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歌德的诗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1749年—1832年,出生于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德国著名思想家、作家、科学家,他是魏玛的古典主义最著名的代表。而作为诗歌、戏剧和散文作品的创作者,他是最伟大的德国作家之一,也是世界文学领域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光辉人物。...
+展开歌德的诗简介

中德四季晨昏杂咏

[德国] 歌德


疲于为政,倦于效命,
试问,我等为官之人,
怎能辜负大好春光,
滞留在这北国帝京?

怎能不去绿野之中,
怎能不临清流之滨,
把酒开怀,提笔赋诗,
一首一首,一樽一樽。


白如百合,洁似银烛,
形同晓星,纤茎微曲,
蕊头镶着红红的边儿,
燃烧着一腔的爱慕。

早早开放的水仙花,
在园中已成行成排。
好心的人儿也许知晓,
它们列队等待谁来。


羊群离开了草地,
唯剩下一片青绿。
可很快会百花盛开,
眼前又天堂般美丽。

撩开轻雾般的纱幕,
希望已展露端倪:
云破日出艳阳天,
我俩又得遂心意。


孔雀虽说叫声刺耳,
却还有辉煌的毛羽,
因此我不讨厌它的啼叫。
印度鹅可不能同日而语,
它们样子丑叫声也难听,
叫我简直没法容忍。


迎着落日的万道金光,
炫耀你情爱的辉煌吧,
勇敢地送去你的秋波,
展开你斑斓的尾屏吧。
在蓝天如盖的小园中,
在繁花似锦的绿野里,
何处能见到一对情侣,
它就视之为绝世珍奇。


杜鹃一如夜莺,
欲把春光留住,
怎奈夏已催春离去,
用遍野的荨麻蓟草。
就连我的那株树
如今也枝繁叶茂,
我不能含情脉脉
再把美人儿偷瞩。
彩瓦、窗棂、廊柱
都已被浓荫遮住;
可无论向何处窥望,
仍见我东方乐土。


你美丽胜过最美的白昼,
有谁还能责备我
不能将她忘怀,更何况
在这宜人的野外。
同是在一所花园中,
她向我走来,给我眷爱;
一切还历历在目,萦绕
于心,我只为她而存在。


暮色徐徐下沉,
景物俱已远遁。
长庚最早升起,
光辉柔美晶莹!
万象摇曳无定,
夜雾冉冉上升,
一池静谧湖水,
映出深沉黑影。

此时在那东方,
该有朗朗月光。
秀发也似柳丝,
嬉戏在清溪上。
柳荫随风摆动,
月影轻盈跳荡。
透过人的眼帘,
凉意沁人心田。


已过了蔷薇开花的季节,
始知道珍爱蔷薇的蓓蕾;
枝头还怒放着迟花一朵,
弥补这花的世界的欠缺。


世人公认你美艳绝伦,
把你奉为花国的女皇;
众口一词,不容抗辩,
一个造化神奇的表现!
可是你并非虚有其表,
你融汇了外观和信念。
然而不倦的探索定会找到
“何以”与“如何”的
法则和答案。

十一
我害怕那无谓的空谈,
喋喋不休,实在讨厌,
须知世事如烟,转瞬即逝,
哪怕一切刚刚还在你眼前;
我因而堕入了
灰线织成的忧愁之网。- -
“放心吧!世间还有
常存的法则永恒不变,
循着它,蔷薇与百合
开花繁衍。”

十二
我沉溺于古时的梦想,
与花相亲,代替娇娘,
与树倾谈,代替贤哲;
倘使这还不值得称赏,
那就召来众多的童仆,
让他们站立一旁,
在绿野里将我等侍候,
捧来画笔、丹青、酒浆。

十三
为何破坏我宁静之乐?
还是请让我自斟自酌;
与人交游可以得到教益,
孤身独处也能诗兴蓬勃。

十四
“好!在我们匆匆离去之前,
请问还有何金玉良言?”- -
克制你对远方和未来的渴慕,
于此时此地发挥你的才干。

钱春绮 译
+展开全文

野蔷薇

[德国] 歌德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那样的娇嫩可爱而鲜艳,
急急忙忙走向前,
看得非常欢喜。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少年说:“我要来采你,
荒野的小蔷薇!”
蔷薇说:“我要刺你,
让你永不会忘记。
我不愿被你采折。”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野蛮少年去采她,
荒野的小蔷薇;
蔷薇自卫去刺他,
她徒然含悲忍泪,
还是遭到采折。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展开全文

五月之歌

[德国] 歌德

自然多明媚,
向我照耀!
太阳多辉煌!
原野含笑!

千枝复万枝,
百花怒放,
在灌木林中,
万籁俱唱。

人人的胸中
快乐高兴,
哦,大地,太阳!
幸福,欢欣!

哦,爱啊,爱啊,
灿烂如金,
你仿佛朝云
飘浮山顶!

你欣然祝福
膏田沃野,
花香馥郁的
大千世界。

啊,姑娘,姑娘,
我多爱你!
你眼光炯炯,
你多爱我!

像云雀喜爱
凌空高唱,
像朝花喜爱
天香芬芳,

我这样爱你,
热血沸腾,
你给我勇气、
喜悦、青春,

使我唱新歌,
翩翩起舞,
愿你永爱我,
永远幸福!

钱春绮 译

+展开全文

对月吟

[德国] 歌德

你又把静的雾辉
笼遍了林涧,
我灵魂也再—回
融解个完全;

我遍向我的田园
轻展着柔盼,
象一个知己的眼
亲切地相关。

我的心常震荡着
悲欢的余音。
在苦与乐间踯躅
当寂寥无人。

流罢,可爱的小河!
我永不再乐:
密誓、偎抱与欢歌
皆这样流过。

我也曾一度占有
这绝世异珍!
徒使你充心烦忧
永不能忘情!

鸣罢,沿谷的小河,
不息也不宁,
鸣罢,请为我的歌
低和着清音!

任在严冽的冬宵
你波涛怒涨,
或在艳阳的春朝
催嫩蕊争放。

幸福呀,谁能无憎
去避世深藏,
怀抱着一个知心
与他共安享。

那人们所猜不中
或想不到的——
穿过胸中的迷宫
徘徊在夜里。
+展开全文

致西风

[德国] 歌德

你那潮湿的翅膀啊,
西风,令我多么嫉妒:
你能给他捎去信息,
告诉他离别使我痛苦。

你翅膀的振动唤醒了
我胸中静静的渴慕,
花朵,眸子,树林和山岗
都让你吹得挂满泪珠。

然而,你温柔的吹拂
凉爽了我伤痛的眼敛,
唉,我定会忧伤而死,
没希望再与他相见。

快快飞到我爱人身旁,
轻轻地告慰他的心;
可别提我多么痛苦,
免得他烦恼伤心。

告诉他,但要谦逊和缓,
他的爱情是我的生命;
只有在他的身旁,我才能
快乐地享受生命和爱情。
+展开全文

迷娘歌(迷娘曲之一)

[德国] 歌德

你可知道那柠檬花开的地方?
黯绿的密叶中映着橘橙金黄,
怡荡的和风起自蔚蓝的天上,
还有那长春幽静和月柱轩昂——
你可知道吗?
那方啊!就是那方,
我心爱的人儿,我要与你同往!

你可知道:那圆柱高耸的大厦,
那殿宇底辉煌,和房栊的光华,
还有伫立的白石像凝望着我:
“可怜的人儿,你受了多少折磨?”
你可知道吗?
那方啊!就是那方,
庇护我的恩人,我要与你同住!

你可知道那高山和它的云径?
骡儿在浓雾里摸索它的路程,
黝古的蛟龙在幽壑深处隐潜、
崖冰石转,瀑流在那上面飞湍——
你可知道么?
那方啊!就是那方,
我们趱程罢,父亲,让我们同往!

+展开全文

爱人的近旁

[德国] 歌德

当阳光照在海上的时候,

我就开始回想着你。

当月亮照耀湖面的时候,

我就开始回想着你。

当路上扬起灰尘的时候,

我就会看到你的身影。

夜晚在小巷中,

而然遇到了一个陌生人,

我就好像看到你的身影。

当大波浪掀起的时候,

我就会听到你的声音。

当大家熟睡时安静的森林里,

我也会听到你的声音。

就算没有在一起,

我依然在你身边,

而你依然在我身边。

太阳下山星星开始闪亮,

啊!如果你在我身边的话。

+展开全文

《浮士德》献词

[德国] 歌德

你们又来临了吗,飘忽的幻影
早年曾显现于我朦胧的眼前
今番,我可要把你们凝定?
难道我还不忘情于那些梦幻
你们蜂拥前来,好!随你们高兴
尽管在烟雾间从我四周涌现
给那簇拥你们的灵氛所鼓荡
我的胸怀又闪着青春的怅望

你们带来欢乐的年光的影子
多少亲挚的音容偕你们呈现
象漫溢了一半的古旧传奇
最初的爱和友谊纷纷地莅临
痛苦又更新了,他的呜咽重提
我那漂泊的生涯羊肠的旅程
并细数那些良朋,他们在韶年
被命运挫折,已先我永别人间
我为他们唱出我最初的感叹
他们却听不见我后来的歌吟
知心话儿即早已风流云散

那最初的应和,唉,也永远消沉
我的歌声把陌生的听众摇撼
他们的赞扬徒使我心急如焚
而少数知音,如果他们还活着
也已四散飘零于天涯和海角

可是一缕久已生疏的乡思
又曳我向那静谧庄严的灵都
我凄婉的歌儿,象伊阿俄琴丝
带着迷离的音调娓娓地低述
一阵颤栗抓住我,眼泪接眼泪
硬心肠化作一团温软的模糊
我眼前有的,霎时消逝的远远,
那消逝了的,重新矗立在眼前。

梁宗岱译

+展开全文

收藏/分享

分享「歌德的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