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导航
x 关闭导航

普吕多姆的诗

苏利·普吕多姆(1839年-1907年),法国第一个以诗歌著称的天才作家。原名勒内·弗朗索瓦·普吕多姆。苏利·普吕多姆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普吕多姆从抒情诗转而创作哲理诗又最终转向散文,他认为自己是在转向更有意义的工作。普吕多姆同德·里斯勒一样,从一开始就表明自己对哲学的关注。他毕生都希望能在生活中发现某种意义,使他得以摈弃自己的悲观主义。普吕多姆与其他高蹈派诗人不同的另一点就是他对科学的偏好 ...
+展开普吕多姆的诗简介

[法国] 普吕多姆

在梦中农民对我说:“我不再养你,你自己做面包,自己播种,耕地。”织布工人对我说:“你自己去做衣。”泥瓦工对我说:“把你的瓦刀拿起。”我孤苦伶仃的,被一切人类抛弃,到处去流浪,无奈何与社会隔离,当我祈求上苍把最高的怜悯赐予,我发现猛狮正站在前面阻挡自己。我睁开双眼,把真实的黎明怀疑,看勇敢的伙伴打着唿哨登上扶梯,百业兴旺,田野里早巳播种完毕。我领悟到我的幸福,在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吹嘘不要别人帮助接济,我热爱劳动的人们,就从这天起。             金志平译

+展开全文

给浪子

[法国] 普吕多姆

心并不易碎,它用坚硬的金子铸成:但愿它像粗陶烧制的盆瓮,只能用一段时间,而后便成为灰尘!可它一点没用,痛苦啊!就变得空空。享乐老在边上贪婪地打转:兄弟,别让这家伙大口地啜饮,好好看住瓮中的清泉,多年积聚的财宝一夜就能耗净。对它要节约。不幸啊,那些糊涂虫,火红的酒神节里他们手提美丽的陶瓮,在平庸的偶像脚下丧失了其中的香气。有一天,他会感到,真诚或负心的情郎,一个处女的双唇悬挂在他的心上,可他的心啊已倒不出任何东西。小跃译
+展开全文

眼睛

[法国] 普吕多姆

天蓝、乌黑,都被爱,都美,——无数的眼睛见过了晨光;它们在坟墓深处沉睡,而朝阳依旧把世界照亮。比自昼更温存的黑夜用魔术迷住丁无数眼睛;星星永远闪耀不歇,跟晴却盛满了无边阴影。难道它们的眼神已经熄灭?不,不可能,这是错觉!它们只是转向了他方——那被称为不可见的世界。西斜的星辰辞别了我们但仍漂游在茫茫天字,服珠虽也像星星般西沉,但它们并没有真的死去。天蓝、乌黑,都被爱,都美,开启眼帘, 面向无限的晨光;在坟墓的另一面,在他方,阖上的眼睛仍在眺望。飞白 译
+展开全文

命运

[法国] 普吕多姆

要是我没在这样的媚眼下学会爱情该有多好!那我就不会在世上这么久地忍受这辛酸的回忆,唯有它,永不消逝,离得再远,对我来说也是记忆犹新。唉!我怎能吹得灭这淡蓝的眼睛像灭一支蜡烛,它闪烁在我孤独的心里,我不能安静地度过一个夜晚,即使我披上坟墓漆黑的阴影。要是我像众人一样,首先爱的是人品而不是折磨人的美丽,那该有多好!这惊艳超出了心的力量和欲望的边境。我本来能够照自己的心愿去自由地爱,可我的情人,我已选择的情人,我无法再把她替换,犹如姐妹。小跃译
+展开全文

裂缝的瓶

[法国] 普吕多姆

枯萎了插着的马鞭草,扇子一下碰伤了花瓶;只不过刚好轻轻触着,并没有响出一点声音。但那条细微的裂痕,每天都在蚀着玻瓶,虽不现形迹,而是准定慢慢地在逐渐延伸。清水流出一点一滴,鲜花的生命便枯竭;再也没有谁会怀疑,不要触动,玻瓶已发裂。往住也是相爱的手,轻轻一触便伤着了心;裂开了缝隙在心头,爱情的花儿便凋零。眼里看不出什么损伤,可感觉它细而深的缝,暗暗在低泣,在增长,心儿已发裂,不要触动。方敬 译
+展开全文

天鹅

[法国] 普吕多姆

湖水宁静,似一方幽清的明镜,天鹅的巨翅无声地划着水纹,它滑翔着,羽翅上的白绒宛如那四月的积雪,在阳光下消融;然而,天鹅的巨翅却坚实白厚,在轻风中微颤着,如一叶白帆。它美丽的长颈高昂出芦苇丛,钻水又屈伸,水面上引颈漫游,优雅的曲颈好似浮雕的花纹,黑色的尖嘴藏在明亮的喉颈。它时而沿着松林-浓荫与安谧,蜿蜒着,划开厚厚的绿的浮萍,身后拖起一缕清绿的长发。天鹅慢悠悠地游着,神态倦慵。岩洞里诗人谛听着微妙的感觉,流泉在这里哭诉着虚无的永恒。穿岩洞、涉流泉、天鹅其乐融融;一片柳叶默然飘落在它的肩头。时而它横推水波,离开那树荫,昂首挺胸,似与茫茫太空争雄,它选择了那阳光耀眼的水面,炫耀那自赏万分的一身洁白。后来,暮霭抹去了湖水的边际,湖光和水色朦胧地交融在一起,红霞缕缕镌刻在昏黄的天际,灯心草、菖兰花停止了摇曳,融融的月下飞起了点点流萤。天鹅,头窝在翅膀下面,湖面幽暗倒映着绛紫的星空,它仿佛一座宝石簇拥的银坛,睡了,在这天与水的穹隆之中。陈中林 译
+展开全文

银河

[法国] 普吕多姆

有一夜,我对星星们说:“你们看起来并不幸福;你们在无限黑暗中闪烁,脉脉柔情里含着痛苦。“仰望长空,我似乎看见一支白色的哀悼的队伍,贞女们忧伤地络绎而行,擎着千千万万支蜡烛。“你们莫非永远祷告不停?你们莫非是受伤的星星?你们洒下的不是星光呵,点点滴漓,是泪水晶莹。“星星们,你们是人的先祖,你们也是神的先祖,为什么你们竟含着泪?……”星星们回答道:“我们孤独……“每一颗星都远离姐妹们,你却以为她们都是近邻。星星的光多么温柔、敏感,在她的国内却没有证人,“她的烈焰放出满腔热情,默然消失在冷漠的太空。”于是我说,“我懂得你们!因为你们就像心灵,“每颗心发光,离姐妹很远,尽管看起来近在身边。而她——永桓孤独的她在夜的寂静中默默自燃。”飞白 译
+展开全文

收藏/分享

分享「普吕多姆的诗」到: