣。一个掠草飞,一个穿帘戏。一个赶过杨花西园里睡,一个与游人步步相随。一个拍散晚烟,一个贪欢嫩蕊,那一个与祝英台梦里为期。
+展开内容

江上阻风

[清代] 宋琬

睡起无聊倚舵楼,瞿塘西望路悠悠。
长江巨浪征人泪,一夜西风共白头。
+展开内容

摸鱼儿·东洲桃浪,潇湘小八景词之三

[清代] 王夫之

剪中流,白苹芳草,燕尾江分南浦。
盈盈待学春花靥,人面年年如故。
留春住,笑几许浮萍,旧梦迷残絮。
棠桡无数。
尽泛月莲舒,留仙裙在,载取春归去。
佳丽地,仙院迢迢烟雾。
湿香飞上丹户。
醮坛珠斗疏灯映,共作一天花雨。
君莫诉。
君不见桃根已失江南渡。
风狂雨妒,便万点落英,几湾流水,不是避秦路。
+展开内容

【双调】沉醉东风_红叶落火龙

[元代] 一分儿

红叶落火龙褪甲,青松枯怪蟒张牙。可咏题,堪描画,喜觥筹席上交杂。答
剌苏频斟入礼厮麻,不醉呵休扶上马。
+展开内容

【正宫】端正好_乐道撇罢了

[元代] 邓学可

乐道

撇罢了是和非,拂掉了争和斗,把心猿意马牢收。舞西风两叶宽袍袖,看日月搬昏昼。

【滚绣球】千家饭足可周,百结衣不害羞。问甚么破设设歇着皮肉,傲人间伯子公侯。闲遥遥唱些道情,醉醺醺打个稽首,抄化些剩汤残酒,咱这愚鼓简子便是行头。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钱明日求,散诞无忧。

【倘秀才】积书与子孙未必尽收,积金与子孙未必尽守,我劝你莫与儿孙作马牛。恰云生山势巧,早霜降水痕收,怎熬他乌飞兔走。

【滚绣球】恰见元宵灯挑在手,又早清明至门插柳。正修禊传觞流曲,不觉击鼍鼓竞渡龙舟。恰才七月七,又早是九月九,咱能够几番价欢喜厮守?都在烦恼中过了春秋。你子见纷纷世事随缘过,都不愿急急光阴似水流,白了人头。

【倘秀才】有一等造园苑磨砖砌甃,盖亭馆雕梁画斗,费尽工夫得成就。今日是张家地,明日是李家楼,大刚来只是翻手合手。

【滚绣球】刬荆棘凿做沼池,去蓬蒿广栽榆柳。四时间如开锦绣,主人公能得几遍价来往追游?亭台即渐摧,花木取次休,荆棘又还依旧,使行人嗟叹源流。往常间奇葩异卉千般秀,今日个野草闲花满地愁,叶落归秋。

【呆古朵】休言尧舜和桀纣,都不如郝孙谭马丘刘。他每是文中子门徒,亢仓子志友。休说为吏道的张平叔,做烟月的刘行首。若不是阐全真的王祖师,拿不着打轮的马半州。

【太平年】汉钟离原是个帅首,蓝采和本是个俳优,悬壶翁本不曾去沽油,铁拐李险烧了尸首,贺兰仙引定曹国舅,韩湘子会造逡巡酒。吕洞宾三醉岳阳楼,度了数千年的绿柳。

【随煞】休言功行何时就,谁道玄门不可投?人我场中枉驰骤,苦海波中早回首。说甚么四大神游,三岛十洲。这神仙隐迹埋名,敢只在目前走。
+展开内容

金缕曲 题西子思乡图,即代西子自叹

[清代] 堵霞

容易韶华度。最难堪,秋容惨淡,秋声凄楚。江畔芙蓉刚半吐。

多少月笼烟护。那似我,随风飘堕。遥望乡园何处是,怎苍苍、独把红颜妒。

全不管,捧心苦。

屧廊深邃宫闱暮。甚来由,娇丝脆竹,朝歌夜舞。听说沼吴须籍妾,武将谋臣几许。

偏用着,温柔戈斧。他日身随荒草没,更何从、认取耶溪路。

无限恨,向谁诉。

+展开内容

定署思乡

[清代] 缪燧

廿载吟怀落酒尊,萧萧白发镜中存。微官鸡肋初无味,旧梦莼鲈只独论。

极目烟波愁海国,比邻言笑忆江村。剧怜黄歇坟前路,夜夜寒潮自到门。

+展开内容

思乡

[当代] 崔荣江

秋栏倚菊独飞觞,明月依稀映故乡。
聊赖贪杯生一梦,困酲无那愈愁肠。
+展开内容

菩萨蛮 其二 思乡

[近现代末当代初] 金启孮

故乡何事劳相忆。
枝头又见春消息。
岁月易蹉跎。
恼人情绪多。
幽燕成阻隔。
梦绕蠕蠕塞。
纵得梦还家。
落残桃杏花。
+展开内容

收藏/分享

分享「思乡的诗/关于思乡的诗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