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墨西哥诗人帕斯的诗歌

奥克塔维奥·帕斯(1914-1998),墨西哥诗人、散文家。生于墨西哥城。帕斯的创作融合了拉美本土文化及西班牙语系的文学传统,继承欧洲现代主义的形而上追索以及用语言创造自由境界的信念。1990年由于“他的作品充满激情,视野开阔,渗透着感悟的智慧并体现了完美的人道主义”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
+展开墨西哥诗人帕斯的诗歌简介

这边给唐纳德·萨瑟兰

[墨西哥] 帕斯


有光。我们既未看也未触摸它。
在其空寂的清澈中歇息着
我们看见并触摸的东西。
我用我的指尖看见
我的眼睛触摸的东西:
         影子,世界。
我用影子绘画世界,
我用世界撒播影子。
我听见光芒在另一边跳动。


董继平 译
+展开全文

辨认

[墨西哥] 帕斯


院子里有一只鸟儿在啾啾啼,
就像一枚硬币掉进扑满里。
一阵微风吹来,它的羽毛
一次转弯时消失,
也许并没有鸟儿,
我也不是我院儿里那一只。

+展开全文

例证

[墨西哥] 帕斯


一只蝴蝶在小车之间飞翔
玛丽。何塞说:它肯定是庄子
在纽约旅游
然而蝴蝶
不知它是蝴蝶
梦着它是庄子
或者庄子
梦着他是蝴蝶
蝴蝶从不惊诧
它飞翔
+展开全文

火焰,说话

[墨西哥] 帕斯


我看过一首诗说:
“讲话是神做的事”。
可是神祗都不开口
只在创造又毁掉一个个世界
而人却在说话。

神灵下降
解松人的舌头,
但它不说话:
只说出火焰。
语言由一个神
燃起
变成火焰
的预言
及烟雾的塔
烧得坍倒的音节:
无意义的灰烬。

人的说话
是死神的女儿。
我们说话只因我们
会死:说话
不是符号,而是年代。
说话自有所指
我们用它们时
它们在讲时间:给我们定名。
我们都是时间的名字。

死者沉默
但他们也说
我们现在说的话。
语言是所有人的
房子,矗立在
深渊边缘。
讲话是人做的事。


周兆祥 译
+展开全文

在这里

[墨西哥] 帕斯


我在这条街上的脚步声
回荡在
另一条街中
在那里
我听见我的脚步
在这条街上响过
在这里
只有雾才是真物实景

+展开全文

枝头

[墨西哥] 帕斯


一只小鸟
落在松枝上,
啾啾歌唱。

它突然挺立,箭一样
飞向远方,
歌声中变得渺茫。

小鸟是一块木片
善于歌唱,伴随着歌声嘹亮,
活活地烧光。

抬望眼:空荡荡。
只有寂静
在枝头摇晃。


赵振江 译
+展开全文

中断的衰歌

[墨西哥] 帕斯


今天我想起家中的死者。
第一位令我们终生难忘,
尽管他死得疾如闪电
来不及美容与躺上灵床。
我听见台阶上的手杖在迟疑,
身躯固定在一声叹息。
门自打开,死者进去。
从门到死只有很小的距离
几乎没有坐下的时机,
仰起头来看一看时针
便知道;八点十五分。

今天我想起家中的死者。
她夜复一夜地朝拜冥王,
她的挣扎,一列火车开不动,
那一次告别是多么漫长。
贪婪的口
对那一线喘息的空空的渴望,
双眸使着眼色而不肯闭上
并使我眼前的灯光朦胧摇晃,
坚定的目光拥抱另一个他人的目光,
这目光在拥抱中窒息,
它终于逃走并从岸边看清
灵魂如何沉没并失去躯体
而且没有找到可以捕捉的眼睛……
这目光也邀我去死吗?
我们死或许只因为
没有人愿和我们同死,
没有人愿看我们的眼睛。

今天我想起家中的死者。
他只去了几个钟点的时光
而且无人知道他去的地方多么悄无声响。
每天晚饭以后,
没有虚无之色的停顿,
或者悬于寂静的蛛丝上
没有结尾的语句,
给归来者开辟了一条走廊:
他的脚步在回响,上来,停下……
我们中间有人站起
并把门关上。
但是他在另一个世界依然如故。
在空洞、在皱折中窥视,
在郊区、在呵欠中游荡。
尽管我们将门关上,他决不改弦更张。

今天我想起家中的死者。
在我前额上消失的面孔,
没有眼睛的面孔,坚定、空虚的眼睛,
难道我在从它们身上寻找自己的秘密,
那使我的血液流动的血的上帝,
冰的上帝,吞噬我的上帝?
他的沉默是我生命的镜子,
他的死在我的生命中延迟:
我是他过失中最后的过失。

今天我想起家中的死者。
分散的思考,分散的行动,
散落的名字
(湖泊,无用的地区,顽固记忆刨开的坑),
聚会与分散,
这个我,他抽象的眼色,
总是与另一个我(同一个)分享,
愤怒、欲望及其各种各样的面具,
缓慢的侵蚀,被埋葬的蝰蛇,
等待,恐惧,行动
及其反面:在我身上顽固执迷,
要求饮从前拒绝给他们的水,
要求吃那面包、水果、躯体。

早已没有水,一切都已枯干,
没有味道的面包,苦涩的水果,
驯化、咀嚼过的爱情,
在无形铁棍的笼子中
手淫的猴子和驯化的母狗,
你吞噬的东西将你吞噬,
你的牺牲品同时是屠杀你的刽子手。
一堆死去的岁月、褶皱的报纸,
撬开的夜晚
和在眼皮红肿的黎明中
我们打开领结时的表情,
街上的灯光已经熄灭
“蜘蛛,不要记仇,向太阳致敬”,
而我们半死不活地钻进床帐中。

世界是一个圆形的沙漠,
天庭已经关闭而地狱处处皆空。


赵振江 译

+展开全文

风、水、石——给洛哲尔·开洛伊斯

[墨西哥] 帕斯


水滴石穿,
风吹水散,
石立风停,
水、风、石。

风琢磨石,
石为水杯,
水流成风。
石、风、水。

风动而歌,
水流而语,
石止而默。
风、水、石。

此即彼亦非彼:
在虚名之间
渐行渐远渐无形,
水、石、风。


沈真如 译
+展开全文

收藏/分享

分享「墨西哥诗人帕斯的诗歌」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