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叶赛宁的诗

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叶赛宁(1895—1925),俄罗斯田园派诗人。十月革命使他的创作发生了根本转变,他歌颂革命,赞扬工人阶级,但从根本上他并不理解革命和苏维埃制度。因而流露出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的“叶赛宁气质”,这方面的代表作是组诗《莫斯科酒馆之音》(1921——1923)。“叶赛宁气质”很容易让人想起浪漫主义时代包孕两面性的“浮士德精神”,特别是“拜伦式英雄”,它们大致可以看作同一个诗人在不同时代的表现。“叶赛宁气质”其实是“乡村最后一个诗人”在时代变迁中发现自己站在时代发展的对立面的独特表现...
+展开叶赛宁的诗简介

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俄罗斯] 叶赛宁


拉起来,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美丽的姑娘到牧场上会情人。

燃烧在心中的苹果,闪出矢车菊的光色
我拉起手风琴,歌唱那双蓝色的眼睛。

闪动在湖中的缕缕波纹不是霞光,
那是山坡后面你那绣花的围巾。

拉起来,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让美丽的姑娘能听出情人的喉音。

(蓝曼译)
+展开全文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俄罗斯] 叶赛宁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一切合消逝,如白苹果树的烟花,
金秋的衰色在笼盖着我,
我再也不会有芳春的年华。

我的被一股寒气袭过的心,
你如今不会再激越地跳荡,
白桦图案花布一般的国家,
你不复吸引我赤着脚游逛。

流浪汉的心魂,你越来越少
点然起我口中语言的烈焰。
啊,我的失却了的朝气、
狂暴的眼神、潮样的情感!

生活,如今我已倦于希冀了?
莫非你只是我的一场春梦?
仿佛在那空音犹响的春晨,
我骑着玫魂色的骏马驰骋。

在世上我们都难免枯朽,
黄铜色败叶悄然落下枫树……
生生不息的天下万物啊,
但愿你永远地美好幸福。

(顾蕴璞译)

+展开全文

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

[俄罗斯] 叶赛宁


我无法召回那凉爽之夜,
我无法重见女友的倩影,
我无法听到那只夜莺
在花园里唱出快乐的歌声。

那迷人的春夜飞逝而去
你无法叫它再度降临。
萧瑟的秋天已经来到,
愁雨绵绵,无止无境。

坟墓中的女友正在酣睡,
把爱情的火焰埋葬在内心,
秋天的暴雨惊不醒她的梦幻,
也无法使她的血液重新沸腾。

那支夜莺的歌儿已经沉寂,
因为夜莺已经飞向海外,
响彻在清凉夜空的动听的歌声,
也已永远地平静了下来。

昔日在生活中体验的欢欣,
早就已经不冀而飞,
心中只剩下冷却的感情,
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

(吴迪译)
+展开全文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俄罗斯] 叶赛宁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离开了天蓝的俄罗斯。
白桦林像三颗星临照水池
温暖着老母亲的愁思。

月亮像一只金色的蛙
扁扁地趴在安静的水面。
恰似那流云般的苹果花——
老父的胡须已花白一片。

我的归来呀,遥遥无期.
风雪将久久地歌唱不止,
唯有老枫树单脚独立,
守护着天蓝色的俄罗斯。

凡是爱吻落叶之雨的人,
见到那棵树肯定喜欢,
就因为那棵老枫树啊 ——
它的容颜像我的容颜。
+展开全文

可爱的家乡啊

[俄罗斯] 叶赛宁


可爱的家乡啊!心儿梦见了
江河摇曳看草垛似的众阳。
我真想藏身在绿荫深处.
藏到你百鸟争鸣的地方。

三叶草身上披着金袍,
和木樨草一道在田边生长。
柳树像一群温和的修女——
念珠发出清脆的音响。

沼泽的烟斗冒着烟云,
黑色的友烬飘在苍穹。
我悄悄地把一个人儿怀念,
将隐秘的思绪藏在我心中。

我欢迎一切.忍受一切,
历尽折磨也满杯欢悦。
我匆勿来到这片大地啊——
就为了更快地与它离别。
+展开全文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俄罗斯] 叶赛宁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亲爱的,你永在我心间。
命中注定的互相离别
许诺我们在前方相见。

再见.朋友.不必握手诀别,
不必悲伤,不必愁容满面,——
人世间,死不算什么新鲜事,
可活着,也并不更为新鲜。

(飞白译)

+展开全文

收藏/分享

分享「叶赛宁的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