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

[清代] 项鸿祚

阑珊心绪,醉倚绿琴相伴住。一枕新愁,残夜花香月满楼。
繁笙脆管,吹得锦屏春梦远。只有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

+展开全文

写作背景

项鸿祚《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写作背景

这首词的具体创作年代不详。这首词收于《忆云词》甲稿,是项鸿祚二十五岁前所写,为夜闻隔墙歌吹声有感而作之词。

译文注释

项鸿祚《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译文注释

译文
心情惆怅心绪低落,醉后倚靠着绿绮之琴独自愁苦。满枕新愁无处倾诉,长夜将尽花香袭人月光照遍小楼。
隔壁不知是谁吹奏出急促的笙歌,把我这锦屏美梦相思之情吹走。只有这绿荫匝地的垂杨啊,不放秋千的影子越过墙头。

注释
减字木兰花:词牌名,唐教坊曲,双调四十四字,上下片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平仄韵互换。歌吹:歌唱和吹奏。词中偏指吹奏。
阑珊:纷乱的样子。此处形容人物情绪。
绿琴:绿绮琴,传说司马相如作《玉如意赋》,梁王悦之,赐以绿绮琴。后即用以指琴。
残夜:夜将尽。
繁笙(shēng):谓笙声繁密。脆管:清脆的笛声。
锦屏:鲜艳华美的屏风。此处代指华贵的卧房。
秋千:一种体育活动用具。此处代指荡秋千的女子。

作品赏析

项鸿祚《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赏析

作者家世巨富,而天生情种。但这首词中流露出来的愁绪,并非如晏殊《珠玉词》一般的闲愁、轻愁,而是沉挚的深愁。这是生命意识觉醒的标志,唯有真正热爱生命,真正认真生活的人,才会感觉到如此深重的愁情。他们太依恋春天的美好,也太担心春天的逝去,所以他们比平常人感受着更多的愁苦。

上片,作者从阑珊的春意写起,为读者描绘了—幅春夜愁思图。开头两句写作者感到春意阑珊,心绪惆伥。在酒醉后漫倚绿琴,四周一片寂寥,只有绿琴相伴。作者首先交待了时间、地点。时间已到了春末夏初时节,春花开始凋落,面对阑珊的春意,作者内心不禁涌起万般惆怅。项鸿祚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作者,正如他自己在自序中说的“生幼有愁癣”。故“其情艳而苦,其感于物也郁而深。”因此,在这样一个寂寥宁静的春夜,作者万般的愁绪无处排遣,只好借酒浇愁。但醉后的心境更是寂寥,于是只好以琴为伴,暂且用琴声慰藉一下孤寂的心情。这里的“相伴住”,形象地写出了作者想以琴排忧,却又心绪皆无的情景。“一枕新愁”二句,写作者夜深难眠,满腹愁绪。“残夜’’正是人们熟睡之际,而作者却嗅着庭院花香,看见满楼月色。这“残夜花香月满楼”句,暗示了作者难以成眠,使读者好像看到作者睁眼不寐沉思忧郁的形象。“一枕”句也生动地勾出作者愁绪绵绵,辗转反侧之状。“新愁”到底是什么,这里没有说,作者在下片才以含蓄的笔法暗示出来。

下片作者用含蓄的笔墨道出了这种“新愁"的由来。“繁重绝管,吹得锦屏春梦远”,终于道出了是隔墙邻居家繁杂的管弦乐声,把自己难成的春梦吹向了遥远的地方。从句子表面来看,似乎是比邻的弦管乐声搅得自己难以入睡,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作者的托词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作者对隔墙佳人的思恋,才使得他卧不安席。这一点在结尾一句中含蓄地表现了出来。

“只有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打秋千的女子,这才是作者为之辗转反侧而产生“一枕新愁”的根源。夜深人静,作者因相思而产生的种种愁绪却无法传递绐对方。因此,只好把这种哀怨发泄到了庭院中的垂杨上,仿佛那静静的垂杨也不解人意,偏偏挡住了作者的视线,从而使他连荡秋千的女子的影子也看不到。表达了作者对佳人深深的爱恋,却又无法向对方表达的惆怅与哀怨。

总之,这首词以其清新幽怨的风格,缠绵委婉的笔调,以情写景,景中寄情,抒发了作者内心真实的思想感情,读来令人感到真挚自然。

作品评析

项鸿祚《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评析

《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是清代词人项鸿祚所作的一首词。上片写主人日夜与琴相伴,愁绪满怀。下片以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只有笙管声悠悠传来,衬托主人公处境幽独。这首词在技巧上,以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来反衬歌吹声之过培。又以隔院繁笙脆管的热闹欢乐,来反衬自己的春夜幽独的意绪。这首词体制短小却韵趣多姿。构思尤为精巧,以曲致的笔触描画了词人单恋之苦。小词构思灵巧,宛转入情。

名家点评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彭国忠:就题目所示,这首词要写听乐的感受,但实际上,整个上片写的都是主人公在墙这边的所作所为,盖词之本意,乃在于表现主人公春夜的情感流程,墙这边的自然时空和情感时空,可以看作是接受歌吹声一种心理准备,它至少保证了对歌吹的非排斥。全词很平,很淡,却很有味,那人的阑珊心绪,无人欣赏的花香和月辉,垂杨、秋千影与墙,仿佛都在诉说着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词的后二句,有白居易《琵琶行》所说的“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不放”二字硬将了无关系的垂杨、秋千和墙三方拉到一起,有化静为动之妙。这首词仿佛都市流行歌曲,传达的是某种意绪,而非歌词本身。

安徽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惠淇源《婉约词全解》:残夜花香,月满西楼,醉倚绿琴,无人相伴。一枕新愁,心绪阑珊。而繁笙脆管,隔墙传来,使人难于入梦。结句“只有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含蓄地透露了诗人“一枕新愁”辗转反侧的忧郁情怀。这首小令,细腻地抒写了作者此时的情怀。缠绵委婉,意境清新,词中有画,画中寄情。

项鸿祚简介

清代项鸿祚的简介

项鸿祚(1798~1835)清代词人。原名继章,后改名廷纪,字莲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道光十二年(1832)举人,两应进士试不第,穷愁而卒,年仅三十八岁。家世业盐筴,巨富,至君渐落。鸿祚一生,大似纳兰性德。他与龚自珍同时为“西湖双杰”。其词多表现抑郁、感伤之情,著有《忆云词甲乙丙丁稿》4卷,《补遗》1卷,有光绪癸巳钱塘榆园丛刻本。...[项鸿祚的诗词]

收藏/分享

分享「清代诗词」到:


Parse error: syntax error, unexpected '}', expecting end of file in /www/wwwroot/shicixuexi.com/wwwroot/caches/caches_template/default/content/001footer.php on line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