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歌德的诗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1749年—1832年,出生于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德国著名思想家、作家、科学家,他是魏玛的古典主义最著名的代表。而作为诗歌、戏剧和散文作品的创作者,他是最伟大的德国作家之一,也是世界文学领域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光辉人物。...
+展开歌德的诗简介

迷娘曲(之三)

[德国] 歌德

别让我讲,让我沉默,
我有义务保守秘密,
我本想向你倾诉衷肠,
只是命运它不愿意。
时候到了,日出会驱散
黑夜,天空豁然明爽;
坚硬的岩石会敞开胸怀,
让深藏的泉水流到地上。
谁不愿躺在友人怀中,
倾听他胸中的积郁;
只是誓言迫使我缄默,
只有神能开启我的嘴。

+展开全文

迷娘曲之二

[德国] 歌德

只有懂得相思的人,
才了解我的苦难!
形只影单;失去了
一切欢乐,
我仰望苍穹,
向远方送去思念。
哎,那知我爱我者,
他远在天边。
我五内俱焚,
头晕目眩。
只有懂得相思的人,
才了解我的苦难!

 

+展开全文

神秘的和歌 — 译自《浮士德》

[德国] 歌德

一切消逝的
不过是象征;
那不美满的
在这里完成;
不可言喻的
在这里实行;
永恒的女性
引我们上升。

梁宗岱 译

+展开全文

任凭你在千种形式里隐身

[德国] 歌德

任凭你在千种形式里隐身,
可是,最亲爱的,我立即认识你;
任凭你蒙上魔术的纱巾,
最在眼前的,我立即认识你。

看扁柏最纯洁的青春的耸立,
最身材窈窕的,我立即认识你;
看河渠明澈的波纹涟漪,
最妩媚的,我能够认识你。

若是喷泉高高地喷射四散,
最善于嬉戏的,我多么快乐认识你!
若是云彩的形体千变万幻,
最多种多样的,在那里我认识你。

看花纱蒙盖的草原地毯,
最星光灿烂的,我美好地认识你;
千条枝蔓的缠藤向周围伸展,
啊,拥抱一切的,这里我认识你。

若是在山上晨曦照耀,
愉悦一切的,我立即欢迎你;
于是晴朗的天空把大地笼罩,
最开扩心胸的,我就呼吸你。

我外在和内在的感性所认识的,
你感化一切的,我认识都由于你;
若是我呼唤真主的一百个圣名,
每个圣名都响应一个名称为了你。
+展开全文

守望者之歌 — 译自《浮士德》

[德国] 歌德

生来为观看,
矢志在守望,
受命居高阁,
字宙真可乐。
我眺望远方,
我谛视近景,
月亮与星光,
小鹿与幽林,
纷纭万象中,
皆见永恒美。
物既畅我衷,
我亦悦己意。
眼呵你何幸,
凡你所瞻视,
不论逆与顺。
无住而不美!

 

+展开全文

银杏

[德国] 歌德

这样叶子的树从东方
移植在我的花园里,
叶子的奥义让人品尝,
它给知情者以启示。

它可是一个有生的物体
在自身内分为两个?
它可是两个合在一起,
人们把它看成一个?

回答这样的问题,
我得到真正的涵义;
你不觉得在我的歌里,
我是我也是我和你?

 

+展开全文

重逢

[德国] 歌德

竟然可能!明星中的明星,
我又将你紧抱在胸前!
那远离你的长夜呵,真是
无底的深渊,无尽的苦难!
是的,你甜蜜而又可爱,
是我分享欢乐的伙伴;
想起昔日分离的痛苦,
现实也令我心惊胆战。

当世界还处于最深的深渊,
还偎在上帝永恒的怀抱里,
他便带着崇高的创造之乐,
安排混沌初开的第一个钟点。
他说出了那个字:变!--
于是传来了痛苦的呻吟,
随后便气势磅礴,雷霆万钧,
宇宙闯进了现实中间。

光明慢慢地扩散开来:
黑暗畏葸地离开它身边,
元素也立刻开始分解,
向着四面八方逃散。
迅速地,在野蛮荒凉的
梦中,各自向远方伸展,
在无垠的空间凝固僵化,
没有渴慕,黯然哑然!

一片荒凉,一派死寂,
上帝第一次感到孤单!
于是他创造出了朝霞,
让朝霞安慰他的寂寞,
它撕开那无边的浑浊,
天空呈现出五色斑斓,
那一开始各奔东西的
又聚在一起,相爱相恋。

于是,那相依相属的,
便急不可待地相互找寻;
感情和目光一齐转向
那无穷无尽的生命。
攫取也罢,掠夺也罢
只要能够把握和保持!
真主勿需再创造世界,
创造世界的是我们。

就这样,驾着朝霞的羽翼,
我飞到了你的唇边,
繁星之夜用千重封印
巩固我们的美满良缘。
我俩在世上将成为
同甘苦共患难的典范,
我们不会又一次分离,
纵令上帝第二次说:变!--

杨武能 译
+展开全文

《浮士德》献词

[德国] 歌德

你们又来临了吗,飘忽的幻影
早年曾显现于我朦胧的眼前
今番,我可要把你们凝定?
难道我还不忘情于那些梦幻
你们蜂拥前来,好!随你们高兴
尽管在烟雾间从我四周涌现
给那簇拥你们的灵氛所鼓荡
我的胸怀又闪着青春的怅望

你们带来欢乐的年光的影子
多少亲挚的音容偕你们呈现
象漫溢了一半的古旧传奇
最初的爱和友谊纷纷地莅临
痛苦又更新了,他的呜咽重提
我那漂泊的生涯羊肠的旅程
并细数那些良朋,他们在韶年
被命运挫折,已先我永别人间
我为他们唱出我最初的感叹
他们却听不见我后来的歌吟
知心话儿即早已风流云散

那最初的应和,唉,也永远消沉
我的歌声把陌生的听众摇撼
他们的赞扬徒使我心急如焚
而少数知音,如果他们还活着
也已四散飘零于天涯和海角

可是一缕久已生疏的乡思
又曳我向那静谧庄严的灵都
我凄婉的歌儿,象伊阿俄琴丝
带着迷离的音调娓娓地低述
一阵颤栗抓住我,眼泪接眼泪
硬心肠化作一团温软的模糊
我眼前有的,霎时消逝的远远,
那消逝了的,重新矗立在眼前。

梁宗岱译

+展开全文

收藏/分享

分享「歌德的诗」到:

热门诗歌

  1. 风暴普希金
  2. 少女庞德
  3. 明天,又一个明天,又一...莎士比亚
  4. 五月之歌歌德
  5. 俳句选(一)正冈子规
  6.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泰戈尔
  7. 自由与爱情裴多菲
  8. 青春阿莱桑德雷
  9.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普希金
  10. 路上的秘密特兰斯特罗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