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夸西莫多的诗

夸西莫多(1901-1968)意大利诗人。生于西西里岛的文化古城锡腊库札,夸西莫多与蒙塔莱、翁加雷蒂并称为当代意大利最杰出的诗人,是“隐逸派”诗歌的重要代表。早在1916年就开始发表抒情诗。1930年,第一部诗集《水与土》的问世,使他一举成名。此后,他陆续发表了诗集《消逝的笛音》(1932)、《厄拉托与阿波罗》(1936)、《瞬息间是夜晚》(1941)。这一时期的诗作鲜明地体现了隐逸派诗歌的特征。诗人对童年的追忆,对故乡西西里的怀念,对母亲和恋人的情思,无不以富于古典美的和谐韵律和微妙而明晰的意象诉之于诗...
+展开夸西莫多的诗简介

夸西莫多

[意大利] 夸西莫多

+展开全文

死者睁眼站立的地方

[意大利] 夸西莫多


我们将跟随静寂的房屋,
那死者睁眼站立的地方
和孩子们,已使成人们
展开令他们悲伤的笑容,
而树枝拍打着无言的窗口
在子夜深处。

我们也将发出死者的声音,
如果我们曾经活过
或树林和群山的心
驱使我们进入河流,
使我们仅仅是梦。


沈睿 译
+展开全文

雨洒落过来了

[意大利] 夸西莫多


雨向着我们洒落过来了,
扫击静静的天空。
燕子掠着伦巴第湖面上
惨白的雨点飞翔,
像海鸥追逐游玩的小鱼;
从菜园那边飘来干草的清香。
又一个虚度的年华,
没有一声悲叹,没有一声笑语
击碎时光的锁链。


吕同六 译
+展开全文

一条空旷的拱廊

[意大利] 夸西莫多


随着烟的咆哮,黄昏落下
落在大地的碎块上,猫头鹰
敲着“突”的声音,仅仅发出
寂静。而辽远,黑暗的岛屿
撞碎着海,撞击着沙滩
夜入侵了海螺的壳。你
度量着未来,开始
已经过去,分离——随着缓慢的
破裂——现在不在的一段时光。
当大海的泡沫卷绕起石头,
你失去的那冷淡的
从毁灭中流出的感觉。
而死亡死去,它不懂得
猫头鹰未唱出的歌,它想要
猎取爱情,继续
一条空旷的拱廊,揭示着
它的孤独。某人将要来。


沈睿 译

+展开全文

欢欣的模仿

[意大利] 夸西莫多


树林使黄昏
更象被遗弃的地方,
你无精打采地
最后的脚步已经消失,
就象花朵很少长在
菩提树上,这是命运。

你追寻情感的动机
追寻你生命中沉默的经验。
镜中,时代对我显示
不同的运气。如今
美闪在别人的脸上,
我已经失去每一个
不该失去的事物
甚至在这残余的声音中
欢欣也是模仿

赵小克 译

+展开全文

语言

[意大利] 夸西莫多


你笑我为了诗而变得消瘦,
山峦和天空,碧绿的篱笆
包围着我,飒飒的榆树
还有抖动的水声;
我让行云和光线
加深彩色
欺骗我的青春。

我深深了解你。你
心中的一切都已迷失。
你美丽地挺着的乳房,
并在温柔的动作中
胆怯地扩张自己
然后在和谐的造形中,
你又降在十个海螺贝壳的脚边。

但如果我要你,瞧吧!
你也是我和伤心的语言。
我心爱的,我在这里悲伤
依然活着,但很孤独。

赵小克 译

+展开全文

我这个游子

[意大利] 夸西莫多


啊,我又回到静寂的广场:
你的孤独的阳台上
一面早已悬挂的节日彩旗飘扬。
“请出来吧。”我轻声喊你。
多么希望奇迹显现,
但唯有从荒废的石洞传来的回音。
我沉酣于这无声的呼唤,
消失的人儿再也不答应!
人去楼空啊,
再也听不见你对我这个游子的问候。
欢乐从来不能出现两次。
落日的余晖洒向松林
仿佛海涛的波光。
荡漾的大海也只是幻影。

我的故乡在南方
多么遥远,
眼泪和悲愁
炽热了它。
在那里,妇女们披着围巾,
站在门槛上,
悄悄地谈论死亡。


吕同六 译
+展开全文

雨与铁的色彩

[意大利] 夸西莫多


你说:死亡,静寂,孤独
如爱、如生命。是
我们临时凑合的形象的词语。
风在每个清晨点起光明
季节装饰着雨与铁的色彩
越过岩石,越过
我们咒骂时哼哼低语。
真理仍在远方。
告诉我吧,人在十字架上裂开
你的双手染满厚重的血,
我将如何回答这些问题?
现在,正是现在:就在另一阵风起之前,
另一阵寂静充满着眼睛,在
另一声铁锈繁茂之前。


沈睿 译
+展开全文

收藏/分享

分享「夸西莫多的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