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汪茂荣的诗词

汪茂荣,男,1962年生,安徽省桐城市人。安徽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中学高级教师。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持社社员、中华诗词(BVI)研究院特约编辑、“诗教网”第二届国诗大赛评委、安徽省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桐城派研究会理事、安徽省李鸿章研究会理事、“安徽省近百年名家诗词别集丛书”编委、桐城市书法家协会学术顾问、桐城市诗词学会副会长、《桐城诗词》主编。著有《懋躬丛稿》,点校出版《睫闇诗抄》、《周弃子先生集》、《海外庐诗》、《诗法通微》、《坚白精舍诗集》、《周退密诗文集》、《唐玉虬诗文集》(后二种与刘梦芙教授合作。以上各书均由黄山书社出版)。主编《安徽桐西汪氏宗谱》。“汪茂荣旧体诗选”获《诗潮》杂志社2013年“最受读者喜爱的诗歌奖”年度金奖。
+展开汪茂荣简介

南海泛舟至讯洲岛次顾亭林《海上四首》韵 其一

[当代] 汪茂荣

草玄不觉二毛侵,问字何人载酒临。
遍地淫哇生兴浅,周天萧瑟入秋深。
南来旧雨收三益,北至新诗敌万金。
胸次狂能呑涨海,骑鲸跋浪仗同心。
+展开内容

十一日晨,脂车待发,犹与诸同人觅间游祭鳄台。好古成癖,韩公有知,当亦为之胡卢

[当代] 汪茂荣

道敝文衰任一身,南荒宣化属斯人。
逆鳞甘犯江湖险,祭鳄苦全天地仁。
古渡风犹轻利涉,新亭碑傥重儒珍
神州尽有恶溪恶,淑世谁思与德邻?
注:① “鳄渡秋风”,潮州八景之一也。

② 台上新建“鳄渡秋风亭”,亭内树巨碑一。

③ 韩江旧名恶溪。
+展开内容

湘子桥漫步

[当代] 汪茂荣

仙凫一去慕韩多,千载桥犹名未磨
飞阁高宜招海月,连舟轻可擘江波
不辞驴马年年渡,肯许蛟鼍日日过?
徙倚前人定输我,榷关勿怵吏讥呵
注:① 桥传为韩湘子建,实则首建于宋乾道七年(1171年),相继曰康济桥、广济桥,湘子桥乃民间俗称。

② 茅以升誉湘子桥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

③ 用赵州从谂禅师典。

④ 方志载:郡县以广济桥为盐船所必经,乃始榷取盐税。
+展开内容

韩山雅集

[当代] 汪茂荣

新知旧雨集南华,玉屑霏堪笼碧纱。
大雅能扶凭只手,微言相感动千家。
殊无绝诣从挥麈,渐有功夫到吃茶
格磔钩辀闲处领,此来端不负侯芭。
注:① 社友有善清言者,娓娓移时,殊多兴味。

② 到潮数日,吃功夫茶者屡。“吃茶去”,赵州禅话头也。

③ 粤语多保存古音。
+展开内容

黄山汤口午餐

[当代] 汪茂荣

拨雾何须半日程,坐驰耳已聒泉鸣。
大千尘易从头濯,方寸心难彻底清。
绕座松摩青嶂远,凭栏人抚白云平。
有车那计无鱼食,饱饭犹堪事午征。
+展开内容

峨嵋报国寺

[当代] 汪茂荣

名山发始地,报国觅丛林。
超世机缘浅,移情云水深
一钟潮海岳,七佛证婆心
并世挽波劫,黄炎孰可任?
注:① 寺外有峨秀湖
② 寺中大钟原由圣积寺移至,重二万五千斤,为全山第一。
③ 寺中第三进为七佛殿。
+展开内容

凌云山

[当代] 汪茂荣

不作汉嘉守,何妨游一遭。
江流萦岸曲,梵宇切云高。
兴发属吾党,心空谢尔曹。
溪毛荐坡老,小阁坐人豪
注:① 东坡诗云:“生不愿封万户候,亦不愿识韩荆州,但愿身为汉嘉守,载酒时作凌云游。”
② 凌云寺
③ 东坡楼,内有坡翁塑像。
+展开内容

十一日晨,脂车待发,犹与诸同人觅间游祭鳄台。好古成癖,韩公有知,当亦为之胡卢

[当代] 汪茂荣

道敝文衰任一身,南荒宣化属斯人。
逆鳞甘犯江湖险,祭鳄苦全天地仁。
古渡风犹轻利涉,新亭碑傥重儒珍
神州尽有恶溪恶,淑世谁思与德邻?
注:① “鳄渡秋风”,潮州八景之一也。

② 台上新建“鳄渡秋风亭”,亭内树巨碑一。

③ 韩江旧名恶溪。
+展开内容

南海泛舟至讯洲岛次顾亭林《海上四首》韵 其一

[当代] 汪茂荣

草玄不觉二毛侵,问字何人载酒临。
遍地淫哇生兴浅,周天萧瑟入秋深。
南来旧雨收三益,北至新诗敌万金。
胸次狂能呑涨海,骑鲸跋浪仗同心。
+展开内容

湘子桥漫步

[当代] 汪茂荣

仙凫一去慕韩多,千载桥犹名未磨
飞阁高宜招海月,连舟轻可擘江波
不辞驴马年年渡,肯许蛟鼍日日过?
徙倚前人定输我,榷关勿怵吏讥呵
注:① 桥传为韩湘子建,实则首建于宋乾道七年(1171年),相继曰康济桥、广济桥,湘子桥乃民间俗称。

② 茅以升誉湘子桥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

③ 用赵州从谂禅师典。

④ 方志载:郡县以广济桥为盐船所必经,乃始榷取盐税。
+展开内容

韩山雅集

[当代] 汪茂荣

新知旧雨集南华,玉屑霏堪笼碧纱。
大雅能扶凭只手,微言相感动千家。
殊无绝诣从挥麈,渐有功夫到吃茶
格磔钩辀闲处领,此来端不负侯芭。
注:① 社友有善清言者,娓娓移时,殊多兴味。

② 到潮数日,吃功夫茶者屡。“吃茶去”,赵州禅话头也。

③ 粤语多保存古音。
+展开内容

次啸云师韵感时

[当代] 汪茂荣

金瓯新奠泰山安,盈耳纶音拨置难。
挟纩殊怜三伏暖,吟诗尚怯五更寒。
齐家无处室虚白,蠹国有人颜渥丹。
领略牵丝游戏意,莫成轻命倚危栏。
+展开内容

谒青山李白墓

[当代] 汪茂荣

春山如笑镜中涵,卅载心仪此共探。
差喜寻诗门不二,尚怜邀月影成三
并时子美难兄弟,异代玄晖许靳骖。
一卷何尝憎命达,千秋咀味有余甘。
注:① 园内有“寻诗径”。
② 园内有“李白邀月像”。
③ 《世说新语·德行》:“陈元方子长文有英才,与季方子孝先各论其父功德,争之不能决。咨于太丘,太丘曰:‘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又杜甫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展开内容

登敬亭山至太白独坐楼戏作

[当代] 汪茂荣

北郭名山开画图,遮天竹海绿平铺。
路如楚女束腰细,人似吴牛喘月粗。
岚气看扶双塔立,花光引坐一楼孤。
敬亭序继兰亭序,妙语联成美且都
注:① 山在宣城北五里。
② 双塔在敬亭山南麓,建于北宋绍圣三年。
③ 社友有掇改兰亭句以纪游者,恢嘲杂出,殊堪发噱。
+展开内容

宣城谢朓北楼

[当代] 汪茂荣

驱车怵入市廛深,十丈红尘感不禁。
坐失修眉浮远岫,只余麻雀噪平林
六朝诗兴归清发,百代文心藉觅寻。
那得开关北楼上,临风怀约谢公吟。
注:① 楼在闹市区。 ② 楼四围多打麻将者。 ③ 楼未开放,绕行一周而已。
+展开内容

题张耕、江虹贤伉俪“画为媒”二回画展

[当代] 汪茂荣

三槐门第旧多才,弓冶犹传二妙来
赁庑孟梁同气味,擘笺赵管各心裁
美如红袖添香入,清似白莲承露开
笔墨千秋此先卜,熙熙待再赏春台。
注:① 张耕为清文华殿大学士张英第十二世孙。
② 孟梁:孟光、梁鸿。
③ 赵管:赵孟頫、管道升。
④ 江虹工仕女。
⑤ 张耕擅画白莲。
+展开内容

黄山汤口午餐

[当代] 汪茂荣

拨雾何须半日程,坐驰耳已聒泉鸣。
大千尘易从头濯,方寸心难彻底清。
绕座松摩青嶂远,凭栏人抚白云平。
有车那计无鱼食,饱饭犹堪事午征。
+展开内容

凤凰源

[当代] 汪茂荣

略彴横陈履虎危,丹梯一线捉云飞。
泥人石镜才窥影,掠眼林猿已见机。
虚壑闻藏巨舟杳,真源剩觉大音希。
茅亭坐对高圆外,三六峰寒写碧薇。
+展开内容

读钱钟书先生《槐聚诗存》

[当代] 汪茂荣

迥不犹人体别裁,骈臻众美亦悠哉。
狂来并世无余子,数去同光少此才。
书卷游遨弃刍狗,天机坌涌戏婴孩。
风神直似藐姑射,肯和乘时动地雷?
+展开内容

光严古寺

[当代] 汪茂荣

西川名第一,风物掣游车。
贝叶传经藏,卿云护帝居
观空花寂寂,味有竹如如。
清啸人何往?
长松待问渠
注:① 明初,高僧悟空曾由西藏携梵文贝叶经一部回寺。

② 传靖难之役,建文帝曾违难隐居于此。

③ 古寺又名翠围院,陆游《翠围院》诗云:“将归兴未尽,清啸倚长松。”
+展开内容

大明寺双楠

[当代] 汪茂荣

双楠岂天种,小谪落人间。
知命赦斤斧,全真隐蜀山。
龙飞轻魏阙,虎卧重禅关。
坐赏千年画,婆娑敌石顽。
+展开内容

峨嵋报国寺

[当代] 汪茂荣

名山发始地,报国觅丛林。
超世机缘浅,移情云水深
一钟潮海岳,七佛证婆心
并世挽波劫,黄炎孰可任?
注:① 寺外有峨秀湖
② 寺中大钟原由圣积寺移至,重二万五千斤,为全山第一。
③ 寺中第三进为七佛殿。
+展开内容

伏虎寺茗坐

[当代] 汪茂荣

山桥压涧表,楠木探天根
离垢上方净,布金中土尊。
已惊威虎伏,犹憾毒龙翻。
小憩茶瓯在,未输杯酒温。
注:① 山多楠木
+展开内容

宿嘉州

[当代] 汪茂荣

卧我层楼上,嘉州夜未央。
江声侵旅梦,渔火识归航。
酒力摄心暖,霜威透骨凉。
他年忆巴蜀,诗料满奚囊。
注:① 嘉州宾馆外即为岷江。
+展开内容

凌云山

[当代] 汪茂荣

不作汉嘉守,何妨游一遭。
江流萦岸曲,梵宇切云高。
兴发属吾党,心空谢尔曹。
溪毛荐坡老,小阁坐人豪
注:① 东坡诗云:“生不愿封万户候,亦不愿识韩荆州,但愿身为汉嘉守,载酒时作凌云游。”
② 凌云寺
③ 东坡楼,内有坡翁塑像。
+展开内容

谒潮州韩文公祠一百韵

[当代] 汪茂荣

南来三千里,幽赏觅此处。
风物冠岭东,尤得人文助。
山擎笔架立,江犹以韩著
蹑级破空青,倏尽大衍数
郁郁四大字,历劫靳题署
橡树渺无存,木棉龙虎踞。
弥天张素书,业勤警逸豫
碑刻何琳琅,笔力惊脱兔;
千秋仰止心,伊谁罄积愫。
瞻谒端居姿,栩栩可言晤。
眸子焉廋哉,一若有远虑。
想公生不辰,五鬼蹙世路。
君子讵忧贫,所忧道迷误。
维时二氏横,猖狂阻天步。
仁义充塞余,直为斯民惧。
抉经执圣权,卫道公殆庶。
鸣鼓攻异端,遂撄庸主怒。
那惜衰朽质,翻谪南荒去。
人情何能堪,公也安若素。
有如居九夷,岂以陋自恕?
素其位而行,即此天所予。
殊同以资迁,夙夜勤治务。
洞究滨海俗,计庸免典雇。
紫稻盈南亩,鱼蟹渐饶裕。
潮人乐陶陶,闾阎歌五绔。
仁民遂及物,物有蔑王度。
据处肆餮饕,暴虐殊可恶。
睅然争长雄,如公岂阿附?
人亦可茹柔,公则刚不吐。
露布祭鳄文,继以治鳄具。
先施而后诛,张弛见善驭。
终驯冥顽灵,丑类南徙遽。
物我均相安,进增生人趣。
既富且庶矣,一何多建树;
而公视不足,得非文教故?
州学废日久,王庭贡未赴。
治民首教化,端赖学校布。
十室有忠信,此州焉别骛?
忠孝行不劝,尸位鄙禄蠹。
乃捐膏火资,拔尤择良傅。
敬敷五教成,余事到章句。
庶兴恺悌风,海滨俨邹鲁。
尊公百世师,崇祠范金铸。
饮食必祭祀,千载有余慕。
朅来丁艰屯,狂澜莫砥柱。
似公强项者,畴能旦暮遇?
遂听世情非,种种堪咒诅。
作俑咎谁尸?
西学应控诉。
始以进化倡,新变即福祚;
次为民权竞,庸众尽可预;
卒乃重科学,蒙昧蹶然寤。
凡百卮言出,一察自吹嘘。
格以子所绝,殊属意必固。
哀哉耳食流,嗜膻趋若鹜。
大道日摧颓,甘为西奴倨。
进化何由适?
竞利猛如虎;
民权胡为张,窃国打逛语;
科学底以尊?
役物丛怨府。
夫道一而已,此是彼必措。
以夷变夏道,其与仁龃龉。
道存国斯存,儒可医沉痼;
弘道是在人,韩公殆可伍;
人则兴于诗,诗教尤关注。
一昨韩师院,海内髦士聚
高文论诗教,拨乱反令誉。
不意正始音,此日方餍饫。
溯自“五四”来,民粹沛莫御。
千金重椎轮,敝屣弃大辂。
诗词当其冲,首被谥陈腐。
锻炼三字狱,忍心加刀锯。
转乞田舍汉,僭窃风雅主。
小人甘下达,抵死犹不悟。
诗词乃奇葩,厥品自天赋。
风骚开传统,源远流有序。
百代富作手,遑论陶李杜。
屈指廿世纪,尤堪称翘楚
不见秦威下,百舌学鹦鹉;
惟此游夏徒,谔谔莫能侮;
执简书国难,取瑟歌民苦;
以视犬儒辈,媕娿殊无取。
人格即诗格,端在脊梁竖。
委身媚势要,究难避钺斧。
君看弄潮儿,斯须虎变鼠。
以之方彼美,冠冕定谁许?
是故所系大,与道隆污屡。
当其声光熸,天地亦错忤。
吾人于此际,明夷利撑拄;
风雅勤扶持,元气力培护。
盱衡神州内,岂少道义侣?
即如韩江畔,弦歌犹健举。
传道复授业,远承韩公绪。
诸生皆通方,于以受惠普。
吟声满天地,诗卷写旁午。
陶成君子德,孰谓世无补?
是则赖贤劳,功在诗教巨
韩公若有知,亦当颔首俯。
吾知之何斯?
知之韩祠庑。
韩山青苍苍,韩江入海舞。
任重而道远,要当一气鼓。
安得起韩公,伫看鲲鹏翥!
注:① 韩文公祠位于潮州市韩江之滨、笔架山西麓。

② 山行历51级台阶,以纪念韩公五十一岁来潮州也。

③ 韩祠门额“韩文公祠”四字为胡耀邦甲子岁所题,丙寅后仍沿用不废,殊为难得也。

④ 韩公手植橡木今已不存。

⑤ 祠前广场石雕作巨书状,上刻《进学解》名句:“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⑥ 由中华诗教学会、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持社、韩山师范学院联合主办之“近百年传统诗词高峰论坛”于2013年11月8-10日在韩山师范学院召开。

⑦ 刘梦芙先生发言云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以诗词成就最高,所论极有理据,堪发百年之覆。

⑧ 韩师院诗教成绩斐然,赵松元、陈伟诸先生厥功伟矣。
+展开内容

重读唐王之涣诗《登鹳雀楼》感赋

[当代] 汪茂荣

嗟余束发读唐诗,如饮醇醪不觉醉。
国于天地与有立,人文熠熠斯为贵。
是谁囊括一世豪,弥天聪明藉鼓吹。
万物纷纭挫笔端,缘情绮靡入美备。
宛似百川汇巨浸,名章络绎不自閟。
就中旗亭画壁手,蕞尔短章尤颖异。
朗吟更上一层楼,顿觉洪钧转一气。
不啻五言敌长城,龙象力足振盛世。
因思诗者非小道,盈虚殊自关兴替。
九天阊阖开宫殿,唯唐诗堪相表里。
晚近国运渐不竞,诗耶文耶并受累。
稗贩泰西黠者谁?
忍看国粹敝屣弃。
遂使风雅成绝学,并世鄙吝识何味?
天意从来存剥复,郁极而发反掌易。
比见举世属震方,周邦维新富经纬。
越唐迈汉名宙合,诗国疆拓得无类?
润饰休明恃人文,华夏诗教终广被。
即如蒲坂久濡染,诗乡当之庶无愧
我今三复黄绢辞,胸次郁勃兴不匮。
安得把臂王季淩,鹳雀楼高振风袂;
极目中国梦圆日,诗涌黄河排天地!
注:① 永济古称蒲坂。

② 永济市先后获“中华诗词之乡”、“中国诗人之家”之美誉。

③ 王之涣,字季淩。
+展开内容

游披雪瀑

[当代] 汪茂荣

秋冬难为怀,古人先我语。
龙眠比山阴,劣堪呼尔汝。
穷秋遣岑寂,把臂集游侣。
负郭杀山势,驱车逆可睹。
连塍积禾秆,谷登业入庾。
蓬雀噪新晴,遗秉饭饥鼠。
弥望枫绚红,屏矗忽若阻。
騞然大壑开,巨灵曾挥斧。
荦确入杳冥,谷风侵肺腑。
路绝挹前瀑,一线缀若缕。
时当枯水期,崩雪憾未举
弇口张广腹,罂巨直何补。
想当梅月中,千壑蛟龙舞。
拔木走山石,天地尽鼓努。
喧豗聚众流,势来莫可御。
银河泻九派,堕石迸飞雨。
潴为千尺潭,百怪生水府。
腥风噀人寒,思之犹栗股。
翻然蹈其背,继觅龙中处
有亭堪小憩,缚茅岂戴祖
曲涧溯且长,巨石卧如虎。
世无李将军,怵惕谁挽弩?
转喜清浅水,游鲦布三五。
返照潭壁上,摩挲宋题署
前此惜抱翁,留连殊有取。
感慨成妙文,刻石惠游旅
吾人尊先贤,宝之非佞古。
而此山水情,直可承遗绪。
庶寻舞雩乐,深味五斗侮。
有如此行游,浊气藉一吐。
惜未访奇松,日色已过午。
归来多余兴,轰酒饱鸡黍。
醉中裁此诗,得无讥鹦鹉。
注:① 全瀑分三段,前段曰“前瀑”。

② 后瀑北面崖壁有隶书石刻“崩雪”二字,年代、作者名姓不明。

③ 瀑中段曰“披龙”。

④ 戴名世曾祖戴震(东鲜)曾筑亭瀑上,名曰“响雪亭”。

⑤ 溪谷崖壁有宋绍圣间游人题刻。

⑥ 姚鼐曾于乾隆四十年七月游披雪瀑,撰文《观披雪瀑记》。今文已刻石道右,以为观览。

⑦ 溪谷尽处有吾邑最大之罗汉松,以日短力竭未及往游。
+展开内容

天柱山桃花次退之《杏花》韵

[当代] 汪茂荣

山角数枝烧晴空,人间万树已敛红。
居常悒怏同白子,夭夭喜又咏国风。
二月三月春风里,西园纷纷斗异同。
十丈红尘走冠盖,衒媒自诬造化功。
人面桃花那相映,可怜滥着屠沽中。
片刻繁华殊易了,降格徒负花满丛。
岂如此处开寂寞,四月红晚敌霜枫。
涧竹谷兰镇为友,占断风月善处穷。
迁地为良移轻薄,翛然翻有高士风。
问津恐生秦人怒:去去饶舌似渔翁!
注:① 白居易《大林寺桃花》:“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展开内容

读刘梦芙先生《啸云楼诗词》感赋百二十韵

[当代] 汪茂荣

粤闻啸云楼,崔嵬临无地。
左拍天柱峰,右挹皖江水。
巨木森万行,云蒸敷霞蔚。
中有圣人徒,吐纳元龙气。
汲古得修绠,槃槃才不易。
刚柔日伐山,便便五经笥。
余事作诗人,三昧恣游戏。
吟咏从阖辟,宫商竞抗坠。
道艺岂殊途,风骚会深意。
沟通唐宋邮,疏凿诗词异。
挥霍风云笔,投艰无不利。
万物莫遁形,浚发天地秘。
奇思与妙想,大句足经纬。
摧刚为柔处,妙得味外味。
方今孰抗手,与古堪并辔。
多文信为富,恍入百宝肆。
六丁不取将,霏屑间钩致。
岂独走僵湜,并可泣精魅。
尝鼎才一脔,餮饕每殊嗜。
铁网珊瑚编,何日适寤寐?
今夏草木长,失喜朵云贲。
开卷尽珠玑,大美无不备。
醍醐灌顶凉,讵止破午睡?
轻按金石节,深味第一义。
什袭珍藏之,摩挲殊感喟:煌煌吾中华,文明破蒙翳。
岳峙渊渟久,博大莫思议。
屈指五千年,东西俱衣被。
诗虽为小道,并世亦顶礼。
天人贯冥搜,造微入真际。
诗人恒河沙,更仆难数记。
遥溯洪荒初,世风斯无伪。
野老歌帝力,击壤乐遐懿。
卓荦三百篇,诗教敦行谊。
方驾唯楚些,骚心感不匮。
两京乐府歌,天籁滋吾愧。
建安重三曹,风骨振叔季。
迤逦至六代,纂组等技艺。
陶谢真俊髦,覆帱均百世。
巨浸汇三唐,鱼龙赏壮丽。
李杜不世才,韩亦森可畏。
王孟淡可茹,元白精美刺。
他若温李伦,两部足鼓吹。
宋人鄙牛后,尚意树别帜。
苏黄腹笥丰,驱遣困万类。
意到遂笔随,视唐殊睥睨。
元明等自郐,纷纷徒辞费。
松雪女郎材,遗山欠纯粹。
七子迂可念,音节犹精锐。
公安市井儿,鄙俗待浣胃。
荆天棘地中,竟陵聊自慰。
起衰曼殊朝,流派鳞栉比。
轩轾任雌黄,要为有真诣。
无乃集大成,盛极难为继。
新会倡革命,九仞欠一篑。
而我悲绩溪,白话工狐媚。
引车卖浆语,不啻连城贵。
褦襶意蠢蠢,摇唇助既济。
遂使竺古者,而有负时累。
骸骨敢迷恋,诗教日陵替。
履霜知坚冰,弥天浩劫蔽。
万倍甚秦火,秉钧发阴鸷。
暴戾践文明,诗词实微细。
华夏大文脉,不绝如缕缀。
数典忘其祖,沐猴冠倒置。
咄此革命功,真风从告逝。
否极虽泰来,重光庸可冀?
弥望尽黄茅,何啻新亭泪。
亦有上庠师,国粹日讲肄。
稗贩泰西辞,附会那忌讳?
平仄间不辨,诐辞诚无谓。
甚矣空腹辈,高心破拘泥。
文理并不通,贤者或掩鼻。
礼失求诸野,化外翻扬觯。
得无华夏耻,振刷待天畀。
惟吾啸云君,挺生蜩螗沸。
青箱传家远,醴泉孕奇慧。
名父蕉窗公,四部均津逮。
亦玄亦史博,诗词尤拔萃。
暮年卧床褥,琢此瑚琏器。
开笔即唐音,高亮引鹤唳。
生长山水窟,固与烟霞契。
雄奇惊老苍,待鼓青云翅。
翻遭磨蝎宫,道途伤濡滞。
畎亩事耕凿,佔毕教童稚。
夜雨十年灯,精进未降志。
抱璞龙虎姿,光精谁能閟?
终展冲天翮,大比屡折桂。
俱惊透网鳞,三舍徒退避。
岿然诸大老,青眼颇嘉惠。
东鲁圣人门,入室称高第。
陶甄骨格奇,一脉接洙泗。
西川冰茧庵,文史融万汇。
往复凭鱼雁,有扣无不遂。
四海饶选堂,业备九能美。
亦此赏神隽,法书情攸寄。
觥觥梦苕翁,海内尊人瑞。
著作等身高,盱衡觅法嗣。
奉手姑苏城,大成许可企。
斯文寄仔肩,讵负师勉励?
力行近乎仁,任重洵弘毅。
吾皖社科院,求贤亦拥彗。
拔置九天上,政尔位其位。
宏开研究域,著述堆盈几。
薄海声名大,有以震凡耳。
即尔读公诗,沉潜何能已。
把卷想风仪,跂予望之矣。
何期公雅望,谬赏到鄙俚。
一言九鼎重,使我千日喜。
宜城初觌面,厥惟庚辰岁。
粹然君子儒,蔼蔼温而厉。
扺掌一席话,铭记入骨髓。
别后十年还,拂拭不一例。
益深知遇感,鞭辟久入里。
我今读公集,感慨有如此。
国粹有公等,安能听坠毁。
况闻中枢谋,歘已定宗旨。
凡百炎黄胄,推毂助一臂。
我愿望公尘,跛鳖追骐骥。
会见扶轮效,风雅入正轨。
+展开内容

收藏/分享

分享「汪茂荣的诗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