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普希金的诗歌(普希金诗集)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1799年—1837年),是俄罗斯著名文学家、诗人、小说家,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世纪俄罗斯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同时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青铜骑士 ...
+展开普希金的诗歌(普希金诗集)简介

致克恩

[俄罗斯] 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
你就在我的眼前降临,
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
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

我为绝望的悲痛所折磨,
我因纷乱的忙碌而不安,
一个温柔的声音总响在耳边,
妩媚的身影总在我梦中盘旋。

岁月流逝。一阵阵迷离的冲动
象风暴把往日的幻想吹散,
我忘却了你那温柔的声音,
也忘却了你天仙般的容颜。

在荒凉的乡间,在囚禁的黑暗中,
我的时光在静静地延伸,
没有崇敬的神明,没有灵感,
没有泪水,没有生命,没有爱情。

我的心终于重又觉醒,
你又在我眼前降临,
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
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

心儿在狂喜中萌动,
一切又为它萌生:
有崇敬的神明,有灵感,
有泪水,有生命、也有爱情。

1825
+展开全文

纪念碑Exegi monumentum

[俄罗斯] 普希金

我给自己建起了一座非手造的纪念碑,
人民走向那里的小径永远不会荒芜,
它将自己坚定不屈的头颅高高昂起,
高过亚历山大的石柱。

不,我绝不会死去,心活在神圣的竖琴中,
它将比我的骨灰活得更久,永不消亡,
只要在这个月照的世界上还有一个诗人,
我的名声就会传扬。

整个伟大的俄罗斯都会听到我的传闻,
各种各样的语言都会呼唤我的姓名,
无论骄傲的斯拉夫人的子孙,还是芬兰人、
山野的通古斯人、卡尔梅克人。

我将长时期地受到人民的尊敬和爱戴:
因为我用竖琴唤起了人民善良的感情,
因为我歌颂过自由,在我的残酷的时代,
我还曾为死者呼吁同情。

啊,我的缪斯,你要听从上天的吩咐,
既不怕受人欺侮,也不希求什么桂冠,
什么诽谤,什么赞扬,一概视若粪土,
也不必理睬那些笨蛋。

1836

 

+展开全文

致恰阿达耶夫

[俄罗斯] 普希金

爱情、希望、默默的荣誉——
哄骗给我们的喜悦短暂,
少年时代的戏耍已经消逝,
如同晨雾,如同梦幻;
可是一种愿望还在胸中激荡,
我们的心焦灼不安,
我们经受着宿命势力的重压,
时刻听候着祖国的召唤。
我们忍受着期待的煎熬
切盼那神圣的自由时刻来到,
正象风华正茂的恋人
等待忠实的幽会时分。
趁胸中燃烧着自由之火,
趁心灵向往着自由之歌,
我的朋友,让我们用满腔
壮丽的激情报效祖国!
同志啊,请相信:空中会升起
一颗迷人的幸福之星,
俄罗斯会从睡梦中惊醒,
并将在专制制度的废墟上
铭刻下我们的姓名!

1818
+展开全文

是时候啦

[俄罗斯] 普希金

是时候啦,我的朋友,是时候啦!心儿要求安静--
日子一天天地飞逝过去,每一小时都带走了一部分生命,
而我和你两个人还想长久地生活下去,
但也可能--就突然死亡,
在世界上没有幸福,但却有安静和志向。
我早就对那个令人羡慕的命运抱着幻想--
我这个疲倦的奴隶啊,早就打算逃避到
那能从事写作和享受纯洁的安乐的遥远的地方!
1834
戈宝权译
+展开全文

在自己祖国的蓝天下

[俄罗斯] 普希金

在自己祖国的蓝天下
她已经憔悴,已经枯萎……
终于凋谢了,也许正有一个
年轻的幽灵在我头上旋飞;
但我们却有个难以逾越的界限。
我徒然地激发自己的情感:
从冷漠的唇边传出了她死的讯息,
我也冷漠地听了就完。
这就是我用火热的心爱过的人,
我爱得那么热烈,那么深沉,
那么温柔,又那么心头郁郁难平,
那么疯狂,又那么苦痛!
痛苦在哪儿,爱情在哪儿?在我的心里,
为那个可怜的轻信的灵魂,
为那些一去不返的岁月的甜蜜记忆,
我既没有流泪,也没有受责备。
1826
魏荒弩译
+展开全文

风暴

[俄罗斯] 普希金

你看见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吗?
穿着白色的衣裳,高临在波涛之上,
就是当大海在风暴的烟雾中喧腾,
和海岸在嬉戏,
就是当雷电的金光
时时刻刻用赤红的光芒照亮了她,
而风在打击和吹拂
她飘荡着的轻纱的时光?
在风暴的烟雾中的大海,
在闪光中失掉蔚蓝的天空,都是美丽的;
但是相信我吧:就是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
她比波浪、天空和风暴,还更漂亮。
1825
戈宝权译 
+展开全文

《欧根·奥涅金》节选

[俄罗斯] 普希金

第一章 五十五

我喜爱的是平和的日子
乡间的幽静对我最适合:
我的琴弦在这里才最响亮,
幻想才飞扬,梦才蓬勃。
我愿意尽情享受安闲,
无忧无虑地在湖边游荡,
望着孤寂的湖水,无所事事,
这就是我最高的企望。
每天早晨,我盘算着怎样消遣,
要少读书,多多地睡眠,
浮世的虚名任由他飘忽,
我要的只是舒适和安闲;
过去那些年,可不是如此
我度过了幸福的日子?

第二章 十八

有时候,我们象溃败的兵
逃到理性的旗下,寻求平静,
当热情的火焰已经熄灭,
我们看到已往的任性
和激动的感情,都变为可笑,
再没有理由接着胡闹——
这时候我们往往喜欢聆听
别人经历的爱情的波涛。
…………
…………

第七章 四十八


…………
………?
呵,空虚的世界!你甚至
拿不出一点有趣的愚蠢!


第八章 十

这样的人有福了:假如他
在青年时代热情,活泼,
以后随着年龄逐渐老成,
他也能忍受生活的冷漠;
他不再梦想那怪异的梦,
却随波逐流,成为社交的能手,
他在二十岁是个翩翩少年,
三十岁结了婚,太太很富有,
到五十岁,他的各种债务
都已偿清,而且平静地
把光辉的名誉,金钱,爵禄,
都依次一一拿到手中,
关于他,人们一直这么说:
某某真是个可爱的家伙。

第八章 十一

然而,我们不禁沉郁的想:
青春来得真是突然:
我们对她不断变心,
她也时时将我们欺骗;
而我们最美好的愿望
和新鲜的梦想,都象秋天
衰败的落叶,就这么快地
一一凋零了,腐蚀,不见。
生活竟成了一长串饮宴
横在面前,谁能够忍受?
你看它就象是一场仪式,
跟在一群规矩人的后头,
而自己和他们之间
没一点相投的兴趣和意见!
查良铮 译
+展开全文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俄罗斯] 普希金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随心所欲选中的人多么幸福,
他的目光主宰着你,在他面前
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
然而那默默地、充满忌妒地
聆听你的自白的人又多么凄楚。
他心里燃烧着爱情的火焰,
却低垂着那颗沉重的头颅。
1828
苏杭 译
+展开全文

收藏/分享

分享「普希金的诗歌(普希金诗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